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750|回复: 168

小山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27 18: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古乡村 于 2021-7-13 19:09 编辑

1

我时常提起的第二故乡,一直对这个称谓抱有怀疑态度。

那年冬天随父母移居那座小山村,千里奔波,到达时,眼中的那座山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树木和植物,第一想到的是我们家再也不会缺柴烧、视觉中的山上茶树和松树上的叶子还是那么苍翠,那些落叶乔木和植物仿佛已经苍老,光溜溜地一览无余。

到那里的第二天,父亲带着大姐、二姐到洼地砍回来许多茅草,还砍了一些长竹条,几根碗口粗的松木。挖松一些泥土,用水和成稀泥,在父亲的带领下,四天时间建成了一间小茅棚,木条门,我们一大家人就住在新建的房子里。用木桩搭成床,用木桩搭成长条架子,放衣物。

一切都是崭新的,于我们几个不懂事的孩子,仿佛走进了人间天堂。

住进新屋的第二天晚上,飘起了漫天大雪。


晚上,听山风呼啸,听猫头鹰鸣叫,听远处狼嚎,听山鼠欢天喜地。

早上起来,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住在四面通风的茅屋里,肯定是寒冷的。好在家里屋檐下堆满了木材,用破脸盆当作临时火盆,烧一大盆火,家里立刻暖和起来。

年少的我们,并不稀罕火盆里的温暖,这样的与世隔绝,眼中的冰雪和天地都是我们的。我们被山上的茶子树迷住了,茶子树上的叶子郁郁葱葱,叶尖处或者是枝丫处长出一片白里透点粉色的茶耳,爷爷要小孙子孙女们摘下来吃,咬一点尝尝,冰镇茶耳,如旺旺雪饼般酥脆,比现摘的红枣清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7 19: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哇塞,如旺旺雪饼般酥脆,看得我好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7 19:5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写得不错嘛,颇有味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1:40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标题和内容都吸引人,或许就是骨子里的原乡情结作祟吧~~远古,遥祝康宁,码字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2: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古乡村 于 2021-7-13 19:09 编辑

2

我们沉浸在欢快中,为远离那个被打压得抬不起头的地方而开心,为寻找到这么一个清净之地而快乐。虽然家贫如洗,母亲却一如既往把家里料理得整洁有序。

大年三十,父亲带着大姐和二姐背了两趟矿木回家,收洗之后一大家人吃团年饭,二叔带着两个孩子、父母带着我们五个姊妹兄弟、爷爷和奶奶,三叔和新婚妻子、三叔的岳父母和舅弟、老舅哥一家六口、还有一对孤寡老人,几张桌子拼凑在一起,鞭炮声声,热闹而欢快。小叔叔和小婶婶刚结婚,厂里有事,大概初五才会回来。

于我们而言,山上的冰天雪地妙不可言,其他的事情都与我们无关。


我们落户在峡江属地,那个村庄靠马路,离我们家有一刻钟路程。

村庄上的人姓张,过马路那地方也同属于峡江,那边是个大村庄,村庄里的人姓范,我们居住的小山恰好毗邻吉水的小山,吉水小山的那端住着一个大村庄,这个大村庄里的居民姓张,他们是峡江张姓家的子孙分出去的。于是,三个村庄里的人几乎全都是亲戚,同宗、连襟,没人扯得清谁与谁更亲。

沿着屋后小路走,百步之遥放眼望去,那边就是劳动农场的橘园,还有一块高地上上的连排屋,那里居住着被下放的知青和被打倒的老干部们。老干部和知青来自大城:北京、上海、吉安等地,当然,还有援朝老兵。

我们的学校就在那里。

那是怎样的冬天啊,雪堆积在树叶上、堆积在荒草上、堆积在枯枝上,白茫茫世界,真干净。

我们一行有八个上学的孩子,踏进学校的第一天,我看到了那些衣着与我完全不同的男孩女孩们,他们都不穿棉袄,一件春秋衫,里面穿一件毛衣,如果穿棉袄,那也是我从未见过的非常好看棉袄。回到家,我和祖都不肯再穿棉袄,于是,在那个冬春交替的时光里,我感觉到了挣脱不了的压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2:11 |显示全部楼层
最美的诗意 发表于 2021-6-27 19:58
哇塞,如旺旺雪饼般酥脆,看得我好馋。。。

