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情感 倾杯小镇 让我们荡起双桨(短篇小说)
查看: 8896|回复: 27

让我们荡起双桨(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7 12: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沈眉珊 于 2020-12-7 17:30 编辑

                                                    让我们荡起双桨(短篇)

                                                              文// 油纸伞

       距离学校大概还有几百米的时候,猫眼就听见了学校里有歌声飘来,熟悉的旋律清澈如水。抬头望去,校舍和照片中一样,破旧不堪。猫眼心坎瞬间就热了起来,他越发觉得自己的选择很值。

      
      老蒋迎上来的时候,猫眼看清了那张皱纹深得可以养鱼的脸。他穿着一件半新的中山装,头发乱的如学校门外的野草。他握着猫眼的手,不停的抖动,嘴里小声说着,感谢后生老师来山里支教,他一连说了三遍。

     
      他紧紧牵着猫眼的手,将他拉到讲台前,挥手对教室里的孩子大声说,同学们,这是县里来支教的猫老师,大家欢迎,教室里先是静了下来,然后响起了孩子的掌声。猫眼朝学生们挥手,刚想和学生做个自我介绍。老蒋突然对学生们说,同学们,我们唱一首歌欢迎新老师。说完,他朝下面一指,小花,你领唱。教室前排腼腆的站起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瘦瘦的,一脸纯真。她的眼睛像极了解海龙那张经典的摄影作品“大眼睛”,她有点拘谨的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小声唱:让我们荡起双奖,小船儿推开波浪……

      
       讲台上,猫眼看见老蒋微闭眼睛,双手反复的在上下挥动,忘情的在指挥。猫眼也吸了一口气,和学生们一起唱了起来,猫眼小时候唱过这首歌,他记得父亲也会唱这首歌。


       老蒋叫蒋根正,村民们似乎早就忘记了他的大名,都喊老蒋,孩子们只喊蒋老师。老蒋五十多岁,看上去像六十岁,独身一人。后来猫眼听村民闲扯时,知道老蒋以前有一个对象叫杏儿,是领唱学生小花的妈妈,只是后来杏儿跟了别的男人。

     
        几个月下来,猫眼就适应了支教生活。这村叫旮旯村,几百户人家,旮旯小学也就三十几个学生,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挤在一班。给一年级上课时,其他几个年级学生就做作业。给二年级上课时,其他年级也是做作业,以此类推。只有一样是同时进行的,那就是唱歌。当然,猫眼也发现了,学生们只会唱一首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因为,老蒋只会唱那一首歌。

      
       周日早晨,栀子花开了,窗外的花香飘进屋里。猫眼坐在窗前,手中摆弄着一个红色的发箍,这是他本来送给女友的,可是为了支教的事,女友离开了他。此刻,这发箍对猫眼来说,似乎是多余的物件了。

       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猫老师在吗?声音很甜,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猫眼不奇怪来了中年女人,因为这个村子里壮年男性和年轻女性多半都外出打工了。打开门,小花的妈妈杏儿站在门外,她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山芋。杏嫂您进来。猫眼赶紧把杏嫂往屋里请。

       不进来坐了。地里还有活,杏嫂的笑如山泉一样流淌。

       我正想了解一下小花的一些情况,还准备家访呢?说完,猫眼给杏嫂端了把椅子。猫眼边吃山芋边和杏儿唠嗑。村民们常送些自家产的东西给猫眼吃,什么花生山芋之类。杏嫂是第一次送。杏嫂坐在那里,一身洗得发白的蓝色底碎花小袄,她皮肤白皙,头上挽个发髻,纯朴的自然。


        起先聊孩子学习的时候,杏嫂还有点拘谨,猫眼也有点拘谨。因为,猫眼之前听村民说,杏嫂和老蒋谈过恋爱。渐渐的,聊着聊着,双方都放松了下来。杏嫂用手理了一下额前一缕头发,问猫眼,猫老师,您打算在这里教书多久?

