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师大校园生活散记
查看: 310|回复: 2

师大校园生活散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2 14:55 |显示全部楼层

                                                                         (一)


        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的第一志愿是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

       我高考的分数并不低,如果第一志愿报个冷门的系,估计北京大学也能考上。我之所以铁了心地报天津师大,是因为我妈曾经教过的一个姓刘的男生考上了师大新闻,听说将来能当记者,这个对我很有吸引力。而且,上学期间还享受师范生的待遇,吃饭不用花自己的钱。

        果然,刚一开学,我们就领到了第一个月的饭票,厚厚的一摞,还箍着猴皮筋儿。食堂里有大锅菜,也有小炒儿,小炒儿以“鱼香肉丝”最受同学们的青睐。我班男生共计14位,均眼刁嘴馋,最得意的就是“红烧排骨”。每逢排骨“上市”,个个两眼放光,端着油渍渍的铝制饭盒,争先恐后地在小窗口排队,排到个儿了,点头哈腰地冲里面的师傅说:“来一份排骨,受累多盛点儿肉汤!”

        我班男生不光嘴馋,还贪玩成性。我们玩足、篮、排、乒乓各种球儿,还举杠铃、弹吉他、滑冰。我曾经晚上十点多,顶着凛冽的寒风,蹬着自行车去几里地外的一家影院,看了一场《山本五十六》,待深夜返回校园,看门的老头儿差点没让我进去。

    上大学时,校园里流行交谊舞,流行三毛和琼瑶,还流行朦胧诗。我跳舞不行,总踩女生的鞋。写诗更不行,勉强憋出四句也是打油诗。我喜欢唱歌,通俗的,张行的《迟到》、齐秦的《大约在冬季》,我没事儿就哼哼。最拿手的是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我把“黄山”唱成“黄三”,几可乱真。参加师大校园歌手大奖赛,还得了一个“优秀歌手”的称号。

      大学二年级暑期,天津师大组织各系的学生奔赴革命老区开展社会实践活动,我去了河北省的涞源县。中文系党总支书记卞国华让我牵头办一份《涞源团报》,临行前,我和张正、李玮等几位同学备好了蜡纸、钢板。我们吃住在涞源县城的一所中学,那里有油印机,还有手摇电话。我们到的时候,学校放假了,但还有住校没走的中学生,前来考察的大学生便为这些孩子们补习功课。山里的孩子们啃窝头、喝稀粥,连咸菜也自己从家带,却暗攒下钱买笔、买书,其实,他们也给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大学生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我们算是总部的人,还有很多小分队,下到了各乡镇。距离近的小分队会派人给我们的《涞源团报》报送信息,撰写稿件;距离远的,我们就在总部给他们打手摇电话,一边询问,一边记录,相当于电话采访了。记得有一天,我们“蹭”了一辆拖拉机去王安镇分队采访,在那里遇到中文系84的徐师哥,他除了为山区孩子们义务讲课,还在当地辛苦寻访,撰写了一篇有关白求恩在涞源的报告文学。

      因为《涞源团报》办得挺好,新学期开学后,我又接手《中文导报》,成了它的第二任主编。


                                                                    (二)


       1985年,我上大学。每周住六天校,回一天家。每次从学校回家或从家回学校,我都要惦记着三样东西:钱、手表和钥匙。

       先说钱。那时上大学,花销并不大。吃饭有饭票,住宿舍也不花钱,有个头疼脑热的还可以去医务室拿药。

    刚入学时,除了交书钱,最主要的是准备几“大件”:脸盆、暖壶、被褥和皮箱子。

       我起初不知道上大学还要有个皮箱子,我只是想着别忘了用尼龙网兜儿带上一只篮球。当我看到宿舍里每人都有一个棕色或黑色的皮箱子时,我回家就跟我妈急了,非让她去百货大楼给我买个皮箱子,人造革的都不行。

       皮箱子的功能,主要是放衣服和书。我们班有个丰旭同学,因为“少白头”,还在皮箱子里藏了一瓶药酒,每天临睡前都要喝两口。丰旭喜欢看名著,皮箱子里还有一套《约翰·克利斯朵夫》。

       除了置办这几“大件”,平常花钱的地方并不多,花一毛多钱喝一瓶儿黄灿灿、凉丝丝的山海关冰镇汽水,花两三毛钱看一场电影《成吉思汗》或《神秘的黄玫瑰》,花点钢镚儿买些信封、邮票,逢年过节再买点儿贺年卡、明信片儿,暖壶摔坏了,出校门拐几个弯儿去胡同里的小铺换个瓶胆,会抽烟的同学还要买各种牌子的香烟,自己偷着抽,或互相换着抽。

       记得花钱比较多的一次,是20岁生日时,请班里十几个男生在南市食品街二楼吃饭,点了十几个菜,总共才花了20多块钱。

        我平常不抽烟,吃零食也“二五眼”,从理论上讲,我那时即使兜儿里不带钱,也能过个十天半月的。但是,如果一点钱也不带,心里总是不踏实,尤其害怕自行车骑半道儿,带扎了,都没钱补胎。那个时候,我的裤兜里只要装上十几块钱,基本上就能“镇宅”了。

