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85|回复: 6

曳青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8 15:23 |显示全部楼层

荒野上,起帆了,倏忽间白云,倏忽间扯过火焰,
从远方寄来的山水,仿佛锁住了风声,灵魂获得的浮力

------ 遇云雨,而封喉



◆◇迷城隐◆◇




以草木的胎质,出发
打探一场春色,是否远山遗失的手稿
接纳着风尘仆仆
如横波目,宿年乐此不疲上演
清醒着,专注着,一一生还

那时的小句子,浸润着暖水的消息
如昔年之遇见,唤来天青色
子起子落,打坐成关关
一遁,皈依,那座迷城的影子
此后,以身相侍


◆◇尘色颜◆◇




如是,卿卿,失忆的耳朵,被再一次放逐
肋骨,抽离,取经,参禅
养花人
终于臣服于春意的肩头
彼道生生,虚拟一阙句子里的衣带渐宽
马蹄声远

浮于尘色,意会着禅语与庄严
一念倾心,劫数里,因果荡然无存
你所迷恋的古典,转瞬安放
平淡
有佛光度我,蒲团成无量佛,是否
弹剑而歌,比如夜夜
出处不详


◆◇风声乱◆◇



风,吹起旧年,回忆是眉间雪,推杯
换盏
哪里,迷乱的影子,一一脱节
于眉尖处,隐隐生疼
于此修炼,演绎山重,水复

青梅青梅,由着西风,东风
变幻
草与木,雨与歌声
各自救赎,异世界的钟声,无可救药的
凌乱
彼此,欲盖弥彰


◆◇时光慢◆◇




有多少,春天的细节,是无法企及的
边缘
或者夜以继日,种植的桃花
只是向隅而居的日子,手指
穿梭过的诗句
有血液循环的轨迹,拂过眉间远山
如光线碎在,一场无疾而终的
首映礼

越发想念,月光与诗行
时光慢下来,各自的光阴,投下斑驳的
光影
要不要,鲜衣怒马,走出去
以先知自居,占卜,高山流水
天涯,与菩提


◆◇由来劫◆◇



说与清白之年,说与东风破,说与刀光剑影
草木皆兵,那是无法触及的往复因果
风生水起
便是光阴,撒娇放纵的模样
你摊开的那汪山水,奔赴,流转
却又虚张声势,爱恨翻覆