想吃就买一包吧,我到这个年纪都喜欢吃旺旺雪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2:12 |显示全部楼层
最美的诗意 发表于 2021-6-27 19:59
这篇写得不错嘛,颇有味道。。。

谢谢赞美哈,小思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2:15 |显示全部楼层
大蓉儿 发表于 2021-6-28 11:40
感觉标题和内容都吸引人,或许就是骨子里的原乡情结作祟吧~~远古,遥祝康宁,码字快乐~~~~

你还别说,在这儿就这么临屏写字,感觉非常好。其实我早就厌倦了论坛,可不进论坛却不愿意写字了。你说这是什么情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07:3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添香宜安静写文。翰林太太身体好点了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08:53 |显示全部楼层
峡江是吉安属地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08:54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果然是。

第三老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15:18 |显示全部楼层
原乡情浓。非常温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18: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蓉儿 发表于 2021-6-28 11:40
感觉标题和内容都吸引人,或许就是骨子里的原乡情结作祟吧~~远古,遥祝康宁,码字快乐~~~~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21: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古乡村 于 2021-7-13 19:10 编辑

3

压力有两点,一是我不会普通话,老家读书都用本地土话读课本,老师和同学的纯正普通话虽然听得懂,但是我一下子无法转换音调,唯有沉默。二是我家境确实贫寒,衣着与当地张家和范家同样借读于子弟学校的农家子弟都无法相提并论。

我记得班上的同学年纪比我大一点,有几位非常漂亮的女生,一口非常好听的吉安话。农场里的物什都是公家的,包括农场的人都是国家的,普通职工按照城市工人的作息时间上班、下班,比城市工人更自由的是无需加班。

农场整体包括总场、林业分场、彭家分场、化工厂等等。食堂、电影院、学校、商店、政府机构,时而归江西省政府管,时而归中央领导。

我们来到这儿的时候,没看见争斗现场,阶级斗争已经终场,看到的是一群被农村包围着的生活优越的快乐的人,和正在恢复工作和城市户籍的高层们拖家带口迁回自己的城市。

农场里有稻田种稻谷,有大片橘园,有最大的板栗园,橘子和板栗是农场的最主要经济来源地,还有桃园和梨园。橘树下种西瓜,大片土地上种花生。当然,无论农场有多少收入,没有国家每一年拨款,农场的收入肯定是无法维系运作的,所以,农场里的人在周边农民的眼里,他们就是城里人。

家到学校大概有两公里路,从后山走过山坡,走过水库,穿过橘园走过林业分场的排屋,排屋后面那块平地上就到了学校,学校后面有大片荒山坡地,然后是两边望不到边的不算高的山岭。

我记住的第一个春天,就是从家到学校那段路开始的。

路不宽,上面铺了一些砂石,路的两边是橘树,橘树上挂着密密麻麻的果。

春天是在细雨绵绵中到来的,山坡上那些光溜溜的小植物悄然发芽,随后草丛中就开出来小花朵,二月份,茶树下低矮的枯枝上长出许多花苞,随之满山遍野开满了映山红。我惊奇的发现,我的家包围在花海中。松树林间鸟语花香。

橘树中的小路两旁,长出一蓬蓬刺,沿途的蛇果藤、野草莓藤上开着黄花、粉花。

最令人解忧的是头顶上的那一片天空。望向山峰的方向,山顶上大多时候白云飘飘,有时风起云涌,有时云淡风轻。而那一线的天空我见过各种云朵。房子、城堡、森林、棉花云、马、虾、大公鸡、穿纱裙的小女孩,收割后的稻田、马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21:58 |显示全部楼层
丁一农 发表于 2021-6-29 07:34
添香宜安静写文。翰林太太身体好点了吗?

几天前问过,应该好了,还需要休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21:59 |显示全部楼层
金牌打手 发表于 2021-6-29 08:53
峡江是吉安属地不。

好像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22:00 |显示全部楼层
金牌打手 发表于 2021-6-29 08:54
哈哈,果然是。

第三老乡

为什么是第三老乡?老乡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22:02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 发表于 2021-6-29 15:18
原乡情浓。非常温馨。

那地方留下了步入青春时的梦想,还有挥之不去的初见时的美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22:26 |显示全部楼层
远古乡村 发表于 2021-6-28 22:15
你还别说,在这儿就这么临屏写字,感觉非常好。其实我早就厌倦了论坛,可不进论坛却不愿意写字了。你说这 ...



