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三味书屋 唉,同学(小说)
查看: 996|回复: 18

唉,同学(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1 11: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榆钱漫天 于 2020-7-21 11:49 编辑

一、同学

         转学第一天就碰到了刘琦。好象是体育课的路上,刘琦被人簇拥着你一句我一句地发问。围住刘琦的几个女生人高马大,比她高出足足一个脑袋。他们想通过她窥视都市生活……做着自己的小九九,但他们一定不了解刘琦,以为攀了高枝对今后人生会有好处。吹嘘、夸夸其谈、左右逢源正是刘琦强项,社会那套生存法则早刘琦上小学那会就已经演绎的很好了玩转几个呆板高中生太容易了。

       我背着书包站着看了一会,路过喊了声刘琦,她没应,听到还是假装没有听到我就不知道了。没得到回应我朝高中部找过去,直接找到高一二班教室

       校园还是老样子,一排教室一排杨柳,门前两张乒乓球案,树上歇几只麻雀,没等你走近一哄而散推开虚掩的教室,我看到空空教室的一头挂满本子,前后黑板墙挤满字迹。找到个空位把书包放好,乘着没人摘下挂在墙上的作文翻起来,看了几本觉得这个班整体写作水平还可以,有两个人写得说不上来的好,一个是我的老同学刘琦,一个叫余平完全陌生的人,甚至不知道男女

       眼看离下课时间没几分钟了,刚准备转身,就听到门外一阵窸窸窣窣声,男生们打闹着先拥进教室……后面陆陆续续进来几个人,其中就有我认识的刘琦。没人过来和我搭话,连好奇都不曾有。后面进来的同学几乎都板着个脸很冷漠刘琦是一个人走进来的,穿带拉链红衫夹白条运动裤,耷拉着脑袋,脸被红衫衬得红而肥,一进教室就直直朝我走来,我以为刘琦认出了我……但没有。

        “刘琦”!我喊。她根本没反应过来,停留片刻才抬起头朝我……没有激动,推开身边女生,我看到刘琦像女王一样向我一步步走来。
        “好久不见!原来你在这里……?”我抢先开口。
        “嗯。刘琦心事重重地应声,跟我打过招呼很快回到座位上,没再看我。那些想问东问西的学生见刘琦一副慵懒样子也都没了要问的兴致。看得出,刘琦对于我这个老同学的到来有一定忌惮的。我对刘琦的离去坦然一笑。种种原因我已经有半年没来上学,漏掉的半年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去弥补用什么方法才能追上这班学生,何况还有后期升学考试问题


       说实话我很惆怅,大概自己的人生从放弃学业那刻起就已经刻上了失败两个字吧,想到今后我还要乐观不是么。放学的路上我在人群里找到了刘琦,想主动和她示好阐明立场,告诉她我不会把她在城里的那点事说出去,损人不利己的事我曹小琴不会干。我们聊了一路,我发现就刘琦当下那点心智堪忧,刘琦好象在背着家里和学校谈校园恋爱

        “对了,你现在住哪?”刘琦突然问我。
        还不确定,先住我哥那里,你那?”
        “我住奶奶家。”
        “你奶奶做饭你吃得惯吗?
        “还行。刘琦有啥说啥。


        刘琦把我领到她奶奶家房背后指了指,“有空过来转来,我大部分时间在家。”才离开。

        回哥哥家,刚学会走路的侄子站在炕头冲我笑,他很皮的也不怕生。晚上哥哥替嫂子到电影院守门去了,嫂子披着上衣坐在高低柜前一笔笔地记着账。一碾窑洞一盘大炕巴掌大脚地,院子是电影院的,下了班院子空得吓人,身无分文的哥嫂当时就住在那样的环境里夜静的时候哥哥一身疲惫地回转,夜风着无定河幽咽的水声。

         翌日地表湿漉漉的,一晚小雨,局部云层还没有散开压得很低。

        “今天可能还有雨,把门背后那把伞带上。”哥哥在被子里含糊其辞地喊。我迟疑下还是决定关门走人,家里总共一把伞哥哥他们出门也要用。去往学校的路上晦暗不晴,半道遇上刘琦,她喊搏搏我才停下,搏搏是我上初三时为激励自己临时取的名,它对我有特殊意义,所以并不反驳。

