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情感 倾杯小镇 开在此岸的彼岸花(故事更新完)
查看: 2988|回复: 27

开在此岸的彼岸花(故事更新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3 21: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保奎诊所 于 2020-8-21 11:49 编辑

花叶并茂的老鸹蒜——彼岸花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3 21:48 |显示全部楼层

没叶的彼岸花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3 22:03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这里可以看到不同的野生品种,长在山坡上的品种植株较小,叶窄,花色血红。长在水边的有开棕黄色花和开红花的,植株大且叶较宽。花叶并茂的情况并不罕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4 11:54 |显示全部楼层
如火如血,犹生犹灭。八百黄沙火照路,花叶度劫。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4 20:2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花是这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4 20:2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红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4 20:32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花,我们这里也有~
彼岸花,花叶永不相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4 23:07 |显示全部楼层
兰羽 发表于 2020-8-14 20:32
彼岸花,我们这里也有~
彼岸花,花叶永不相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5 11: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保奎诊所 于 2020-8-15 15:15 编辑

黔之东南,有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地方,生活着以苗族侗族为主的多个少数民族。不知从何时起,他们也和汉人通婚。这里的汉人说着更接近少数名族语言的,难懂的方言;有着少数名族的生活方式与习惯。
初秋时节,还下着夏日的阵阵片雨。32度的气温下,山林冒这袅袅青烟;青烟漫过山尖化作丝丝绺绺、层层叠叠的白云。道旁溪边田埂盛开着血红的老鸦(老鸹)蒜花;山上凌霄在风雨中摇曳;不时有早老的枫香树叶飘落。远远的看到她舅公的招魂与远山的凌霄相呼应。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5 13:07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花有很多种不同颜色的。我见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5 15:13 |显示全部楼层
土匪丫头 发表于 2020-8-15 13:07
彼岸花有很多种不同颜色的。我见过。


经典的颜色有洁白、深红和棕黄;白的罕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5 15:25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花,湖北清元禅寺门前的山道两旁盛开着很多彼岸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5 15:26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花是有很多种颜色的,但只有红色和白色的才被人们赋予了含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5 16:09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20-8-15 15:26
彼岸花是有很多种颜色的,但只有红色和白色的才被人们赋予了含义。

野生的我只见过3种颜色(同色调,深浅不同的不算)。
我想说的是花叶并茂的那个特殊情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7 09: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保奎诊所 于 2020-8-17 09:22 编辑

从前,赶山时散落在这里几座小山,其中一座秀美的小山借个细长的山梁与西北的大山相连。小山脚下有户狩猎为生的苗家,女儿阿凤美丽大方,十分善良。一条很宽很宽的大河,从小山的东南绕过,向南直流入大海。河对岸的河湾住着以渔为生的客家人,客家人里有位英俊的少年叫阿哲,忠厚、勇敢。
传说了:他们机缘巧合相识相恋;造化弄人终身再不得相见,来世相见也不得相识······
现在,就有了个地名叫凤山镇,下辖个村落叫哲港。凤山哲港相去甚远,两地中间只有得一条小河。河两岸广袤的地域都有挺多花叶并茂的彼岸花、凌霄花,还更多的凤仙花和助花授粉的特种大熊蜂。
传说对小孩子更好玩。咱们都老了,现实对我们才更有意义。先发点子图片,然后给朋友们讲点真实的故事。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7 15: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保奎诊所 于 2020-8-18 08:20 编辑

有一天,大清早岳母说梦见妈母拿棵棍子追着自己打,几十年来第一次梦见。于是,决定去一次她的老家,到那个老坟上去看看。年代已久,老家的人都以为岳母早已不在人世;见面了,自是百感交集,亲热得不得了。岳母的堂哥——大舅公和我们去一个叫风铃坳的地方给祖外婆上坟,舅婆也要跟了去。车只能开到半道,接下的路需要步行。
那一年,也是初秋的时候,也下着一阵阵一片片的雨。山路并不显得泥泞,只是异常的湿滑。坚硬的红土地上,一层薄薄的,细腻的褐色土被雨水湿透了;还没人踩踏过。手脚并用的从个林间山道下来,有一段水泥硬化了的小道。道路的一边是高大的树木,间或的有凌霄花枝垂下来;另一边是一绺刺叭笼(荆棘丛),爬满了牵牛秧子,开着蓝色的花朵。这牵牛花与常见的不同,花朵稍大,深蓝的花朵边缘呈洁白洁白的颜色,花心深紫红色;显得格外的妖艳和诡异。对过不远的山脚开着零星的和一簇簇的老鸹蒜花,血一样的红。山谷深处的山林呈黛青色,更深处直接是暗黑的。偶尔有鸟儿飞过,并无鸟鸣声;脚边清澈的溪流也静悄悄的。咕咚一声,舅婆跩倒了;没有哎呦的叫唤声。好一会儿舅婆才缓过气来,再也站不起来,我看了看,是腿骨折了。好在离车尚不太远,赶快的抬到车上去;道路似乎没有来时湿滑,抬的甚是平稳。回头看了看,那段泛青的水泥地才真真的炸眼,别扭而邪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7 18: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保奎诊所 于 2020-8-18 08:25 编辑

