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那时,我们不懂爱
查看: 1139|回复: 20

那时,我们不懂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6 16:3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是潜水的 于 2021-6-6 16:34 编辑

  公司新招来一位文员,叫刘阳,模样不仅纯洁可人,更是青春灵动,一看就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尤其是那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更让人有一种似曾熟悉的感觉。

  来楼上找我签字的空档,她忽闪着大眼睛问我:“姐,你的老家是不是J城呀?“我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她甚是惊喜地“咦”了一声道:“我一看你就猜到了,我也是J城的。”我淡淡地附和道:“是吗,真是有缘。”她靠近我,压低声音道:“当然有缘,因为我很早就认识你。”然后在我的困惑中,冲我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便走开了…

  在公司,我一向与同事之间保持着君子之交。因为我一直认为:两个人(尤其是女人)之间的的正常谈话,到了第三个人的嘴里,可能就变成了诽言。而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但这天下班后,我却破天荒地邀请刘阳去喝咖啡。也许是因为我们同为老乡,更或许是因为她说过的很早就认识我,反正下班后,我们坐在了一起。

  果然不出我所料:咖啡与冰点永远是小女孩的最爱。

  刘阳一边开心地享受着美食,一边就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姐,我可以叫你小涵姐吗?这样更亲切。”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继续说道:“小涵姐,其实我早就认识你,因为你是我哥的同学。”说完,还忍不住得意地冲我笑了笑。“你哥的同学,那么你哥叫什么名字?”我颇为诧异地问道。她忽闪着大眼睛,一字一顿地道:“我—哥—的—名—字—叫—刘—雨。”

  刘雨?我内心蓦地一窒!可片刻后,便故作镇静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你哥的同学?”她聪慧地笑了笑,说道:“看过我哥的相册,所以很快就认出了你。”我忍不住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你都长成大女孩了!记得那时我们刚上初三,只知道你哥哥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妹妹。他也曾经骄傲地说过:“今天我小妹又在我的本上画了一只小狗;我的作业本被我小妹给撕掉了一页……”

  谈到这些时,她有些害羞地冲我笑了笑,那对美丽的大眼睛也愈发灵动。望着那美丽的双眸,我不禁有些迷惑…难怪这个女孩总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她的哥哥也有着同样的一双大眼睛。在她那双忽闪的大眼睛里,我仿佛看到了过去—

  搜寻所有关于刘雨的文字中,都只是我后座的那位桀骜不逊、酷酷而又帅气的男生;在我后面唱着《花心》的男孩;毕业的雨天送我伞的沉默男生。可是在这些文字中,或者说在我的记忆里,都刻意地回避着什么,总有那么一段空白让我的心有种莫名的痛,那就是—我和刘雨的交集,确切地说是我对他的伤害……

  刘雨和陈辉是初中的死党,如果那时流行江南Style的话,那么他无疑就是同学们心中的高富帅。虽然多年后,会觉得这样有些浅薄,但在那个时代,那个环境,至少代表着一些孩子的天真与追求。

  彼时,看着一些女同学整日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用一脸向往和崇拜的眼神追随着他,我常常发出不以然的哼声,那哼声里有一点故作清高,还有一丝小小的嫉妒。

  只是不知为什么,我们很少说话。他在我的后座,对我的好成绩也总是嗤之以鼻,每每和同学在书桌前一起讨论问题时,常常会听到后面不满的指责声:“小点声,烦不烦啊!”

  不知何时喜欢上他的,是因为在我后座唱的那首《花心》,亦或是《恋曲1990》,还是新年晚会上,他望着我,一脸深沉地唱着我最喜欢的《涛声依旧》?伴随着阵阵忧伤的歌声,我的心也跟着莫名地悸动。

  从此,便不知所以地关注他,总爱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他…偶尔眼神交汇的瞬间,会仓促地避开;每次进教室前,都要扫一眼他是否在座位上,如果在,心里就会多一份满足与甜蜜;偶尔他来晚了,或不在座位上,心会莫名地失落与期盼!

  这样的情怀不知坚持了多久?直到有一天,姐夫作为学校的老师,旁敲侧击地提醒我要心无旁骛,我才小心翼翼地收起那份心,开始专注于学习,以迎接中考。

  由于接近中考,老师不知从哪儿得到信息:有一整套习题,就是中考的出题范围。然后又神秘地说:“这套题很难买到手,你们谁拥有它,谁就敲响了中考的大门。”家里托人给我买,却没有买到。我的心情有些沮丧!忽然我脑中灵光一闪:或许刘雨能买到呢?因为他的学习成绩虽然不好,但每次他的课外书都是最新最全的。

  于是,放学后,我悄悄地问他:“你能帮我买到那套习题吗?”他慌忙点了点头。第二天,他就把那套习题带来了,欣喜地捧着,如获至宝地翻看着里面的试题…却发现里面间或有着他做题的痕迹,于是打开扉页的小角,那里赫然写着他的名字。我明白了:他是把自己的书借给了我,一瞬间,我的心里盈满了感动…

