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休闲 闲田半亩 日,当年也曾装过B
查看: 3599|回复: 122

日,当年也曾装过B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10 15: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渡寒潭 于 2021-6-10 16:20 编辑

mmexport1623312529147.jpg


西红柿和橘子常常地长毛
苹果放几个月楼道满是果香
土豆泛青了,大葱干放着也会开花
特么的,你看看,芋头又发芽了
所以呢,发下老帖换换心情
所以呢,小拍O_o大家也别拍她了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渡寒潭 于 2021-6-10 15:50 编辑

那年 那人 那鹊

那一年的暮秋,窗外的树上,总是聚着几只喜鹊。早早的清晨,喳喳地叫,不甚好听。

都说,喜鹊是来报喜的,我不信,但心底总是清爽些,便盘算做些什么以回报。


怀了这样的念想,便去集市,买来小米,置于窗台。吃或不吃,那就是他们的事儿了,反正,我做了。

一日周末值班回来,推门,见从老家来的父亲,在天津读书的侄女,还有妻,坐在沙发上,正兴致盎然地逗着一只小喜鹊。

“四叔,快看,咱家飞来一位不速之客!”未待开口发问,侄女迫不及待了,毕竟女孩子。

于是,有一种快乐自心底蔓延开来,瞬间爬上眉梢眼角。

小家伙蹦着跳着,从沙发到茶几,从客厅到卧室,全然漠视我的到来。而于我的惊奇与惊喜,不过淡然的一瞥。

我笑了,笑她的高傲,笑自己的多情。

坐定,她从卧室榻榻米上跑来了,居然跳上我的手,居然跃上我的肩,开心。妻笑嗔:“一定是个母的!”

就这样,小家伙住了下来,淘气、添乱,同时可爱。将电话话筒叼开,将水笔钢笔胡乱移动,将为她准备的羊肉馅藏的四处都是。

你不能去管教她,很霸道。当我去夺她口中的笔,竟然啄我的手,将手背到身后,她仍不依不饶,转过去追着啄。

然仍爱她。爱她阳光下泛着绿光的羽毛,爱她在水盆中扑腾自己的快乐,爱她夜晚站在画框上恬静着自己的梦。

忽一日回家,不见了。问父亲:“喜鹊呢?”“总是拉,太脏,开窗放她走了。”我黯然:“都入冬了,她去哪里找食儿,不饿死也要冻死!”

父亲起身,开门,下楼。是看我有点不高兴,寻喜鹊去了吧。我随了去。

转了半个小时,暮色里,真的发现小家伙在五楼的一家阳台上呢,影影绰绰的,但我知道是她。

“好了,也许是人家养的,随她去吧!”我说。

几天后,她竟不期然地来了,带给我们惊喜。

如此的相伴,待到转年的夏天,小喜鹊还是飞走了,再也未见。想是缘分真的尽了吧。

已是七、八年的光景。

楼房,还在那里,但已不是我的家;妻,已成前妻,嫁作他人妇了;父亲,去年的三月底走了,我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侄女做了母亲,生了一个白净净的儿子,快周岁了。

尘世的缘聚缘散,生命的来来往往,想来就是如此的,想来不过如此吧。

我不会有大欢喜,也不会有大伤悲。我会欢笑,未必快乐;我会流泪,未必伤怀;我会咆哮,未必愤怒;我会沉默,未必无话可说。

麻木了吗?有些。

也或许还未真正的麻木吧,不然,怎么会在飘雨的夜里,常去岁月里翻捡曾经的快乐呢?

