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那朵花儿
查看: 1232|回复: 35

那朵花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6 20: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遇千寻 于 2021-6-6 20:40 编辑

好多年前的一个暑假,我推开宿舍门,发现我的床头靠着一个陌生女孩。开始我还以为我走错了门,因为她镇静的样子就像在自己的家自己的床上。后来,我得知她是我们房间某同学的同学,暑假期间同学把钥匙借给了她,她就一眼看中了我的那张床,理由是那张白色床单很符合她的审美。

我问她怎么暑假要住到我们学校的宿舍,她说“被追杀”。说完后骄傲地看着我,语气极不友好问我是否需要她这张床,好象那本来是她的所有物似的。这床是我的,凭什么我不要?我不客气地告诉她我希望睡自己的床。她的目光非常冷漠,什么也没有说,收拾好东西扬长而去。

我们都没想到几年之后我们会同租到一套房子。那是一套老式结构的两居室,也就是没有厅,我租的朝阳大房间,王离租的北面小房间,我们的电话安在走廊。经常在深夜的时候,电话铃声大作,然后就是王丽提拉着拖鞋出来接电话。有时候她也在,但却任由电话响个不停。电话那头也好像知道屋里有人似的,不停一遍又一遍的打。我不胜其扰接过两三次,然后拍她的门,刚一敲,里面就会像弹簧似的弹出一句话:王离不在。

那个时候,我有三两个朋友常过来找我玩儿,年轻人在一起无非喝点啤酒,听听歌,打打牌,偶尔弄一桌像样的饭菜。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王离推门进来了,她的样子有点怯生生的,穿了一身卡通小熊纯棉睡裙,头发整整齐齐地散落在肩上,她朝我说:能借一点盐吗?当然可以,我说就在橱柜里,要不,一起吃点?

后来她就经常在我有朋友来的时候,过来借点这个借点那个,再后来,她就经常和我们一起喝啤酒唱歌打牌甚至郊游出去玩,再后来,她提议她搬到我的房间,把她的小房间改成小餐厅兼会客厅。

我同意了,王离虽然看起来不是一个古道热肠的朋友,但是作为陪居的资格应该还是有的吧。

而且实话说,王离不象一般女孩子那样爱嚼闲舌,所以我们在一起住的大部分时间是坐看敬亭山,互不相扰。她好象不食人家烟火,几乎不开火不做饭,平素就喜欢半躺在靠窗的床上,窗台上摆着一杯凉水,有的时候眼睛望着窗外的树叶,神色像对生的世界充满留恋的危重病人;有的时候像个乖巧的女学生一样默读手里的书,她读的书都是我的,但她拿起来顺手的像是自己家藏的一样。

某一天,我一人在家,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找王丽,我说这里没有王丽,只有一个王离,离开的离。电话里沉默了下,然后说:我是王离的母亲,我找她有急事,麻烦你告诉我去你那儿怎么走?她语气很焦躁,说个不停,总之她没有办法找到王离,但是她一定要找到王离。后来她语气威严地暗示我,如果我不告诉她我地址,她会到派出所查这个电话号码,查我这个住户的背景。我立刻心就虚了,我的确不能算这个城市的合法居民,不是我有案底,而是对这套房子有所有权的人是私下悄悄与我们成交的,也就是他把自己不住的公房低价租给了我们。这种事情若被追究起来也是很麻烦的,我只好告诉了她位置,随后立刻电话通知王离。

王离气急败坏地在电话里大发雷霆。很快,王离和她的母亲几乎同时到达,我结结巴巴地说:你们聊,我出去一下。王离斩钉截铁地叫住我:你不用走,这是你的家,你就呆在这里。

我尴尬地立在门边,王离的母亲脸色冷得像一把寒月刀,寒光四射。我说阿姨您坐下吧。这把寒月刀一开口,我立时觉得自己的脖子上一凉,武侠小说中的“杀气”扑面而来:“你是怎么认识我家王离的?”

我张口结舌。我想说我们就是那么认识的,但这样的回答很不严肃。那么我从那个暑假开始说起吗?显然扯得又有点远。这个时候,空气中传来一个极冷又缥缈的声音,就像是武侠中短兵相接千钧一发时的四两拨千斤,它接住了寒月刀。它说:“你没有资格调查我们”。

说话的人慵懒的躺在床上靠窗的位置,她的身体呈现一种婀娜多姿,窗台上原来盛水的杯子换成了一只骷髅烟灰缸。王离的语气像她徐徐吐出的烟圈,轮廓清楚、飘渺、转瞬即逝。现在寒月刀面对的是九阴白骨掌,一个冷气逼人,一个阴气森森,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息,这种气息让我觉得她们不象是母女重逢,而像是师太抓住了背叛师门的女弟子。不过,寒月刀毕竟不是武林宗师,她忽然换了一种腔调,这种腔调和和之前问我“你是如何认识我家王离的”判若两人,她几乎带着哭腔说:丽丽,你让妈为你痛心呀!