  其实我是想当面感激他的,可又是该死的自尊心作怪,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斥责:“你借我的这套书是怎么得来的?是不是跟别人打架抢来的?”话一说完,我就愕然了,可却无法收回来。只见他红着脸,冷冷地说:“你不要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这本书是我爸爸托人给我买的。也不要以为只会借给你,别人向我借,我一样会借给他的。”然后生气地走开了,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内心充满了懊恼与自责…

  我知道:我的话已深深地伤害了他。之后的几天,他对我都是冷漠视之,在愧疚心的驱使下,我还是找了个机会向他道歉,他虽然勉强接受了我的歉意,但心里的鸿沟已无形中在我们之间被拉开了!

  因忙于中考,渐渐地,他被迫淡出了我的视线。虽然放学后,在教室里自习的我,会常常看到他在校园内骑着单车,后座上那个笑靥如花的少女,会扬起一路银铃般的笑声…那笑声,曾一度响彻在整个校园,也萦绕在我的耳畔。然后,泪水会悄悄地滴落到书本上,一滴,二滴,直到书页被慢慢地浸润开,视线亦变得模糊…

  这样的场景多了,心便日渐麻木,那些笑声听起来也不再那么刺耳。我真的也静下心来,开始毫无杂念地扎于书本中……

  后座也渐渐地恢复了平静,他的歌声不知从何时消失了?偶尔回头,会看见他手里夹着烟,一脸沉思地坐在那儿…不知为什么,这个镜头就这样永久地定格在我心中,直至现在,我也没发现比这更帅、更酷的姿势!

  日子一天天地滑过,我们也在沉默与压抑中迎来了中考。本以为从此就划上了句号,我那份懵懂的情感,还没来得及破土,便匆匆收场。

  谁知,中考的最后一天,班里与我同考场的一个女生,在中考结束后,悄悄地向我敞开了心扉。其实,我们平时的关系并不是特别的要好,可能是因为分别在即的原因吧?

  她突然对我说:“知道为什么班里的一些女同学都敌对你吗?”我摇了摇头。她神秘地对我说:“那是因为刘雨一直在默默地喜欢你。”我不以为然道:“他喜欢我?没看出来!不过,他那么花心,我看咱班的女同学他都喜欢。”那个女同学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不是的,他的心里一直是喜欢你的,那些女同学追求他,都被拒绝了。他说只喜欢你,但不想影响你学习。”

  一瞬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中考后返校时,正逢下雨,他塞给我一把紫色的雨伞后,便默默地走开了,我的内心曾掀起丝丝涟漪;之后我们没能在同一所学校就读,但似乎是一种默契:我们一直保持着淡淡的书信往来。

  只是,我和他从此真的成了两条平行线。虽然偶有联系,但彼此都刻意地疏离着,关于那段似是而非的感情,再也无人提及。

  记得大一寒假时,他的死党陈辉来我家玩。因为陈辉是我家的亲戚,所以偶尔会来我家。其实在父母的心里,陈辉一直是个反面教材:不爱学习,打架也是出了名的,小小年纪不但吸烟,还学会了喝酒。所以家里一直不喜欢他,也从来不让他带我出去玩。

  那天的饭桌上,陈辉却说了一句惊人的话,他当着所有家人的面,问我道:“你是不是和刘雨处朋友呢?他可是一直喜欢着你!”我当时就被震住了,看着父母复杂的眼神,还有姐姐,姐夫审视的目光…为了维护自己一直以来的“乖乖女”形象,我故作平静地道:“你胡说什么呀,我只是把他当成普通同学,偶尔通通信而已。至于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那是他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说完这句话,我就知道:一切都完了!因为这句话迟早会传到他那里的。在陈辉探究的目光中,我逃也似地走开了…

  果不其然,之后,刘雨只给我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写道:“对于你,我不想说什么,因为你那么优秀,要比我强得多,也懂事很多,我只有祝福你!”握着这封信,泪水湿了我的双眼…

  我知道:我又一次伤害了他。

  其后,都是断断续续地从同学那儿得知他的消息:“交了女朋友,又打架了,还挨了一刀,住了院…”最后,我的那位同学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你不用管他了,你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总之,我们之间是越来越远了!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他被学校勒令退学后,当兵的前几天。彼时的他,已没有了往日的桀骜不逊,相反却多了一份成熟与沧桑,他笑着对我说:“我真后悔自己没能好好学习,现在一切还来得及吗?”我鼓励他道:“当然来得及,你到部队之后,可以努力学习,争取考军校。”他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你知道吗,我有女朋友了,我还为她打过架…”一份酸楚盈在我的心中,我忙不迭地打断他:“当然知道,因为我男朋友说过:像你这样的帅哥,身边会一直有女孩环绕的。”
他看了看我,道:“你有男朋友了?”我点了点头。他笑着对我说:“他一定很优秀吧?你要好好珍惜。”我也笑着对他说:“到部队以后,要加油呀,我相信你一定能考上军校的。”

  在送我回来的路口,只对他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却没有说“再见”。因为我知道:至此,他已彻底走出了我的视线,我们很难“再见”了!