2009想起前妻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渡寒潭 于 2021-6-10 18:50 编辑



莲开他处 意念香尘


一晌慵睡,醒来已近申时。阳光从玻璃窗漫进来,亮了书房的一角。伊懒懒地歪在沙发上,拥个抱枕,微眯了双眼品这光影的明暗。

近窗的地方,是伊的书桌。桌上的便携电脑仍打开着,键盘上摊了一本《全宋词》——外公留下的,伊翻看了不知多少遍。生于大宅门的伊,随的母姓,父亲入赘的。熟谙英、法、德语和古典文学的外公,自伊未入学时便教伊一些简单的单词和吟诗填词了。桌的一角,摆着一盆金钱莲,夏天曾秀出几朵鹅黄小花,幽幽的,淡淡的,现今唯剩圆圆茸茸的叶子翠绿着。笼在秋日的光里,竟生了一份醉人的韵致,直是莲的“具体而微者”了。


伊之爱莲,几近于痴的,连衣服的颜色,包括窗帘和床单,亦多是翠绿或藕荷色调。你看,还有这沙发罩,绣了一幅莲花图案。图案是伊那年病里手绘的,为了对抗术后锥心刺骨的痛。当时为何绣了莲花而不是牡丹玫瑰或其他,伊未曾想过,只是不由自主的。欢喜莲花,是因了周敦颐对莲“出污泥而不染”的推崇?抑或近体诗词关于疏雨圆荷的煽情?伊说不清。也许,冥冥中自有一份缘吧。

洛神凌波处,莲心有香尘。此刻,伊的脑里浮出秋花照水,碧叶织烟的幻象。嗯,去看莲吧,伊想,趁这江南仲秋难得的晴好。

楼群里便有一面不大的湖,其间植了些莲,伊去转过几次的,总觉少了些意绪。逢着淘气的顽童把来石子投击荷叶,伊更是心添隐隐的痛,且为莲们有些不平。莲不该植于此的,离群索居的清幽僻静,方合适其孤傲清高的品性。

那就行得远些吧。伊依稀记得,去城四、五里,曾有大片莲池的,今儿能否得见,且随缘了。步行一小时,拐上乡间小路没多久,一方莲塘兀的扑入眼帘,面积似小了些,但幸好在的。伊惊喜地抛开轻悄慢行的姿态,急急地向着荷塘奔去。路边有花,不知其名,伊随手扯了几朵,斜插入鬓,忘形地原地兜上两圈。忽然停住,环顾周围,尚喜无人,伊调侃自己:淑女些!优雅些!君子慎其独也!

伊本快乐,桑椹树梢藏着儿时的甜;伊本调皮,高槐枝头摇着少年的闹。只是,一段逼仄的时光,将伊抛进了寒窑。梨花梦杳,兰舟路断,身体有伤,心头是泪,伊惟有蜷在文字里疗伤,冷暖自处,甘苦独饮。尘世的喧嚣,于伊总似离空隔世的飘渺,而辽远的唐宋,幻成伊贴心沁脾的风情。无奈的疏离,疏离出一份凉薄的优雅;生命的边缘行走,行走出一路溢香的尘迹。

荷塘近了,有轻风拂过,莲叶婆娑起舞。
“多少绿荷相倚恨,一时回首背西风”,杜牧的诗句蹦出来,伊却有些不以为意了:既相倚,何须恨,这样的清愁浅恨,未免有些为赋新词的意味吧。

伊念着,不经意地转身,忽被水中央一茎孤莲定了目光,那莲独自在水面绽放着,风来低首,风过亭亭,自是一幅无依亦无畏的从容、端然。伊遥对着她,像对着自己的影子,泪潸然而落,因了相惜的怜?还是相知的暖?伊不知。

已是夕阳挂柳,晚照染波。伊凝伫于垂柳之下,曼枝拂肩,风动翠袖。绰约的光影里,伊将自己站成一株亭亭的莲。我见青莲多妩媚,料青莲见我亦如是。伊浅浅地笑了,一如此刻的阳光——有些疏离,有些散淡,少了炙热,却恰是伊欢喜的温度。

莲生他处,独自芬芳。伊喃喃着,似对己说,似对莲语。

(2009舔狗曾经的副总版主香尘,至今难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渡寒潭 于 2021-6-10 15:59 编辑


转山

曼扬双臂,擎一袭洁白披肩为翼,你宛若一蝶。

峭壁飞瀑,青石流泉。那山,纯美;松从风动,蝉共鸟鸣。那景,清幽。


且急且缓,载行载停。你在山石林泉间翩然,灵动成我的心景。似梦,如烟。

忆及相识,去年的盛夏,只因一个帖子。那字,写给风景的,而我,竟微醺在了那字砌成的景致中。静夜里常追着你的字跑,沦陷于那意象之美。心里也便悄悄生出一个怀想:终有一日会去看你的,看写字的人。黄桷树下,芭蕉丛旁,听你细语轻喃,与你对月把盏。不意,你竟来了,那个文字中穿花拂柳的女子。