王离又徐徐吐出了一个烟圈,然后面无表情地将烟灰弹进骷髅烟灰缸里。“小丽,你太让妈失望了”。这把寒月刀每说一句话都带一声“妈”,在我听来她特别强调这个字,好象那是她手握着的一个杀伤力极大的武器。

“妈,你在我耳边说失望说痛心已经说过一百遍了,我从小到大没有一样事情是你满意的,不过你是不会满意我的,因为你从来没有满意过你自己。你也从来没有想过我是不是快乐。你说我自私,妈,你总说你省吃俭用含辛茹苦地把我养大,你为我牺牲了你的事业,甚至不再结婚。但是,对不起,我报答不了你这些。我也为你牺牲好多,包括我的初恋,我的爱好,我的友谊,可是那些牺牲在你眼里算什么呢?妈,我成为不了你想要的样子,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你就叫我自生自灭好了,我求求你,别再管我了好吗?

王离的眼里充溢着泪水,但她没有哭出来,因为那些泪水还没有流出来就干了。寒月刀突然像一个气球升在半空中,她疯狂地恶毒地诅咒王离,她说我的女儿怎么这么没良心,这么不要脸!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个妓女!她咬牙切齿的样子像一只愤怒的母狼,好像要把整个房间生吞下去。她忽而把矛头直指旁边的我:你还和这样的烂女人住在一起!我为你感到耻辱!你们想干嘛?帮她卖淫吗?

我刚要出口还击,王离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对寒月刀喊:你可以侮辱我,但没有权利侮辱我朋友,现在请你滚出去,这不是你的家!

可是我是你妈呀,我是你亲妈呀!

这次是绝望、撕心裂肺的声音。那声音就像一个石碾子,反反复复地碾在每一个人的心上。我不得不说:王离,你对你妈太没有礼貌了。阿姨你冷静下。
王离的母亲突然发狠站起来,眼光毒辣地死盯着王离,怒吼着:你给我交代,你都干了什么?我是你妈,我有权利知道我女儿结交的是什么人!你住的是谁的房子?和谁一起住?名字职业工作单位,你老老实实说出来!

王离轻佻地从床上翘腿下来,说好,我告诉你,不过你不要太伤心哈。

“你说吧!”寒月刀语气刚毅,像是电视中审问犯人一样,可以看得出来,她喜欢看到王离难受,或者说是低头的样子

王离的声音平静似水,她说:“好吧,我说,我在这呢主要做皮肉生意,很多都是回头客。我对现在这样的生活,很满意,很快乐。”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学坏了,丽丽啊,你要把你妈活活气死啊!”寒月刀显然对王离编的故事深信不疑。我觉得荒诞可笑,我从来没有见过比王离的母亲更不信任女儿的妈妈。

“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不要脸。以后,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寒月刀在离开的时候,脸色绝望但已没有了杀气。

我指责王离不该编这么荒唐的故事,王离放声大哭,她说我妈这次是真的绝望了。我揣测她这话的意思是如果她妈妈对她但凡还有一点希望,就不会放过她。现在她算是劫后余生。

以后,我因为跳槽和要结婚的缘故,结束了与王离的短暂“同居”生活。我没有想到的是,王离竟然为此伤感了好几天。临搬家前一夜,我们俩喝了好多啤酒,我一边喝一边听她诉说自己的故事。原来她母亲经历过文革,在王丽很小的时候,又遭到王丽父亲背叛,所以她最擅长的就是整人和不信任人。那是她最拿手的事情,也可以算做爱好或者特长。

从小到大,母亲就毫不留情地榨干属于王离自己的空间,她的母亲喜欢以一种洞悉一切的方式来掌握她,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她从小到大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因为她母亲会负责任地告诉她谁是坏朋友,如果她继续和坏朋友交往,她的母亲就会找人家的家长。当然她是不可能交到好朋友的,因为她母亲眼里没有一个是值得信赖的人。

后来,她大学期间执意跟一个喜欢的男生谈朋友,结果她的母亲用了很多办法让那个男孩灰头土脸地休了学。她的母亲坚持认为谁和王离好,就是因为看中她的高干家庭,她女儿姿色平平,一无是处,不会有人真的喜欢她。王离说她其实原来叫王丽,美丽的丽,后来自己改成离。就是想离开她,离开身边一切。结果现在真的好多事物都离她而去,比如她妈,还有我----她几乎唯一可称得上朋友的人。

最后,我们都有点喝多了。她跟我并排躺在我的床上,窗帘没有拉上,晴朗的夜空皎洁的月亮,王丽手机反复放一首旧歌: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后来我快睡着了,迷迷糊糊的问她,睡了吗?她所答非所问的说:我想结婚。

我们分开后,我结了婚,去了另外城市一个私企上班。王离继续在当地一个旅行社做着导游的生意。我回去曾经在一个KTV包厢撞上她,王离刚从一个包厢拉门出来,她化着浓妆,我差点没认出来,她却立刻认出了我,大呼小叫地跳过来,对我又捶又抱,表现出从没有过的热情。后面有人喊她:王离,你的歌,今夜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于是,我进去包厢,听着她唱完“今夜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听着,我就想起了我们同租的那段日子,想起了她靠窗的那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小床,还有窗台上的那杯凉水。我突然发现自己很怀念那段平淡的日子,怀念得几乎要流下眼泪来。

王离送我出来,我告诉王离自己刚刚的心情,王离却语气冰凉地对我说:你是老了,人一老就容易替古人担忧,为别人操心,怀念一些不着边际事情。像我,无牵无挂多好啊!