猫眼停住了咀嚼山芋,抬头望着杏嫂。猫眼不知怎么回答,因为猫眼也不知道自己要支教多久。杏嫂看出了猫眼的疑惑。笑着说,旮旯村之前来过几个年轻后生老师,没多久就走了。哦哦,猫眼没有再说话。猫老师吃山芋呀!杏嫂指着猫眼手里的半块山芋说。


        杏嫂抬手理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又幽幽的说,老蒋其实就是人厚道,没啥文化,他也就上到了初中,孩子们在他手里学,学不到啥东西,连歌只会唱那首啥让我们荡起双桨。这里除了山就是山,一条河也没有,荡啥双桨呀。说完,杏嫂轻叹了一口气。


        杏嫂临出门时,猫眼说,您等一下。说完,猫眼回身从书桌上拿起一只漂亮的发箍,走到杏嫂面前,把发箍递到杏嫂面前,这发箍送给小花,她戴上一定很漂亮。她学习好,算是老师给的奖励。杏嫂双手接过发箍,连声说,真漂亮,真漂亮,替花儿谢谢老师了。


        旮旯头位于村口,老蒋家就在那里,三间木质结构的屋子。屋子前面有一棵大槐树,大槐树抛下大片荫凉,村民们常围在下面拉家常。猫眼每次去旮旯小学,都要打这里路过。老蒋走路脚步很轻,每次跟在猫眼后面去学校,猫眼都不知道,只是每次老蒋的咳嗽声让猫眼知道他在自己的身后。


        想家了吗?每次和老蒋一起去学校时,老蒋总是要这样问。

        还好,不怎么想。其实猫眼想家。他只是下意识这么回答。老蒋停下来,点燃一支烟,咳嗽了几声又说,猫老师你下次去县教育局开会的时候,要再提修理校舍的事情,我身子骨差,走不到县里。然后,嘴里哼起了那首歌,让我们荡起双桨,脚步无声的朝学校走去。


        猫眼和老蒋是半天轮流执教,一个上午教,一个下午教。渐渐的,猫眼发现,学生们都喜欢上自己的课,明显不喜欢老蒋上课。一次,老蒋生病,没来学校,一天的课都有猫眼来上。下课期间,猫眼听见孩子们小声议论,今天课都有猫老师来上,太好了。猫眼听见后心里暖暖的。猫眼在上课时,会穿插一些孩子们感兴趣的东西,正规师范生教的不仅仅是书本上知识,还有孩子们的心理课程,以及一些新鲜的事物。


        猫老师好!小花和一小女孩走到了他面前。老师……,花儿似乎欲言又止。有事吗?猫眼冲她们笑。

        今天您能不能教我们唱歌,教我们唱几首新歌。蒋老师只会教,让我们荡起双桨,我们都唱腻了。


        那天下午,猫眼没有教书本上知识,整个下午,他教孩子们唱两首歌。一首是《明天会更好》,另外一首是《一千年以后》。猫眼不知道那首一千年以后,适不适合孩子唱,但猫眼心里只是这么想,让孩子感受新旋律和节奏。出乎意料,孩子们热情高涨,特别喜欢。


        猫眼抬眼教室外,有好几个村民站在窗外听孩子唱歌,他很诧异。放学走出学校,杏嫂迎面走来,笑着说,猫老师教的新歌真好听。这回不再是让我们荡起双桨了。听了杏嫂的话,猫眼决定,以后还会多教孩子们唱新的流行歌曲。

夕阳的余晖爬上了老蒋家的木屋子,斜斜的。瘦长的窗棂影子爬上了老蒋的脸颊。他斟满一杯枸杞酒,慢慢喝了一口。这枸杞是山里野生枸杞,晒干后红的耀眼。刚才老蒋听见,门前老槐树下,村民们议论,猫老师教孩子们唱新歌了,真好听呢 !我家大头说特别喜 欢。我家二娃也说喜欢。围坐树下唠嗑的妇女们你一句,我一句。


        老蒋平时都会端个小桌子去树下喝酒,今天他没有去。

        傍晚,猫眼喜欢沿着旮旯村边山间小路走一走,这几乎成了一种习惯。今天他走的稍微有点远,漫步到了村口对面一个山头,出村子到县城去都要经过这里。站在这里可以清楚看见旮旯村的全景。此时,旮旯村上空已经炊烟袅袅,有晚归不知名的鸟从村子上空飞过。就在这瞬间,猫眼发现旮旯村的形状像一艘漂在水中的船,村口老蒋家门前那棵大槐树像一只竖起的船桨,满山云雾如水。他仿佛看见老蒋在拼命摇动那只船桨。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猫眼耳边传来了这首歌的旋律。就在此刻,猫眼的心突然温暖起来。他感觉他血液里有种说不出的东西和眼前这个小山村有着某种联系。他甚至相信,他的祖辈们一定也在这样的山村里生活过。

       旮旯小学校舍东边拐角有一间十平米左右的隔间,里面两张桌子,两只长条凳子,那是猫眼和老蒋的办公室。中午时分,猫眼正在备下午课,老蒋走了进来,坐在猫眼对面时,他似乎有话说,但又欲言又止。

       蒋老师,有事吗?