你来时,太阳还没爬出来,鸟儿的叽喳声中。城市的熹微里,你送我一个梦。

远远地看到了你,我仍缓缓地行,掩了内心的喜;你的一回眸,目光第一次对接,我只轻轻地招招手,平静得近似冷漠。然而,你知,我知,看似的漫不经心,何尝不是一种圣洁的情感。

“累吗,十几个小时的行程吧?”看不出你脸上的倦色,可我很例行公事地发问。

“不呢,给你打过电话车就发了。”你同样淡淡地答。

是啊,电话!若非那个电话,或许梦还遥远,或许你的这次行程,我们只能擦肩。

你是与朋友同行,天尽头看那波阔水远,天高云淡。行前你知会我的,并邀我海边相聚,我亦应承。可生活的琐屑,心绪的芜杂,竟让我荒了心思,忘了约定。你看,我就是如此马虎而不守约的,辜负了你的情谊,害你在云水间平添一分伤感。

当我猛醒,匆匆拨打你的电话,通了。你说,你已买好票,和朋友们正在赶赴车站的路上。我知你行程规划了江南,乌篷船里摇水乡的梦。可,偏要那么急吗?你穿越数千里的云层,从江畔到海边,虽然距我仍在千里之外,但我已认咫尺之遥了。心,微痛;心,不甘。于是,我固执:“来我这里。”

十几分钟后,电话铃响,屏幕显示,你的名字。急急地接听,怀了莫名的殷殷的盼。你说,
刚巧,车站有一班车就要发往我的城市,你改了行程,一路向北。

鬼使神差,造化有眼。双手合十,感恩这际遇的青睐,感谢这天许的梦缘。

多好,是上天成全我们这山水间的流连。溪流淙淙,山路绵绵,松林蔽日,石丛曲径。这是北国的山,三字经里窦燕山家乡的山。帝王官宦曾来此避暑养生,文人骚客多来此墨宝抒情。“田盘到处佳,万松我心写。寺楼坐空翠,天籁披潇洒。”乾隆皇帝更是题诗千首之多,并发“早知有盘山,何必下江南”之叹。

这亦是我家乡的山,登临数遍,已不新鲜。然因你的到来,这山,忽地平添一种色彩,忽地生动起来。景由心生,该是如此吧。

于是,这一切的自然与人文景观,不过是你的背景,你的陪衬。你在我眼前翩迁,我随了你的轻盈,转山。你蹦跳着,一如孩童,释放本性里的天然。我微笑着凝视你的背影,欣赏文字之外活泼俏皮的你。即或偶尔的对视,眼神亦如泉水般明净;即或温馨的话语,亦如松风般清纯。这青山绿水间,容不得丝毫暧昧,因那岩石都纤尘不染,或坐或卧不会染一粒尘埃。

坐里保持空档,石上把盏话着遥远;行里拉开距离,甚至不敢触你的手,怕惊醒了那梦。可心贴近,可眼里都是会意。这就够了,漫不经心里的用心,你懂,我懂,只为呵护那梦,那份纯美的情。

登临顶峰,鸣钟十二响,送你岁岁平安;击鼓十二声,送你幸福吉祥。回报你的远道而来,看我。

可我,还是奢望一场雨,朦胧成诗意,让我在这转山里沉酣。

下山,雨便至了,而你,也被淋成湿淋淋的雨蝶。不时提醒你,慢点慢点,石头滑,树根滑,踏上要小心。不想你行得那样沉稳,倒是我自己换来几个踉跄。

我在心里笑了。在心路,我们不是也在湿意里走得沉稳吗?