终于,再一次拾起,云情雨意
暗香处,反复酝酿,所有平仄,梳理成
一场玲珑局,这是墨岭的低语
呼出来的潮声,纠缠在曲线里


◆◇花瓣语◆◇



如此,天外无涯,你移植的诗行
穿越时光的弧度,预谋下一个春天的来临
窗外,仍是经年之雨,始终无法割舍
那些花瓣里的秘密,那时的夜色
隔江,千万里

如何丈量,天涯与咫尺,何以
千度轮回
那些图腾里的颜色,浓了又浓
是谁,偷把流年里的场景,借着铺垫
寻找蛛丝马迹
多少年啊,多少年,宋词里的影子
背起一生的记忆


◆◇相见安◆◇



过了忘川,过了忘川,云朵
转过头去
天空离开了谁人的眼睛,像是挡不住
的另一场奔赴,在多年前的一场大雨里
走失

要不要换成另一种叙述方式?
那是前世,山水万里,那是彼时的
海岸线
丢失的镜子,分明,纵身越起
心心相安


◆◇恰少年◆◇



一念,风云起,那时的白骨精
坐着白龙马,与取经的人
背道而驰
仿若置身于折子戏,终究是泛黄
空空如斯

源起,缘起,棱角分明着
哪怕未曾婉约,即是一地的月色
双手合十,一程复一程,倾心于文字里的
杀戮
诸神落座啊,梵音起
终是今夕何夕,少年时
  

◆◇云水心◆◇



莫听那,涛声,隐隐约约的雪
从此沉溺,到底是这般
江山如花美卷,似水流年
多少的咒语,一如既往,迷乱
着,过路的
影子

设想,有多少,都是零度以下的时间
月与荒原,遥远之远
天空与云朵,打量彼此的孤单
到哪里隐姓埋名啊,在异乡的篝火里
点燃
或者,梦的断裂处
再次相认


◆◇归去来◆◇



有足够的烟火色,填满,印象派
蒙上了灰尘,于是囚禁,自然之变
如此,如此,无事,相安
有多少,金戈铁马,意在沛公
意在沛公
于是,止于,天涯去

这是疏于排列的过往,没有检索与主张
时光把眉,一低再低
自是半川烟草,何夕是归期
隐隐约约的马蹄哒哒,忽而传递
尘世的刀锋,已然入鞘,
寻找,沙际,归路


◆◇烟花聚◆◇



那时,有一轮最圆最圆的月亮,有天涯的森林
路过这里,就像是各自流转的呼吸
失散于万丈红尘,于此相遇
雨夜,开出来的优昙,彩排着遁不出去的
渊源
于是,我疾驰过的山峦,城池
再不肯轻易迈出去

就像迷路的雨水,概念模糊着,寻找
参禅地,如何圆满啊,等来的那场
倾心的雪,灯花里,说不得含蓄
你声声唤我,只说着春词
接天,接天


◆◇岁月稠◆◇



终是这样难辨难说啊,古老的咒符隔着
镜子,赐予悲喜,清泠泠的句子
言说着前生, 今世,故事转过身去
如似,草长沙汀,于是夜鸟啼林,裸露的风
锁紧着一个名字,就像是那声阿弥
顿悟之偈语

你看,你看,那些年淋漓尽致的伤
在总结着关于什么的陈词,如何抵得过啊
传说里淡去,只借一晚吧,一晚的花溪
且轻置,柔纶,青丝,所有的风声
雨声,以及,搁浅的
瞬间潮湿


◆◇病句子◆◇



于是血液啊,染上了多少桃色,你说你说
那骑着白马的样子,到底是向西,还是东流去
要不要把你包裹成图腾的花儿,寻迹
弯腰拾起,连连环环
玄关已解,你藏起来的天机
一语道破,和我有关的姓氏

那些最好的词语,早已把谜底反复练习
企图打捞的春天,将风声,雨声,歌声
一一拉长,有些字句,铺于纸张
之上
百转千回,终是先于心,抵达这里
于是沧海,桑田,医治病句子
里的顽疾
兀自是断章,取义


◆◇衡之恒◆◇



有一首诗,在悄悄地发生
月与荒野,海风的咸湿以及被远方
淹没的黑夜,花陌之上,洗净的修行
便如不经意的叹息,轻薄着旧年
更上层楼,更上层楼
走进越来越黑的黑
越来越凉的


诸如纷纷的心思
跃然于纸上,回到原乡,请复制我私藏的
江山,还有诗经的模样
不可描述的遥远,梦境中
越来越接近万物,以及
天空
后来的后来
接近永恒


◆◇日生烟◆◇



那朵花开的位置,穿过旷野
位移,那是虚无,虚境中的光,如此轻而易举
叠叠生暖,漫过
人间
哪怕轻描淡写,隐匿起来的风
已然引燃我们的
目光
整个森林,泪流
满面

无端端,不是热烈,细枝末节如旁白
在六月的黄昏出逃,终究是难以形容,我有半个
春秋,任你耳鬓厮磨,千里外的足音
到达芒种,七十五度的黄经
于是所有的留白,飞到扉页之上
像是久别重逢的幻觉,绵绵延延


◆◇断舍离◆◇



所幸,旷日持久,
由此,只得你来认领,要用多少个千年
来重复,逾不过啊,逾不过
关于花期,森林,那么大把大把的意象
细节,依然像是
隔年,之年的


要如何来构思呢, 当黄昏再次降临
有风,终于携着时间和影子
毫无悬念地叙述,滴滴流淌
像是一点点积攒起来的迫不及待,渐渐为光阴
所柔化
象形之外,不肯割让


◆◇将进久◆◇



你看,越过最烟火的灵动气息,是楚辞
是九歌之山鬼,是东皇太一,是行云流水
之少司命
若然是繁华与超人间,于是之外的之外
所有的隐匿,统统作着
交迭与更替
且预言着更大的欢愉与锋利