       其实也没啥事,我在黑板上转身写字的时候,有孩子竟然在下面偷偷练习唱歌。唱什么一千年以后。这种情调的歌,孩子唱是不是太早了点。会不会误导孩子?还有那啥歌,叫什么双节棍,那是歌吗?那是在念经。老蒋边改着作业边说着,故意不抬头看猫眼。

       沉默了片刻,猫眼说,同样一首歌,在孩子眼里和成人眼里是不同的。即使是成人唱的歌,孩子唱出来,有一种稚气的纯洁,国外的教育早就有这方面尝试。

        让我们荡起双桨多好听,孩子们却不喜欢唱了。老蒋叹了一口气,猫眼看见他脸上深深的皱纹里,滑过一丝浅浅的忧伤。

        六一节到了,学校放假,早上猫眼顺着村边小路散步。走上村东一处小坡,有三间土墙瓦顶的房子,那是杏嫂的家。走过她家时,猫眼突然又回头。因为他隐约听见有歌声飘出,是他教的那首明天会更好,声音甜美稚嫩,一听就是小花唱的。循着声音望去,她看见小花站在门前,身上依旧穿着那件很旧,但很干净的红色花格子衣服。唯一与往日不同的是,她的额头戴上了那个美丽的发箍。发箍上那只红色的蝴蝶结随风轻轻飘摆,如一只蝴蝶在飞。
     
      自从猫眼把发箍送给她后,上学时,猫眼从未看见她戴过,猫眼想,估计是小花舍不得戴。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她在家里戴上了。小花刚歌唱完,猫眼下意识的鼓起了掌,嘴里大声喊,花儿唱的真好。小花一抬头,看见老师在鼓掌,顿时脸红了,转身朝屋子里跑去。那背影,在猫眼心里,纯洁的令人心痛。                        

      折回村口时,老槐树下已经围坐了好些人。老蒋养几只鸡正在门口悠闲的踱步。猫老师散步呀,来家里坐。老蒋在门前朝猫眼招手。老蒋家堂屋拐角,有一个书架,上面堆满了一些旧书,猫眼在翻看。我说猫老师,中午别走了,陪我喝一杯。猫眼诧异了一下,在老蒋家吃过几次饭,但老蒋喊喝酒还是第一次。

       一碟花生米,然后就是老蒋宰杀的一只鸡。一瓶枸杞泡的酒。老蒋特意将小桌子搬到门前大槐树下。来山里支教,猫眼很少吃肉了,闻到鸡肉的香味,猫眼咽了咽口水。猫眼说,我不会喝酒。哪有男子汉不喝酒的,来,喝半杯。说完,老蒋给猫眼倒上了半杯酒。

        有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洒下,细碎的落在桌子上,落在老蒋满是皱纹的脸上,猫眼觉得这种场景很温暖。来,喝一口,老蒋端起了酒杯,猫眼能清楚的听见他吮吸酒的声音。他眯着眼睛很享受的模样。猫眼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狠辣,同时还有枸杞淡淡的一种甜味。

        有路过村民笑着说,老蒋呀,你别把后生老师带成酒鬼了。老蒋不理睬,手里啃着鸡爪子。猫眼发觉老蒋吃菜很细,一只鸡爪子还没啃完,一杯酒已经喝完了。

        猫眼正啃着鸡大腿,突然听见微醺的老蒋开始嘴里小声哼起了歌声。猫眼抬头,看见老蒋第二杯酒已经满上了。他微闭双眼,嘴中哼着那首,让我们荡起双桨。他身体微微摇晃,双手有节奏的来回摆动,那感觉似乎他正在摇摆一艘小船。此刻,酒真是个神奇的玩意,半杯酒下肚后,猫眼也感觉晕乎乎的。他感觉自己和老蒋同乘一艘小船,不知不觉中,猫眼的身体也随着老蒋的节奏,慢慢摇晃起来。

        老蒋给猫眼第二次倒酒时,猫眼借着酒劲问老蒋,你怎么只会唱这首歌?而且还这么喜欢唱。老蒋倒酒的手在空中稍微停顿了一下,眯着眼睛望着猫眼。这时,树下闲聊的村妇们说话了:杏儿小时候喜欢听这首歌,说完,这些纳鞋底的女人们都哈哈大笑起来。老蒋瞪了女人们一眼,没有理睬。然后端起酒杯对猫眼说,别听她们胡说八道,来干杯。说完,一仰脖喝干了半杯酒。猫眼也喝干了,又斟上了半杯。