我问她结婚了吗?她摆摆手。我不知哪来的冲动,突然激动对王离说:王丽,你好好的。我下辈子要是男的,一定会娶你。

王离咯咯笑了,笑得像朵花儿,笑得花枝乱颤,我突然发现,她开心笑起来的样子特别明媚娇艳,那些浓厚的妆容也掩盖不了的她的美。她说我们都没有下辈子,你也不会是男的,要是男人都有你这样的眼光和胆识就好了!

此后我与王离便失去了联系,再没见过。她那个笑容似乎凝固在了某个时空。以至于只要听到朴树的那首同名曲,映入我脑海里的便是她笑脸如花的样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0:39 |显示全部楼层
排版不行,凑合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0: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也这么能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0:44 |显示全部楼层
遗憾的邂逅弥漫在杂谈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0:58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
赞一个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1:53 |显示全部楼层
比霸爷写得深刻和苍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1:56 |显示全部楼层
妈妈太强势,大概是受过太多伤害吧

该放手就放手,不然就是冤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1: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原生家庭的影响要用一生去治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1:58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看了一则新闻,一个女孩去德国17年,不和家里联系,父木70多岁了,不知女儿死活

德国同学会帮忙联系上这个女留学生,说她去年回国旅游到上海也没有回家看父母

这种挂关系的形成应该是有原因的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2:00 |显示全部楼层
母女两个都是可怜人,明明寂寞,却又不能彼此依靠,彼此温暖,比陌路人都可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2:43 |显示全部楼层
她的妈妈也很可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2:44 |显示全部楼层
春江潮水 发表于 2021-6-6 21:53
比霸爷写得深刻和苍凉

不要拿我做比好伐


我能深刻个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6 23:1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的教育影响孩子的一生,希望她后面能过好^_^^_^^_^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0:55 |显示全部楼层
狗毛毛 发表于 2021-6-6 22:00
母女两个都是可怜人,明明寂寞,却又不能彼此依靠,彼此温暖,比陌路人都可怕

这么长,谢谢毛毛能用心阅读,评价到位。感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0:56 |显示全部楼层
金牌打手 发表于 2021-6-6 22:44
不要拿我做比好伐


春江故意的,别听他忽悠
论写小说,我给霸爷做添香小童还凑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0:58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发这个,昨晚都没跑步,态度咋样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0:59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你不是古道猪,但不耽误对你印象很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1:01 |显示全部楼层
千遇千寻 发表于 2021-6-7 10:59
我感觉你不是古道猪,但不耽误对你印象很好


你这马甲很早了
签名还是爱在深秋,让我取暖
这个签名档是当年六星某个事件遗留下来的东西
当时所有人的签名都变成一样的
说吧
你是谁的马甲
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1:05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瘦 发表于 2021-6-7 11:01
你这马甲很早了
签名还是爱在深秋,让我取暖
这个签名档是当年六星某个事件遗留下来的东西

一个马甲有权利要求另外一个马甲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1: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遇千寻 于 2021-6-7 11:09 编辑
小蚊子 发表于 2021-6-6 21:58
原生家庭的影响要用一生去治愈


是啊,幸运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治愈童年
但人也有自我改变和成长的可能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1:10 |显示全部楼层
知音 发表于 2021-6-6 23:18
母亲的教育影响孩子的一生,希望她后面能过好^_^^_^^_^

是的,妈妈对孩子的成长至关重要,尤其清华妈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1:22 |显示全部楼层
南沙贝 发表于 2021-6-6 20:44
遗憾的邂逅弥漫在杂谈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2:2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样的文字,真实、深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5:30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

结尾还可以更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5:35 |显示全部楼层
转帖专家 发表于 2021-6-7 15:30
很好。

结尾还可以更好。

哈哈对,结尾不咋地。昨晚急匆匆去跑步,没想到更好的,就那样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5:35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潜水的 发表于 2021-6-7 12:21
喜欢这样的文字,真实、深刻

潜水MM,不孕兄啥时候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5:45 |显示全部楼层
千遇千寻 发表于 2021-6-7 15:35
潜水MM,不孕兄啥时候来

我也期盼他来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5:45 |显示全部楼层
转帖专家 发表于 2021-6-7 15:30
很好。

结尾还可以更好。


我还记得王小虎曾经写过的白衣飘飘的年代
最近写了什么,发来看看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没联系嘛,也没群么?或者让酱油谁找下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7 15:50 |显示全部楼层
千遇千寻 发表于 2021-6-7 15:47
你们没联系嘛,也没群么?或者让酱油谁找下呢?

没有,断联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