        “嗯。”我应。一滴雨滴进眼里惊现天空下着毛毛雨,刘琦的雨伞正好挪到我头上,我怔了怔
        “怎么不带把伞出门?学校小卖部里有的卖。”她说,嘴里有股炒糖味。见我看她从身上掏出一把硬塞给我。
        “什么东东?”
        “爆米花”,她心不在焉

        顺着刘琦眸子望去,我找到了那抹身影,中等个男生打伞,一副柔弱身板感觉刘琦脚力加快,视线变得热络又有点犹豫,以我怜悯的心发誓,这样的刘琦让我根本看不懂也想不到,必定城里那几年她太傲娇,反观现在……叔叔阿姨再怎么护犊落差还是有点大。落寞吗?后悔吗?想的出神,耳坂刘琦的声音传来。

       “余平你不是有伞吗?”
       “没带。”男生望了我们一眼,淡淡的声音,我想起五月的微风……刘琦话痨似的说了许多,我起先还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后来厌了渐渐离开他们的视线。

        大概都知道雨天做不了操的缘故吧,路上一直能碰到走得不急不缓的同学。居然意外地碰到失联三年的好友申天真,她还是桀骜不驯的样子,尽管分开三年两个人一点不生分,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后来守在教室门前舍不得说再见。

        “你们,第一节上什么课?”我问。
        “作文。”老申(我私下常常这样称呼她)跑进教室看了课程表出来说。我知道两个班的作文今天算撞一起了。
        “那我能不能过来当旁听生啊?”我眼里闪着希翼。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没问题,你来吧。我前面还有个空位。”老申瞥一眼教室十分鉴定。重要的是她懂我。

        我赶回教室夹了书本过来,老申已经和同桌调换了位置,我和老申一前一后坐着方便多了。刚坐定讲台上冒出个人来,其貌不扬一副精瘦老成模样。老申在我耳畔嘀咕,别看人不怎样老师学问大着呢,国家名牌大学生,为追初恋才回来的。看来也是个痴种!我暗自腹黑

        以为上作文课老师一般不是拿教案照喧,就是公布上界写得好的人名单,让人朗读其中一遍,再布置下篇作文以及注意事项。这位倒好,授课方式奇葩闻所未闻,整堂课黑板上就留一首还是个人即兴诗……手里空空如也,本来单薄的人站在黑板下大谈写作风讲名作特色(菜)……不知道的人乍一看以为大学教授在授课呢……可就是这样不靠谱的高中作文课,使我内心得到了极大震撼和满足,要知道在坐的这帮同乡绝大部分人是没有升学机会的,一所镇级中学升学率是很底的,像我这种目的不纯的就更不用说了,毕业后充其量考个工厂什么的。
      
高中期限短暂惶恐得到老师越级授课三生有幸!多年后,在我心中一直有个身影,他目光深远津津乐道。