       他感觉自己头有点眩晕,这种眩晕有一种踏上云彩的快乐。他看见对面老蒋满是皱纹的脸,猫眼不再相信村民传言说,花儿是老蒋和杏儿生的女儿。花儿那么漂亮,老蒋那么丑,怎么可能!猫眼不想去知道这些背后的故事。渐渐的,猫眼突然发现酒是个奇妙的东西,它似乎可以帮助人回到从前。猫眼想起了初恋女友。想起了她们在一起的时刻,想起了初吻。他想起了和女友一起在公园划小船的时刻,他不自觉的摆动起双臂,做划船姿势,嘴里附和着老蒋的节奏: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此刻,猫眼和老蒋似乎共乘坐一艘小船,他们摇动双桨,小船飘荡在时光里。老槐树顶的天空,云淡如水。

       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从老蒋口中传来,他浑身抽搐了一下,歌声和双臂摇浆的姿势戛然而止。咳嗽声也打断了猫眼的回忆,他从回忆中睁开眼睛。猫眼和老蒋的小船搁浅了。

       你怎么咳嗽的这么厉害,要不要去看看医生。猫眼关切的问。

       烟抽多了,咳嗽多年了。没事。老蒋又朝猫眼端起了酒杯。来,兄弟,我们继续喝。猫眼很诧异,老蒋第一次没有喊自己为猫老师,而是称呼自己为兄弟。突然,猫眼感觉很亲切。于是,端起酒杯一干而尽。

        时光如水,日子如小船,越划越远。

       旮旯村第一朵腊梅开的时候,猫眼接到县教育局通知,通知猫眼去县里培训一个月。老蒋望着猫眼,眼中充满了异样的神色。猫眼不解的望着老蒋。老蒋说,以往来支教的后生们,多半是只要去县里培训后,时间不长就会走了。猫眼笑着说,蒋老师我不会的。我一定还会在旮旯村。猫眼走出去很多路,回头依旧看见老蒋站在村口在望着自己。冬天的阳光洒在老蒋身上,他像一座雕像。

       县教育局培训日子的最后一个晚上,猫眼失眠了。他感觉自己明天就可以回旮旯村见到那些孩子们了,可以见到老蒋了。可以和老蒋再喝酒了。他要将好消息带给老蒋和孩子们,县里有专款来修建旮旯村破旧的校舍了。

       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快临近旮旯村时,猫眼早已满头大汗,可是他一点都感觉不到累。一抬头,终于可以看见熟悉的旮旯村了。突然,猫眼的眼神疑惑了起来。怎么村口老蒋家门前的那棵老槐树不见了。往常,站在这里可以清楚看见那棵高大的老槐树。老槐树怎么倒了?或被砍伐了?

       走进村口时,忽然传来爆竹声,从老蒋家门口传来的。老蒋家门口聚集了很多人。老蒋家大门敞开,堂屋摆放一口棺材。猫老师回来了,孩子们围拢了过来。杏婶走到猫眼身边,轻声说,老蒋昨天死了。早上一直没去学校,村里来人一看,死床上了。他一身病,不过赶来的医生检查后说他死于脑溢血。

       原来大槐树被砍伐做成了老蒋的棺材。那口棺材放在堂屋中央,远看很像一只丢失了双桨的一条小船。孩子们围在棺材边,眼中似乎并没有流露出多少忧伤。猫眼站在门外,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耳边一直在回荡那首歌曲: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猫眼抬头望天空,天空云淡如水。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13:32 |显示全部楼层
不白来了,你那么久才来看姐一次,都怕你认不得回家的路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13:35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天太累,姐先去休息一下,不白的字,得好精神时才能品出其中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17:23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情节构思巧妙,脉络清楚,赞一个!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17:31 |显示全部楼层
很沉重,充满沧桑的坚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17:32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背后,有很多种可能。作者在让读者思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17:33 |显示全部楼层
老蒋是为了娃,还是为了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17:34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们荡起双桨,对老蒋而言,不只是一首歌,也是一种甜蜜的回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19:59 |显示全部楼层
杏花和老将,猫老师与女友
乡村教师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坚守,支教老师的去去留留。
为啥我读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就猜到了你要把老蒋写死。
实话说这一篇没写出啥新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20:09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流云在 发表于 2020-12-7 19:59
杏花和老将,猫老师与女友
乡村教师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坚守,支教老师的去去留留。
为啥我读到三分之一的时 ...