八小时,一天。那山,自此在我心中封存。

你说,那一天,属于一生。

我怕,这一生,属于一天。

那人,那山,那一天,已成记忆河畔永不褪色的风景,圣洁是她的底色。

真想,生生世世记住这一次转山。只要,奈何桥前,孟婆别递给我她的碗。

(2008被巴蜀女网友逼着写的一次相见转山文)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渡寒潭 于 2021-6-10 16:05 编辑

幸福与快乐

我常常的不快乐,而这不快乐状态又常常持续很长时间。但是,我不会因此而否定幸福的存在并抛却对幸福的憧憬和追寻。更甚至,我将生活中诸多的忧烦郁闷痛苦不幸看作幸福的组成元素,是他们在沉淀孕育着明朝的幸福。就好似,冬日一场肆虐的暴风雪,恰是来年春耕必需的墒情。

于是我想,当身处羁旅逆境,无需便生了绝望的心,阴霾散尽,或许就是风轻云淡。你必听人抱怨:“瞧,这鬼天气!”但你一定不曾听人怒骂,“这鬼气候”。因为气候中虽有雾雨雷电,但同样拥有光风霁月。心智健全的人,应在生活的愁云惨雾、凄风苦雨中学会忍耐,学会等待,学会坚持,甚至学会享受,或者苟且。一时的不如意算不得什么,一次战斗失败后还有一场战役,一场战役失利后还有整场战争。更何况,西子捧心和美女蹙眉本身就极具审美价值。

作如此想,是因为我一向认为,快乐不会是一种常态,而苦难和忧烦常伴身边。同时,幸福不是生活中每每存在的节点,它更多时候是我们诉求和塑造的一种神圣。孩子得到心爱的玩具,扬起红扑扑的小脸对妈妈说:“我好幸福。”其实,这不是幸福,只是快乐,而快乐和幸福非为并集。当然,我们无须挑剔孩子的措辞,但成人不该有如此的思维。快感不是快乐,幸运不是幸福,快乐同样不等同于幸福。我以为,快乐只是浅层次的精神感受,而幸福则有着更绵亘磅礴的内涵,那是生命、情感、灵魂对世界的体验。

有西方专家给出这样一个幸福公式:幸福=财富/欲望。在此可以看出,财富若是为零,则无幸福可言;欲望不能为零,否则便是无理。抛开这两个特例,就是幸福与财富成正比,与欲望成反比。只是,在这物化了的年代,即使人们不具备创造或是攫取大量财富的能力,欲望却在无限膨胀。我不以为这是某个个体的错,而是商品社会的需要,市场经济的裹挟。如果你说清心寡欲,定会被认为撇清的说教;哪怕梁实秋老先生那句“内心湛然则无往而不乐”,也会被认为他未活在今天。

那么,幸福还在不在呢?其实,我也常有这样的困惑。忽然想起同学大举多年前的一篇文字“牵挂和被牵挂是一种幸福”。而就在今天,同样是在大举的博文里,我看到了师兄魏耀时的一个回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为他人而生活的人是最幸福的。”有点醍醐灌顶的感觉。牵挂是一种关爱,被牵挂是一种被关爱和认可;为他人生活是一种责任,一种感恩,一种付出、一种奉献。或许,幸福就是一种在付出中自我价值的实现和被认可。而爱与责任,就是幸福高尚的内核。

(2009舔狗星客老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渡寒潭 于 2021-6-10 15:40 编辑


在冬天的缝隙里  慢慢呼吸

(一)

夜,冻僵了。月亮惨白着脸
树木是站立的木乃伊,路灯睁了眼睡
咣地一声撞上窗,只为撞出
那点儿可怜的响


(二)

老座钟倚在墙角,漫不经心地数时间
还有寂寥,熊瞎子擗棒子
记住多少,忘记多少,还剩多少
日子是失了水的糠萝卜,而生命
不过真空管儿里的一根鸡毛

(三)

那就睡吧,随这僵死的夜一起去死
可梦活了:冰雪皑皑的湖面,你
擎一支梅花,笑:梅花的冷芬里
可有桃花的味道?嗯,我听到了
鱼在冰层下~~仍在呼吸

2009  04  08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3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提当年泪不干,抢个居高临下的地儿看热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37 |显示全部楼层
海阔天空 发表于 2021-6-10 15:34
一提当年泪不干,抢个居高临下的地儿看热闹

老帖啊。O_o装逼帖。学咋转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4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雁渡寒潭 发表于 2021-6-10 15:37
老帖啊。O_o装逼帖。学咋转呢

温故知新,就看当年咋装的B——麻溜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雁渡寒潭 发表于 2021-6-10 15:25
在冬天的缝隙里  慢慢呼吸

(一)

意向冷峻,诗风凌厉啊,把我震撼够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海阔天空 发表于 2021-6-10 15:44
意向冷峻,诗风凌厉啊,把我震撼够呛!