        下节还是作文。回到理科班,没想到语文老师竟然是我认识的初中老师,艾老师在古文方面有些建树,但教学过程过于死板,我一直不怎么喜欢上他的作文课。看到我这只空降兵,艾老师并没有表现出吃惊,站在讲台上苍老的声音充彻了整个教室,随身携带军用茶缸端端正正摆放在讲桌上。看在艾老师数年如一日认真份上,我正准备拿出笔记本记录些什么,看到坐在头排的刘琦歪着脑袋往我这瞄,迫不及待地来找我。
      “曹小琴,你旷课了……”似笑非笑。
      “上节作文课我在别的班上的。”
      “哦。”我的回答让她很意外,想说什么张张嘴没发音。
      “文科班作文题是不是和我们一样?”她指指黑板,“听说文科班的语文老师很厉害……下次听课叫上我。”
      “到时候再说。”我不一定每次都去,这次是听了老申的话好奇作祟。
      放学后我没有马上回哥哥家,坚持打完草稿才走出教室。在校门口看刘琦,她身边站着两个跟班,身体单薄得跟个纸板似的,绩在班里却好得很,但这两人为人清傲一般人还真不好接近,我早在他们自说自画的言行中看出来了端倪
      “来相互认识下曹小琴,老家曹石板的,住电影院哥哥家”刘琦拍拍我肩膀,一转,“……这小的叫刘颖慧,大的叫高圆圆都是我邻居。”大家相互点头算是认识了。
      “曹小琴?你作文写了没有?”刘琦总是连名带姓地叫我。
       “趁热打铁……写了个大概。“我说。
       ”你呢?作文写没。”她问那两个跟班
      说着话身后追上来一群男生,速度很快,带起一阵风……余平靠左,其余三个我还叫不全他们名字。他们的身影几乎阻断了窄小的通道,时而哄笑时肃静。刘琦转头就和他们搭上了腔。
      “余平,中秋节你回不回家?”旁边一男生问。
       “看情况了,我姐想让我回去……”突然觉得余平说话很腼腆,不像我早上遇到的样子。
      “听见没有……”那男生望着刘琦坏笑,十有八九是故意的。
      一束光源穿越过来打在余平头上,我看见他竟然带着青涩,一张俊脸好看得无法形容。走着走着,身边少了人,回过头,刘琦和余平远远拉在众人身后,话说得小心翼翼带着几分愉悦。
      吃过饭,我去电影院门口等哥哥的时间点碰到了刘琦,她神色寡淡绕着栏杆不停地转圈,心思复杂。
     “你不午休吗?”奇了怪了,“你在等余平?”我用猜的目光望向她。
      “嗯。”她到承认得坦然,眼底含着诸多不确定,想和我说什么终究没开口。隐隐觉得事情可能与我有关,但……可能吗?!自从那次见面后,刘琦走哪身边围绕的人更多她们从她那里获取信息获得好处,乐此不疲。而刘琦在校的成绩却越来越差,人越来越卑微,每次见她垂头丧气毫无尊严地站在余平所在窗户下,不免让人揪心,敏感地觉得同时期的刘琦过得很不快乐,还有点偏执
      刘琦可怜吗?我常常扪心自问其实在这所学校刘琦只要不对余平奢望就一定会生活得愉悦首先刘琦的家世好,像这样不学无术出社会照样有份工作做,其次是刘琦从小具有与人打交道的天赋,社会混得好假以时日平步青云不是事。