欢迎龙门客栈水流云在斑斑来小镇做客,上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20:27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流云在 发表于 2020-12-7 19:59
杏花和老将,猫老师与女友
乡村教师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坚守,支教老师的去去留留。
为啥我读到三分之一的时 ...

我也猜到了老蒋会死。
不过我还是很佩服小伞的字。阿九的字也好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21:03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不希望是这样一个结尾
人老了,眼窝子有点浅
也许是亲历过这样的场景
很多时候也只能感叹自己的无能为力。
谢谢李兄的好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21:08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流云在 发表于 2020-12-7 19:59
杏花和老将,猫老师与女友
乡村教师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坚守,支教老师的去去留留。
为啥我读到三分之一的时 ...

您能来小镇看看
老六很高兴
有时我们需要的不只是文章
或者说写作的本身
更需要的是一种情怀共鸣
说来您可能不信
这小说中的情形我有几次的亲历
那不是种好受的体验
再次欢迎阿九光临小镇
期望您能常来指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7 21:14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上映时,我看得泪流不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8 08:50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20-12-7 13:35
这两天太累,姐先去休息一下,不白的字,得好精神时才能品出其中味。



早上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8 08:51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20-12-7 17:31
很沉重,充满沧桑的坚持。



早上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8 08:55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流云在 发表于 2020-12-7 19:59
杏花和老将,猫老师与女友
乡村教师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坚守,支教老师的去去留留。
为啥我读到三分之一的时 ...

说的在理,人家要一篇关于这样类型的小说,算是量身定做吧。
至于读到三分之一处,就知道老蒋要死,其实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短篇。中篇长篇不同于小小说,有时不需要意外结局。
问好九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8 09:06 |显示全部楼层
六指为挠痒 发表于 2020-12-7 21:03
真心不希望是这样一个结尾
人老了,眼窝子有点浅
也许是亲历过这样的场景



很多人不希望这个结尾,其实事先我也想到了几种结尾,但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个结尾。
这个结尾会让人纠结,可能这恰恰是我要的一种矛盾冲突。
不管老蒋死不死,还是猫眼愿不愿意留下,目前的教育现状都不是一种乐观的事。
这或许才是我们要思考的。
小时候上学喜欢听这首歌。
所以构思了“老蒋”这个人,谐音荡起双桨的“浆”。
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8 09:15 |显示全部楼层
沈眉珊 发表于 2020-12-7 17:33
老蒋是为了娃,还是为了她。



其实,老蒋和杏嫂之间的关系,只是村民嘴中茶余饭后的闲谈。
具体没有真实的桥段去支撑,所以到底有没有算是留白了,每个读者都有自己的理解方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8 11:43 |显示全部楼层
李不白 发表于 2020-12-8 09:06
很多人不希望这个结尾,其实事先我也想到了几种结尾,但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个结尾。
这个结尾会让人纠 ...

我去过一些云南山区里的学校
其中的一些场景让我记忆深刻
现状让我们感到了痛
看不到希望就成了哀
如果现状是野火炽燎过的山头
那么希望就是在豪雨后
焦枝上绽出的新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9 16:36 |显示全部楼层
六指为挠痒 发表于 2020-12-7 21:14
当年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上映时,我看得泪流不止。

看了你这回帖,我又去看了一遍《我的父亲母亲》。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2 21:38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看着伤感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3 12:26 |显示全部楼层
沉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31 13:38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来,谢谢欣赏小文。元旦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 12:08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老蒋,双桨,去了一只,另一只还在竭力校着飘浮小船的方向。
结局是悲哀的,但也是自然的,仿佛有过,也仿佛向平常而去。
一朵小花,就是希望,只是她身上带着的风雨,隐着人世的无可奈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5 20:43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写的很轻柔,宛若一塘平静的水面滋润着岸边的一树一花似的。荡起双桨为针,发箍为线,穿针引线把整篇文章组合起来,显得平地起声雷。文中凸显了爱情,友情,师生情,民生需求,小着笔大着眼的写法,透出人生观,价值观以及社会存在的问题。置顶加精理所应当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7 21:26 |显示全部楼层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7 22:27 |显示全部楼层
特有学问 发表于 2021-1-7 21:26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贫困山区教育的无奈与悲哀。
深重的话题。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