可是一纸伪命题?时光穿过去
穿过去,仿佛拖延住的春天,在旷野中
奔跑
互唤出彼此的名姓,比语言更深的
维度
全部还给梦境


◆◇在人间◆◇



连同所有的交响,吹远凌乱的
心跳
要如何搬运旧年的时光?月色垂直
便换了人间,或者更远
有诵经之声,以此照见,遗落的禅意
像是反复被涂抹的时空,朝代
一同回归,虚构的红尘

可有多热切呢,那些以想象打开的方式
错落有致,某一处,种出来的地老天荒
正途经你的天涯,水墨般漫延
重叠,交汇,浩浩荡荡
唯恐拥挤的人间
失之交臂


◆◇薄暮起◆◇




像是和风,和雨一起追赶太阳
每一个被放逐的故乡便即原乡,你有什么可以
兑现的承诺,隔着一棵树的距离,诉说
每一次的奔跑,都暗藏着你的视野
就这样,听
每一个闪亮的韵脚

看,那些根深蒂固的胎记
早已留下印迹,还以简单
最真实的面目,每一缕风
必是心心相印,这不是关于年轮的
最后抒情,这是提纲挈领的
温暖与荒凉


◆◇映晚窗◆◇



这样的行走,已是沧海桑田,转换了模样
一次次丈量,星辰来来回回,跌宕起伏
临水照花的人,吟诵的咏叹调
劈开节节攀爬的骨骼,此时,古道
西风,连同禅音一起,陷落

于是光阴,飞流直下,月亮声声饱满
长满散慢的调子,酝酿水墨诗意
像是若无其事的雨突袭
热切,反复,推倒窗子以外的境遇
彼此,在彼此的视野
止歇


◆◇司晨音◆◇



第一次的绽放,必然是你,以岸为岸
那些长出来的棱角,于晨光的另一头
描摩着书生气,雨水和失眠,是彼此秩序的
延续,不管不顾,你体内的潮声
收回凝视
把燃烧的温度,归还给
天空