事过一年半载,舅婆的腿还不能落地,眼见得要残废了,想起祖上传下来的一个伤药方子,配了些成药让岳母带了去。后来说是好了,好的挺神奇。头晌把药包上,才到天西脚就能落地(站立);没过多久就好利落能干活了。
多少年,没再去过这地方。今儿个堂舅公没了,前去吊唁;亲见舅婆是完全康复了的,没落下丝毫残疾。想起前次最终没能去祖外婆的坟上,这次到岳母老家了,去看看了个心愿。岳母本家的小舅公带了去,路已经修通风铃坳;全程硬化了的水泥路,只是过分的狭窄了些。每走一段,小舅公就下车看看刮擦了没有。还记得那段摔折了舅婆腿的水泥路;没有了刺叭笼和诡异的牵牛花;老鸹蒜花开到路边的田埂上来了;凌霄花比从前少了许多,偶尔的见到一株,光溜溜的花枝老长,开花却没有几朵。虽然,也是风雨阵阵,比起前次来整个山沟明亮了许多;远处的山林依旧冒着青烟,这青烟漫过山头随即化作些白云,倒像搭出来的登天云梯。高大的老树几乎没有了,如今只见一棵比小山还高的大树孤零零的立在山沟沟里。
岳母的姨母还健在,九十多了,生活自理的挺好;就他的孙子带着我们去坟上。冒着小雨爬上半山,半山上开着许多白色的小花。近了看却是吉梗。记得吉梗开蓝色的花,白色的还是头次见。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7 21:0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树比山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7 21:52 |显示全部楼层


早些年,这种几十百把米高的大树成林,林子里不见天日。现在恐怕是没有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7 22: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保奎诊所 于 2020-8-18 08:29 编辑

接着怪异的事发生了。坎上坎下的,怎么也找不到那座坟。小舅公就说是下山脚去在路边上贡贡,烧些纸钱了事吧!想想也只能这样。回头没走几步,咕咚一声,小舅公摔倒了。那声音听起来,和早年舅婆摔倒时的一样。惊飞的鸟儿无声无息的,连煽动翅膀那噗㘄声都没有。好在小舅公还算壮实,没怎么伤着。回到山下路上,明显的看着下雨却没有淋湿我们的衣服,我们的雨伞并没有打开。点火燃烛烧纸呢,来了个旁姓人,说是见过那座坟,碑文上有岳母的名号;主动带我们去。这回小舅公等就不去了,只有我和老表拿些香烛纸钱与鞭炮跟了去。还是那个山,还是那个点;坟被坡上垂下来的小树枝半遮着,坟头上爬满了南瓜秧。扒开坟头前的杂草,有一块长满苔癣、字迹模糊的石碑。老表自言自语的说:我先前就在这里站立过,怎么就看不见呢?怎么就没有看见呢?怎么没有呢!!
没有细看墓碑,更没有拍照;急急的点燃纸钱和香烛,也不等燃尽,放炮走人。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7 23: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保奎诊所 于 2020-8-18 22:29 编辑

如果,你也见过一片一片的雨,你肯定没在雨的空隙里站立过。
如果,你也曾经不止一次死去过,你一定没留意通往天堂的路上也有彼岸花,只是他花叶并茂。而且,通往天堂和通往地狱的路一样的美丽静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8 20: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看精美图片。听真实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8 20: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九十多了,老人家还硬朗,福气。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9 10:31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曾经死去过两次。有幸熟悉地狱和天堂的路。
头一回,那时候还小,也就是上幼儿园的年龄。学会爬高了,去爬粮食局旁边,农机局破烂不堪的旧仓房。爬到最高处往下看,看见了单位的矮太,就在上面喊;矮太听到有人喊就答应着四下里找,四周找不到喊她的人,感觉好玩极了。再喊时,老太抬头向上看,我就往下躲。这一躲就掉下来了,当即死去。
阳间到阴间的路很近,感觉也就是一步之遥。没有什么黑白无常,也没有什么小鬼锁链。短短一小段暗淡的行程,没有声响,也没有色彩。人轻飘飘的,说是走了去,感觉更像飞了去的。不感觉痛苦,也不感觉快乐,不带任何一点人间的感情色彩。就当是静谧安好的意思了吧。
到了阎王殿才有了鬼怪,他们管刚去的灵魂都叫作“这厮”,不分大人小人,更不分老人孩子或者男女。也像人间样的给评判定性;轮到我了,说是“这厮平素里摘人瓜果,善骂不群。该下地狱。”;阎王也就听信了,叫我认罪,我想着去地狱也讨个吉利,18意为要发,咱就说“我去18层地狱吧!”。冥界定罪也是不要理由和依据的,胡乱的定下,认了就好。
这回有小鬼相送了,沿着一条崎岖的河岸小道走。对岸开满别致的洁白和暗红的花,此岸开着好多的玫瑰、山茶、凌霄,还有牡丹。其他的奇花异草两岸都有,只是叫不上名来。越走人越多,倒多是些有模有样、道貌岸然的,贼眉鼠眼的反倒是极少。再加上伴送的小鬼,鬼多为患,缓行了、走不动了。这条河叫忘川,却没有奈何桥,更不见孟婆;心想可能是还没到地点。这条路上没有白天和黑夜,走的时间分明已经很长很长,像是人的一生一世。见带我的小鬼倦恶了,怕他们将我丢下;找话和他们说,“这是去十八层地狱的路吗?走错了吧!怎么这么多好人?”鬼说“当然是去地狱的路,我们安能搞错?好人!?除了你我们没看见好人!”
小鬼被堵得实在是烦了,把我丢回了人间,阎王老爷根本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脑袋砸在一个废弃的拖拉机犁铧上,左边耳朵掉下来一多半,耳垂那儿还连着;不觉得痛,还记得回家的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9 15:07 |显示全部楼层
听完故事了。关于灵魂,我是深信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9 20:27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20-8-19 15:07
听完故事了。关于灵魂,我是深信的。