K.装B而已,装不好瞎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5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前辈给咱送大礼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53 |显示全部楼层
操作一把。好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5:55 |显示全部楼层
坡度 发表于 2021-6-10 15:51
前辈给咱送大礼来了。

先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6:05 |显示全部楼层
雁渡寒潭 发表于 2021-6-10 15:24
一晌慵睡,醒来已近申时。阳光从玻璃窗漫进来,亮了书房的一角。伊懒懒地歪在沙发上,拥个抱枕,微眯了双眼 ...

像从民国走来的女子,淡雅,端庄,袅袅婷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6:07 |显示全部楼层
雁渡寒潭 发表于 2021-6-10 15:25
转山

曼扬双臂,擎一袭洁白披肩为翼,你宛若一蝶。


想起郁达夫《春风沉醉的夜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6:09 |显示全部楼层
熟悉一下版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6:11 |显示全部楼层
雁渡寒潭 发表于 2021-6-10 15:24
那年 那人 那鹊

那一年的暮秋,窗外的树上,总是聚着几只喜鹊。早早的清晨,喳喳地叫,不甚好听。


由鹊念人
把漫漶的情绪克制成淡淡的思念,笔者的功力可见一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6:18 |显示全部楼层
海阔天空 发表于 2021-6-10 15:44
意向冷峻,诗风凌厉啊,把我震撼够呛!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6:19 |显示全部楼层
介绍拍哥也来发点不砖的文啊。夫妻双双多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6:40 |显示全部楼层
哇哇哇,竟然写这么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7:14 |显示全部楼层
坡度 发表于 2021-6-10 16:19
介绍拍哥也来发点不砖的文啊。夫妻双双多好。

小拍说,等她病好了就来
现在差点药钱——治2B病的
版主能赞助点儿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7:16 |显示全部楼层
雁渡寒潭 发表于 2021-6-10 15:25
转山

曼扬双臂,擎一袭洁白披肩为翼,你宛若一蝶。

  哈!这篇太文艺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7:18 |显示全部楼层
雁渡寒潭 发表于 2021-6-10 15:25
在冬天的缝隙里  慢慢呼吸

(一)

  好象第一次见到墓兄写诗,有味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7:18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流云在 发表于 2021-6-10 16:40
哇哇哇,竟然写这么好

真的假的?记得当年,我跟个帖给个评,冷笑就会找人问:这是墓歌?
还是醉老师实在:色妞或编辑部人写的
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7:19 |显示全部楼层
雁渡寒潭 发表于 2021-6-10 15:24
那年 那人 那鹊

那一年的暮秋,窗外的树上,总是聚着几只喜鹊。早早的清晨,喳喳地叫,不甚好听。

  最喜欢的是这篇 ,笔法老道,情绪也内敛得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7:20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小拍,你老人家不必担心,那活力劲劲得呢!拍砖势大力沉,关键还不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7: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渡寒潭 于 2021-6-10 18:34 编辑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21-6-10 17:18
好象第一次见到墓兄写诗,有味道!

烟兄,百年前的事情了,装逼扯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7:28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21-6-10 17:20
至于小拍,你老人家不必担心,那活力劲劲得呢!拍砖势大力沉,关键还不累!

这头SB,烟兄也帮忙教育照顾一下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0 17:31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21-6-10 17:19
最喜欢的是这篇 ,笔法老道,情绪也内敛得好!

读几遍就知道,还是直接了些,我知道自己毛病
我就JB这号人,不吼出来难受
所以,我不适合文字,那真的是需要天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