  记得当时在日记中写道:“熟悉的路旁,/我忍不住回眸展望:/却不见你步履翩翩,/为我的离别—/送上深情的一瞥!/何家乐音,/幽幽轻唱?/那哀婉的曲调,/唱出了我的心伤!”

  望着刘阳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我倍感亲切。忍不住问她道:“你哥哥,他现在好吗?”她点了点头,说:“还可以,开了一个网吧,我小侄也六岁了。”然后她话锋一转,问我道:“小涵姐,你知道我哥哥的那个网吧叫什么名字吗?”我知道,她是想告诉我:那个网吧的名字就叫“爱涵网吧”。

  话锋一转,我对她道:“刘阳,一个女孩在异乡闯荡是很辛苦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因为有许多的梦想,会在现实面前碰壁。”刘阳颇有感触地低下了头,眼圈也红了…我继续说道:“我没有妹妹,可见到你,我却有当姐姐的冲动。别忘了,在这个城市里,你并不孤独,因为你还有我这个姐姐!”刘阳泪光莹莹地望着我,我也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她识趣地没有再说什么,聪明如她,也一定会明白:有些事情,说与不说已没有任何意义!

  最后,我对刘阳说:“其实年少时我们并不懂得爱,却喜欢以爱的名义去伤害对方,最后自己也摔得鼻青脸肿。然后我们才会成熟,也懂得了如何去爱,可时间又变成了最好的杀情剂,在距离中把那份爱挡在了门外。”

  回家的路上,我不禁想起了一首老歌:“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象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6:3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文学
好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6:4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瘦 发表于 2021-6-6 16:38
青春文学
好看

也文学一把,虽然没学会写诗^_^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6:46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潜水的 发表于 2021-6-6 16:45
也文学一把,虽然没学会写诗^_^

韩寒说
写诗
就是
学会
熟练的
掌握
空格键
就像

现在
这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6: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瘦 发表于 2021-6-6 16:46
韩寒说
写诗
就是

你说的/很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6:52 |显示全部楼层

看你写字
突然想到
不孕兄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6:5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瘦 发表于 2021-6-6 16:52
看你写字
突然想到
不孕兄了

我也希望不孕兄突然出现在这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7: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潜水的 发表于 2021-6-6 16:57
我也希望不孕兄突然出现在这里

同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7: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你辜负了爱情,所以才收获了遗憾。完全可以互免共进,世俗与面子禁锢了你,葬送了最好的青春年华,最美的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8:37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8: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默默无语两眼泪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19:43 |显示全部楼层

年少时还没有爱的能力和资本,不了解爱的意义。
只是纯天然的萌动和喜欢。
如果能够有机会,约他喝个咖啡,聊聊天也挺好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2:07 |显示全部楼层
好在我当年比刘雨狠,总算把家长追到了。。庆幸一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8:17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对我说:“你知道吗,我有女朋友了,我还为她打过架…”
——————————————
我猜,他说的女朋友,是文中的“你”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21:1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班级里的不爱学习专门喜欢欺负人同时又很聪明帅气招女生喜欢的男生就是喜欢学习好各方面优秀的女生。。。。哈哈,同样的故事我也写过一篇《往事如糖》,其中的女主是我闺蜜,男生是班里最调皮捣蛋的那个,长得又高又帅,为女生打一架差点被开除,他爸他妈给他转回老家上学,高中又转回来,又不好意思问别人,只好天天满校园子转,期待能碰到那女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21:1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也是各自异地成家,偶尔同学会,灌酒成疯,那男生一如既往地护着那女生,不管别人怎么揶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8 07:37 |显示全部楼层
统一回复:感谢大家的回帖!结局留给大家:一,刘雨和“我”见面,已不复当初的模样,言语粗鲁;二,刘雨和“我”始终保持着不见面的距离,在想像中保留着年少的美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8 14:2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对你不错了。我初中时是强吻了对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8 16:34 |显示全部楼层
杨逍逍 发表于 2021-6-8 14:28
对你不错了。我初中时是强吻了对方。

那你庆幸吧,要是我肯定能踹成个二级伤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8 18:5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潜水的 发表于 2021-6-8 16:34
那你庆幸吧,要是我肯定能踹成个二级伤残

我的她站起来就跑,站在门外用门搭把我锁屋里。刚好有同学要进屋,她就是不开门。我同学就走了。

后来我问同学,她当时啥表情?同学说她在那悄悄笑呢。同学什么也不知道,说:丫莫名其妙,不让我进屋。。。。

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8 18:5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她也不给我开门。过了好久,我拉门,开了。她已经跑了。我叭嗒叭嗒嘴,走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