        中秋节学校通知不上晚自习,我应邀去了刘琦奶奶家做客。走进院子,八旬老人拧着小脚在院子里春锅前忙活。
  “庄户人家没啥好招待的……将就着吃吧,但是娃娃出门在外一定要吃饱!”端上茶饭刘奶奶笑得一脸慈祥,包头巾边角在风中颤颤微微地抖,饭香我不禁多吃了几碗饭。
  刘琦奶奶家离河近窑内湿气重散发出一股子霉味,让人不敢深呼吸,但是能清晰地听到风从河面划过引起的啸声。
  吃过饭刘琦带我去看无定河。一路夕阳作伴,无定河桥梁下不时有小帆船穿过,风里传播着信天游酸段子;岸上藤草鸟窝密扎,岸边柳涛涤荡,潮风扑面,长河一眼望不到头。河西走廊坡面枣林已成行,峭壁飞檐流瓦雕栏红柱宏伟可观,空旷处传来人言狗吠声。盯怔间枣林闪出一个人,带着满身余晖度步桥头。
  “咦,桥上那人像不像余平?看着眼熟。”我说。
  刘琦开始犯花痴。真不知道这个叫余平的有什么好!我不肖地当着她的面哼了一声。
  “你和余平……还有联系?”顾着刘琦的情绪,我轻问一句。
  “嗯。”刘琦不否认。
  “真的刘琦,学生时期最好不要谈恋爱!影响学习,以后走到走不到一起很难说。再说阿姨和叔叔会答应你们在一起吗?”我用一般人都懂的利害关系劝谏着,老同学啊为了……为了……悬崖勒马为时未晚!
  “我对升学考试早不报希望了……转学是我父母的意思,我们家三孩子我姐我弟都是学霸,就我烂泥扶不上墙给父母丢脸。”
      “你指的是发生在五中那件事吗?当年曹校长在大会上通报了那件事,这我知道,后来听说阿姨去和校方交涉了,不知道结果怎样。”
  “当年抄袭白皮书咱们学校又不止我一个,你们四班也有,各个年级都有……传给我是因为我当年是班干部怕告老师……我被人算计了,我是冤枉的,学校来查刚好在我书包里翻到,你说我倒霉不倒霉!我父母都是单位领导,每天被人指指点点连头都抬不起,把我整个人生都被毁得一干二净!就算我有错、但不该勒令退学,给谁说都说处罚重了,我只是个学生不应该以教育为主吗?我完了小琴!我觉得我现在神经都有问题……心情不佳的时候遇到了余平,他安慰我鼓励我,你来之前我们已经交往了大半年。今年暑假余平邀我去他家玩见了他父母,他父母都很喜欢我,我们说好了等余平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余平爸妈真的很喜欢我。余平他姐在他们那的集镇开了杂货铺生意兴隆。他们家没有我们家好,等以后我们结婚了我们家会帮助他们家过上好日子的……”刘琦声音越来越小,眼眸里布满水雾。
  “那你们……还在交往吗?”我来镇上少说也有个把月了,这几个月丝毫看不出他们在交往的迹象,但不确定他们在背地里偷偷往来。
      看到来人背着一身霞光,“余平!”刘琦上前,神情激动,脸上飞起一片晕色。我想刘琦之所以会这样不排除被手抄本上的内容激的,必定当年传播黄色途径只有这种。
  “这的环境不错。”余平眨巴着他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桃花眼,沾沾自喜到。
  “对余平你又了解多少啊?!”我在心里替刘琦捏把汗,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免费的午餐。
  “过几天就是秋运会,高中部组织演讲比赛……你们两个参加不?”余平语气平静地问。
  “你参加我们就参加……”刘琦反应快答得也快。
  “在王老师那报名……”余平信息量很大。
  “这事我早知道了……”刘琦接住余平的话说,在余平面前刘琦表现的就是一个话痨,完全不受自身控制,我甚至怀疑余平给她下了蛊。
  眼看太阳要落山光线忽地暗下来。斟酌着回去,余平猛地拔高声线,对岸上诡异道:“还不出来!再不出来花黄菜估计都要凉了!”三个人影毫无征兆地从草丛里钻出来:有申天真和理科班班长郝运来还有小叔。
      一干人找个光秃秃沙丘整平了围坐在一起。男生们从怀里变魔术似的掏出红酒、杯子、烧鸡,开始煮酒“论英雄”。
  “来,同学们都把酒杯端起来……”申天真甩甩短发,端起酒杯,逐一碰杯后,一口干了。
  “说不定用不了两个中秋节我们这帮人就天各一方了!”班长感叹到。大家不由地各自感慨起来……大家由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相邻关系好不容易熬到高中才又聚在一起……不定哪天真就天各一方了啊!我是中学时期随父母转出去又转回来的游子生,最清楚天各一方的懿旨。
  “我们真是难得一聚……”喝得有点大的小叔为自己和我重新斟酒,眸光不禁含了泪……小时候曹姓里就数我们两关系好走得最近,小学四年级后我忘记了自己还有个甚朋友似亲人的小堂叔,忘得不应该还是忘了,到今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回事,前不久还是老申介绍我和小叔重新认识了一回。
      和小叔碰了杯,耳语了几句,仔细端详他的面貌还和小时候有几分相似,只不过个头窜得太快拉长了,我的前额骨长得和他很像,连兴趣两个人都很像……曹氏一门尽出文学艺术方面的人才,我们的走向何其相似,悲哀之处也是何其相似,话说我们曹氏一门不都是大个子吗?我望着小叔故意屈瘘下来的身子不禁笑起来。
      “小叔,哪天我请你吃饭……”脑子里忽然冒出小叔的父亲,三爷的形象来……那是个高大和蔼可亲的聋哑人,比起已逝的亲老爷、爷爷,不知要好上多少倍的人呐!开盖杯中红色液体就没有断过……我这是第一次跟人家不顾死活地喝酒表诚心,脸喝得绯红头晕头大也死扛着。
      往回走的路上忽然就剩下我和刘琦余平三个人。月色倒映着我们的影子,刘琦的手牵着后面勉勉强强走路的余平。感觉脑后有双灼目……死盯着我,真心不知道那人是谁。