故事还没有完,你就先信了。呵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1 08: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保奎诊所 于 2020-8-21 12:07 编辑

原本,再过十天是我的周年忌日。
那一天,去钓鱼。被个老乡诓我去高压线那儿,还真被电击了。分明被击倒了,却轻飘飘的走进了一个没有色彩和喧闹的灰暗世界;心里很安详,无悲无喜,无欲无念,信步的往前移,知道在走,却没有迈动脚步的感觉。很快很快的就独自来到了一个大殿,里面很多小鬼,并不狰狞。好多人在排队,被判上天堂或者下地狱了就有小鬼领了去。
轮到我时,就听得宣说“这厮一生为人所用所乘,遭讹诈挤兑剽窃;固守初心,随意迂腐特能凑合。当上天堂。”。 心想怎么不提咱们心性纯良本分厚道;善医道,救人无数,两袖清风什么什么的呢?口上就问了:“为什么不说我是好人呢?”,阎王怒,喝道“谁说好人就该上天堂?!”
我哑然,由小鬼领了去,天堂就天堂吧,没什么好争的。依旧是沿着一条曲曲弯弯的河埂小道静谧安好的走。河水静静的,也看不出个流向;彼岸开满洁白暗红的老鸦蒜花,鲜明而热烈。此岸开着好多的玫瑰、山茶、凌霄,牡丹还有牵牛。两岸都有其他一些叫不上名来的奇花异草。走走感觉不对,记得上次去地狱时忘川河水也是在左手一边,急问小鬼是不是走错了方向。小鬼说“逆流上天堂,错不了!顺水那才是下地狱呢!”。我奇呀“那,那,这花开的?”。鬼说“阴阳两界原无彼此。见怪不怪了罢!”。走有多时,并不见多少行人,有超越我了的,不多!被我超越了的,也不多!没有一个走回头路的;瞻前顾后并无几人。看到的多是些慈眉善目、恬静智慧的老人,光鲜显赫的极少。直到天堂门前,没有奈何桥,也不见孟婆;心想可能不会是孟婆死了、桥拆了吧!。这条天堂的路上依旧没有白天和黑夜,走的时间分明很长很长,就是人的一生一世了。天堂的路不是需要上行飞升的,也只不过是由着本心平平的走了去!
天堂守护神,高低不让我进去。最后明说了,我的位置又被个有钱有权有势的人占着了;而且此人永世不再超生。占着就占着吧!
相求了!高低来过天堂,就让我进去看上一眼吧!
“只一眼!”
“十二分感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1 11:42 |显示全部楼层

天堂原本不是想象的那个样子。
眼前呈现的,倒是我日常见惯了的景象。就是眼下的秋景,一个河湾,还有衰败了的荷塘。秋风送爽,安静祥和。一个老者在垂钓,垂钓于蓝天白云之间;一动不动的浮漂上停着那种小小的、泛着诡异光泽的小蜻蜓,其实不是蜻蜓,翅膀是合拢的,两眼向外凸出呈铃铛状,一时间竟想不起叫什么名来,都管她叫蜻蜓也就蜻蜓了吧。
风动杨柳丝,数不清这下掉落多少柳叶,纠结的柳条更像你我的愁绪凌乱纷复。莲花憔悴了,更多的化作了莲蓬,花瓣掉回到泥塘里。摘颗莲子放嘴里,一丝清苦,满口香气;想起个词来,却只得最前两句:
秋风凉,
莲成房,
一丝清苦满口香。
荷憔悴,
人经岁,
年近半秋功名缀。


附件: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