       再说手表。那时没有BB机和手机,宿舍里也没有电视和电脑,如果手腕子上不戴块儿手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上课、下课,什么时候吃饭、熄灯,搞对象的同学更是没办法约会。

    记得我刚上大学时,戴的是一块我表哥托人从南方走私过来的电子表,电池快没电时,怎么看怎么像8888分。后来,电子表坏了,我换了一块儿机械表,表盘上3点钟附近还有一个显示日历的小方框,一到周日就变红。

       由于每个同学都戴着手表,有的表快,有的表慢,往往上午最后一节课的最后十分钟,同学们都看着腕子上的手表,躁动不安。有把书合上的,有把笔帽儿插上的,有把饭盒攥到手里的,有把书包挎在肩上的。到了最后三分钟,同学们基本上都在互相对表了。

       最后说说钥匙。钥匙主要有以下几种:家里的钥匙,宿舍的钥匙、自行车的钥匙、皮箱子的钥匙,有的心思重的同学,还会在日记本上加一个袖珍锁头,于是又多了一把跟小指甲盖儿大小差不多的钥匙。

     此外,还有学生会的钥匙、教室的钥匙、班里邮箱的钥匙,不过,这些钥匙都掌握在个别人的手里,比如我班张正同学,一上大学就跟远在武汉读书的高中女同学贾莉鸿雁传情,我班邮箱的钥匙长期被他“霸占”,他也乐此不疲地做起了“邮差”。


                                                                             (三)


        上大学时,我班教室里有一台彩色电视机,印象最深的是同学们围在一起看1986墨西哥世界杯足球赛,西德的舒马赫、法国的普拉蒂尼、阿根廷的马拉多纳……一个个大牌球星熠熠生辉。看世界杯时,同学们有坐椅子上的,有坐课桌上的,有坐椅子背儿上的,有坐地上的,还有看着看着一激动从椅子背儿摔倒地上的。

        不光喜欢看足球,还喜欢聊足球。记得有天晚上,宿舍里,陈虹同学和陈彤同学跟两个蚊子似的嗡嗡嗡嗡,整整聊了一宿足球。我夜里上厕所,发现一片漆黑中,有两个红红的烟头在闪烁。

        不光男生喜欢踢足球,女生也喜欢踢足球。北院的操场上,曾经留下我班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切磋球技的身影。

        我班十四个男生,后来病休一个,还剩十三大位。这十三大位,勉强凑一男子足球队,十一人上场踢,俩人做替补,捉襟见肘。

        我班这几块料,在足球场上的表现,虽“丑态”百出,亦可圈可点。

        我在班里排行老二,老大一病休,我成了实际上的老大。有一回,我从中场一个大脚,把足球踢上了天,你猜怎么着,足球忽忽悠悠,忽忽悠悠,最后降落到对方球门里了。活该我露脸!

        我班老三李志刚,平常背着手走路,跟七老八十似的。踢球时,不爱跑动,总在对方球门前凑合。你猜怎么着,不知谁飞起一脚把足球踢他脸上,他捂着腮帮子还没来得及喊疼,捷报传来,那球被他脸一反弹,进门了。活该他露脸!

        我班老六杨仲义,小矮个,戴一近视镜,每次一摘眼镜,跟瞎子差不多。他在足球场上挺能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拼了命地一个劲儿往前冲,你猜怎么着,冲着冲着眼镜掉地上摔碎了,他连球带人一起钻对方球网里了。活该他露脸!

        我班老七李长庆,平常会点儿武术,还会点儿硬气功,不会踢球,就会踢人。自己人进攻时,他在后方没事可干,挤粉刺玩儿,对方前锋过来,你猜怎么着,他一个扫蹚腿,就把人撂倒了,有时一个大劈叉,绊倒对方两名前锋。活该他露脸!

        还有呢,我班老五丰旭,瘦得跟埃塞俄比亚难民似的,对方都不忍心拦他,如入无人之境;我班老九张正,壮得跟西班牙斗牛似的,横冲直撞,号称黄色轰炸机;我班老十一徐毅立,跑起来嘎嘎嘎嘎的,跟要撂撅子似的,人送外号驴拉多纳;我班老十三陈彤,一边进攻一边唱歌“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踢球跟跳芭蕾舞似的;还有我班老四潘军、老八刘广理、老十陈虹、老十二李玮、老十四蔡胜任……哪一个拎出来也不孬啊!

     据天津师范大学“史料”记载,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张破碎的脸,在中文系足球赛上,85新闻班110大胜85中文乙班。

        85新闻班,就是光荣的我班。胜利属于我班这几块料。耶!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2 22:50 |显示全部楼层
大部分内容以前写过,又攒了攒,改了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3 13:53 |显示全部楼层
回想起来,曾经最快乐的时光大概就是上中学时的雪地足球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