      月圆月明如镜,由于酒精作用,加上瞌睡虫作怪,快要撑不住的我还没到镇上就被安排走进一间堆满杂物院子,老申熟练地拨开门阀,授意我爬上一盘齐腰高的土胚炕。动静有点大惊动了炕上人,那人赤膀子坐起,褶巴巴头上顶着几撮白毛,是个老者。老申叫声大爷,说了我们的情况,老者指指窑洞北墙闲置的两床被子,把手放下自顾睡去,手落下的地方,粗格的老式木窗底支起毛绒绒一颗头颅,瞪向我们……细看原来是只瘦骨伶仃的老猫。回头望一眼扯起被档头蒙睡的老申,我自己也困得不行倒头睡去。
  一夜相安无事。第二天晨起,望着对面晦暗不明的山脉走向,喝酒的后遗症还在不依不饶地折磨着我的头,头痛难忍的我想到外面出出酒,用爬山为借口骗老申陪我出去。
  “我怎么在这里?”冷不订的屋里传出一声男音,我诧异地回头。
  “怎么是你?申天真呢?”睡了一夜女生变男生还真是诡异!
  “我也不知道啊……”余平连身爬起来,一脸无辜地到。
  “昨晚你们走后刘琦拉我进了镇上一个酒吧……后来发生了什么统统忘了。”原来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忽然明白过来,笑道:“我到现在头还有点痛……”何止有点?一顿酒喝得我难过了一整夜,出钱找罪受以后说什么也不喝了,我暗自坚定着自己的信念。
  发现炕上换了人,再看过去,发现老者也不见了,怕引起不必要误会,我开门正准备离开,突然想起明后两天是双休日,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了。
  余平好几天没来学校上课。刘琦说余平那天喝酒着了凉拉肚子,在医院住院打点滴,一脸的萎靡,垂眸不再跟我多说,一副犹犹豫豫唱独角戏的样子,让人看着扎心。
  好不容易才在校园里看到余平,这个人竟然瘦得让人差点认不出,五官更加立体,身体孱弱得好似一阵风就能把他带走。余平这次回来莫名其妙地成了我同桌,他原来的位置被占用,而我同桌正好转学走了,事情就是这么巧。
  为了参加秋运会牺牲了我几个午休时间,用来拟写演讲稿,有了稿子才发现自己根本记不住……这还是孩提时代那个过目不忘的我吗?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见我拿本子死背硬记,余平眸光微皱落我身上……出去的一会儿功夫回来,发现书包里躺着缠满青线线的荷包团,疑惑地望着余平……与他眸光相遇鼓励的成分很显著。
  “怎么,我脸上有脏东西?”假装看不懂地问。
  “不是……想说咱们班有几对谈恋爱的,别说你不知道。”余平眸光微聚似笑非笑。
  “老师不管吗?学生时期最好别谈恋爱,否则后期挺麻烦的。”我还是那个态度,老诚在在地说。
  “嘿嘿……不见得吧?”余平这次别开脸不再看我。
  “你和刘琦……”我刚开了头,余平的脸色一沉,大步走出教室,他居然在生气,怪不得刘琦在面对我时表现得那么奇怪!难不成余平不喜欢刘琦,而一切的一切都是刘琦一厢情愿自说自画?心里疑惑,手底麻利地收起一桌书籍。
      有事去找哥哥,见老申在电影院门口晃荡,看见我追了过来。
      “你在等人?”我以为老申在等我,观察后发现她等的人不是我。
      “……以我们两睡一个被窝的关系,强烈要求秘密同享!”我不饶她,嘴里溢出坏笑。
      “唉,我也就给你说说,可不许说出去嗷……”申天真仰头,望着天:“我暗恋一个人……很久了。”
      “这人我认识吗?”我小心翼翼地试探
      “嗯,咱们学校的……我很苦恼。”老申在我面前尽量表现得淡定
      “看出来了……是不是王老师?”这句话在我肚子里憋了很久,要不是怕引起老申伤感早想问了。
      “凭你的洞察力……我知道瞒不住。”老申的话轻飘飘的……但我知道越是这样表示她越伤感。
      “你是励志搞文学的,难道不知道爱而不得的后果吗?为什么不避免?我在这方面就有自知之明。”我拿自己现身说法教育她。
      “赶我知道自己心仪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又不能控制我自己,你说咋办?”老申扑闪着一对长睫毛求经似的望向我,即便我是一棵稻草,此时在她眼里也是一根救命稻草。
     为了朋友,我装作内行地眨眨眼到:“你了解王老师吗?你知道他的家庭婚姻状况吗?”我想说人家有未婚妻你这不是痴心妄想吗?但话不能这样说。
     “我早调查过了……估计不出今年冬他们就会结婚,我一点机会都没有,即便这样我也想和他在一起。”多么偏执的想法,我无言以对。
     我惊鄂地望着眼前人,隐隐感到老申的执著不会有好果子吃的!还是一厢情愿……
     “王老师知道你对他的感情吗?”我逼问,感觉这件事不解决不行了,影响升学
     “开始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他对你什么态度?
     “……
     “老申,你和一个人很像……”我故意停顿一下。
     “你想说我和刘琦很像?”
    “难道不是吗?”