影子还没有升起,许是醉了
宿夜之醉,它倒退着
狂奔而去,或者是那个点,不愿
不愿
终于,与阳光相遇,于是“咚咚”的
心跳声,与速度各自为营
成就所有的真相


◆◇余生愿◆◇



你想听的蝉鸣,从远方疾驰而来
此时的云朵很低,有灯盏,兀自燃烧
如天空细微的骨架,堂而皇之,到达梦想的样子
你看你看,我所在的时空,月光还没有长大

于是四处飞翔的水,直抵向我
我饮向你的影子,用来引诱多年前的那个黄昏
是不是,你的眼睛里,已长满了烟云
记忆从上游
漂到了下游

于是这跋涉的余生,有肋骨处的风声
开出汪洋,那只耳朵,再不会悲伤
哪一路神仙,被北极星供奉着
去了人间


◆◇夏日微◆◇




多年前的一场告别,云朵欲言又止
直在流水的缝隙里,缓慢飞行,终于
每个名字,都借了月光,摇回故乡
仿若从天而降

我第一次画出乡愁的辅助线,来自黄昏里的
琴音
摇摇晃晃的炊烟,解答着童年的方程式
仿佛是密谋,不可颠倒的黑白
于是历史毫无悬念的
与永恒作着拔河

斯人,近乎真空,偶有雨
微风,渐迷人眼
惊飞出隔岸的黎明


◆◇攒云朵◆◇



天黑是没有重量的不可承受之轻
搁浅于鸡鸣寺的路上,有雨意深寒
像是花火破空,你看,微风把新月送走
旧年走失的桃花渐渐融化

如此遣返人间,像是天空与原野的对视
安于世间流水的布施
于是笔墨深重转折,翻落的江南
成就着江南

顷刻间,夜雨晃动,呼吸睡成了刀锋
黑的火,丢出庄周的蝶
有一个王朝,开始
隐姓埋名


◆◇旧灵魂◆◇



有虚怀若谷,空气,幽兰,太阳光透明
时光渐次明朗,方寸间,月色翻腾
我回到了苍白少年,成为河流的一部分
小小的海风又一次次潮湿,它在圈养
一尾鱼

那颗启明星定是跑累了,像是爱上了自己的影子
你看,风吹过来的那张白纸,拦
住了树叶之上的鸟鸣
空荡荡
失了人间

这是无限循环的小数,我知晓所有的定数
荒野里囚禁的烟火
纵身而起,交给了一轮
弯月


◆◇花间课◆◇




太阳升起时,那些被雨水偷窥的星空隐去
喜欢这纸上的人烟,起风了
阳光再一次褪去,雨过三巡
花瓣里开出暮色之颜,像是睡着的羽翼
书页潮湿,若即若离

文字,于天空漫步,是少年,是更漏
是乌篷船,是云朵的机关,还有万千个长安
那些驻扎的眼睛,每一只,都
涌出月亮

整个整个六月,暗香浮动
闪电都把梦幻
寄还于我


◆◇空心致◆◇


旧时堂前燕啊,又去了南方
原上离离之草,变成睡眼惺松
总是有雨斜过草径,又追逐于星空
那么大音,希声

雨水远谋,亦作忘川,那是我静止的羽毛
月光把月光复制成月光,夜色溶解在
夜色
有天宇之桃花渡,记录之欢喜
细碎,及往生

大致于卧上的眉梢,皆成声色
仿若命运深处之
原乡


◆◇山有木◆◇



今夜,仿佛整片的山林迷路
如此眉目啊,定是防不胜防,就是这样的雨
心不在焉,委身于一缕风
夜深时,遁入星空

于是返回,虚构的剧情,那些跌宕起伏
都找到了诗的韵脚,渡口处
把人间引向了梦境,虚无缥缈
费劲思量

于是千年不息,云朵飞上廊檐,泼墨,洒金
那些风,终于
调好笙弦,孤芳
自赏


◆◇思无邪◆◇



浮客,问道,把六月的天,立成枯井
月光离开人群,风,又把它吹亮
我漂浮的海上,收割着过往
下一刻,是静止

有笔墨,无从说话,成为猛虎
成为蔷薇,成为河流,奔跑
天黑是如此慵懒啊,我变成了时间的
客人

月光开始汹涌,到哪里去,到哪里去
由谁来决定,枝头一圈一圈的念头,活在人间
比如星星,逐渐冷却的温度
它的眼睛,需要拥抱


◆◇弥生忆◆◇



云在捉摸不到的地方,变成草,变成水面上
泛起涟漪的月光,它撒着欢儿送来的情书,正朝
人间奔涌而来,远方的别处,传来荒凉的声响
那是禾苗上的火,是不谙世事的美
草木很深,那是明天,饮下的茶

安安静静的眉毛,忽然离开家乡,下了江南
镜里镜外,被少年的温度填满
呼唤更大更深的潮声

浮来浮去,月光被借走的从前
掩不住的
风流


道是明月别枝,你爱的那个少年,再忆不起翅膀的飞翔
月亮之后,无期,无期, 我整理的雨水,万物退让

               ——将光阴囚禁



2020 0702 18:20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8 19:30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天监高考,没来得及及时通过弟弟的帖子。原谅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8 19:48 |显示全部楼层
格外喜欢 时光慢、花瓣雨、相见安、恰少年这几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8 20:5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逐渐冷却的温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8 22:21 |显示全部楼层
诗思如涌泉~少年又在大手笔书写了,我慢慢读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9 12:1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恰少年,云水心 ,归去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2 15:0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摊开的那汪山水,奔赴,流转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