二、出社会

     三年后凌晨三点,不夜城派出所关进来一群衣不遮体跳裸体舞的男女。一个浑身是伤肤色惨白狼狈不堪的女人躬身立在人群中,但凡熟悉的人都叫她小白,就在刚刚,因为识人不清经历了一生当中最糟糕最羞于启齿的事。起初不明真相的她还以为几个男女凑在一块开一场小型舞会呢不曾想跳着跳着性质完全变了……被人揭发关禁闭一点不冤枉。
      此刻,她正被保释出来的丈夫揪着头发摁压在床上狠狠折磨……“真以为改了名就没人认出你了吗?我说刘琦!真是笑死人……”这个男人恨她,只因为她让他心仪的女人离开了自己,而她曾经固执地以为这个男人以爱的名誉和自己走在了一起。
     “你就是个婊子!这下名扬乡里如愿了吧?信不信老子杀你的心都有……”男人眸光如剑冷漠地盯着眼前张死气沉沉早就花了的饼子脸,恨得咬牙切齿
      “张宇你误会我了,宁宁的走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甚至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为什么要走?”
      “敢说那个黄昏你没去车站?!”张宇临走狠狠甩了她一耳光,穿起衣服扬长而去,留下一屋的凌乱,难闻的气味
    第二天,小白为给张宇个交代,跟同事去了米县。在米县一家最大地下超市见到了我,也见到了张宇口念念不忘的朱砂。但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些,出嫁早的缘故同学间好多事我都不知道,直到马路牙子上碰见到这边做生意的同学李。
      “喂喂,刘琦!真的是你吗?都三年不见了呀!”我翻出柜台,不顾一切地跑过去,拉着她的手不放,“有空吗,能不能请你吃顿便饭,我们坐下好好叙叙旧?”
      “这……我还有事呢,和同事一齐来的,等下还要一齐回去。”刘琦跟我说话却并不看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隔壁柜台售货的常巧宁。被关注的巧宁眼睛漫不经心地向我这边扫过一眼。我心下打鼓他们认识吗?尽管我们都是从那所学校出来的校友,但我不确定他们之前就认识。我听到刘琦的同事叫她小白,愣怔了一下,没敢再冒然地和她说话。
      “曹,你也瘦了……”这是刘琦临走时唯一对我说的真心话。我瘦我知道这三年里自己经历了什么……但我不知道这三年里刘琦经历了什么?
    送走有点不太正常的刘琦,隔着楼层仍然能听到她那高调而落寞的笑声……她的这个特点恐怕永远也不会变吧。一回头,便看到了悄悄站我旁边的余平,他的现身比刘琦的“冒头”更让我难以置信。我狐疑地望着……“余平你大学毕业了?你和刘琦,你们是不是走在了一起?”我语无伦次地问着,怕错过了这次绝好的机会。这个点我的同事们正忙的脚不沾地叫卖着身边堆积如山的“茶缸”。
     “原来你在这啊……我找了你很久。”余平的声音同样落寞,淡淡的和我说了一会话起身告辞。我后知后觉地望着和刘琦走同一个方向离开的人……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2 10:38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还没写完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2 12:16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2 13:15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接着写,好看着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2 17:18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20-6-22 10:38
榆钱还没写完吧

没有完,还在写。谢谢轻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2 17:19 |显示全部楼层


哎吆谢谢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2 17:20 |显示全部楼层
泌水 发表于 2020-6-22 13:15
榆钱接着写,好看着哩。


谢谢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3 11:07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4 00:36 |显示全部楼层
又完成一节,勉以自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8 14:42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的小说好看,等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 12:33 |显示全部楼层
恰同学少年时,有的不仅是青葱懵懂,还有催熟剂一样的寂寞与困苦。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 15:00 |显示全部楼层
一水天涯 发表于 2020-6-28 14:42
榆钱的小说好看,等更


谢谢同道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 15:02 |显示全部楼层
归隐宋朝 发表于 2020-7-1 12:33
恰同学少年时,有的不仅是青葱懵懂,还有催熟剂一样的寂寞与困苦。唉!

哎,同学少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 22:49 |显示全部楼层
榆钱写得含蓄,为什么和我有关没看明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 16:50 |显示全部楼层
轻言 发表于 2020-7-1 22:49
榆钱写得含蓄,为什么和我有关没看明白


某人火眼金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6 17:43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再续一集,感谢大家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1 08:29 |显示全部楼层
又完成一集勉以自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1 15:26 |显示全部楼层
更了这么多,得闲再来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0 16:4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掉下去就不好哦找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