可以理解的。穿越时空的碰触感,在论坛特别亲切,真实。即兴文字又随时记录,比较随心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22:27 |显示全部楼层

阿度,晚上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22:28 |显示全部楼层
大蓉儿 发表于 2021-6-29 22:26
可以理解的。穿越时空的碰触感,在论坛特别亲切,真实。即兴文字又随时记录,比较随心方便。。。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呢?好像当你的学生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30 09:30 |显示全部楼层
远古乡村 发表于 2021-6-29 22:02
那地方留下了步入青春时的梦想,还有挥之不去的初见时的美好。

嗯嗯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30 19: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古乡村 于 2021-7-13 19:11 编辑

4

时光在忧心和欢乐中流过。

忧心的是我的学习跟不上,开心的是每天面对变幻莫测的大自然。

父亲带领大姐和二姐开荒,屋前那些平躺的长满荒草和小植物的土地一天天被挖成可以种植蔬菜的样子,屋旁小溪流右边的荒地挖成可以种植稻谷的样子。

母亲从张村讨来各类蔬菜种子,菜园子里渐渐葱翠起来。刚开垦的新土地,里面的杂草和小树根盘根错节,一夜春风就会把它们唤醒,母亲每天没有半点时间休息,一大家人的三餐,洗衣,种菜拔草。因菜地势位太高,哪怕是春天,一星期不下雨土地就会很干,母亲要到沟渠里挑水浇菜,还要把粪坑里的粪参在水中浇土。买来十几只小鸡仔喂养,往后就可以自己家的鸡孵养小鸡了。

荒地很多,开垦任务非常艰巨,已经开垦好了几丘土地要种稻谷,还开了一片稍微高一点的土地出来种红薯和花生。

我们的家和土地被鲜花环绕,鸟语花香,白天悠然见南山,夜晚听风吹松叶莎莎,过着与世无争的逍遥时光。

这样的山地,只能种一季稻谷,三月份,父亲从张村借来牛、犁、耙,翻耕土地,我们跟在后面捡拾草根和树根,然后借来稻秧,几丘水田种上了稻谷。

随后,父亲带着大姐、二姐、我和祖到张村插秧还牛工,张村人少土地多,劳动力更少,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的土地还保持着集体耕种,没有实行分田责任制。我们是插秧能手,一个星期帮他们完成了一半任务。

我们插秧的那几天,轮流在村民家吃饭,家境好的管两餐,家境差一点的管一餐。

村庄那一片房屋居住着十几户人家,大多数人家都有两栋房子,一栋老房,老房子里住着家畜,新房住人。其实新房也已经不新,一色的黑瓦屋,走进去非常阴凉。村庄里村庄四周都是上百年年纪的香樟树,都长得很粗壮,有的根系紧抓着土地,隆起一个一个个洞口,洞口四周的兔子洞、老鼠洞就依傍在树根旁,这些隆起的根系像八爪章鱼。

有些树身上千疮百孔,有的对穿,有的咧着一个大口子,四季翠绿的樟叶就那么百年如一日地悄然新陈代谢,这样的树和村庄,我是头一次得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 18: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古乡村 于 2021-7-13 19:12 编辑

5



村长六十来岁,个子矮小,喜欢抽旱烟,满口黑黄牙,还喜欢喝几口小酒,说话慢条斯理,一口纯正的地方口音,他的话最初我们基本上听不懂。

村长的妻子高高瘦瘦,年轻时一定生得漂亮,不清楚两夫妻谁的生理上有问题,婚后没生孩子,或许是家庭太穷,或许是夫妻情分太好,没离婚,我们落住时,老两口依然很恩爱,据说一辈子没吵过架。三十多岁时,抱养了一个范村的小男孩,两口子视如己出,送儿子读了初中。那时候能上初中已经是村子里的秀才了。因人口轻,村长脾气好,人公正,很年轻就入党当了队长。

就因为他的性格和气,避开了来自同族吉水张村的欺负,同样也避开了来自范村的欺负,当然,这其中的忍辱也是有的。但是,小张村的人还没有被大村庄的人打上门的经历,这样的外交手段,已经足以证明他的能力。两个村庄总会因为山界的归属问题产生矛盾,这个时候,他总是单枪匹马拜访大村庄,最后总是寸土不让地解决问题,还从未挨过打。

村长有个弟弟,弟弟比他小十二岁,因两兄弟中间的兄弟姊妹都夭折了,父母为了这个幺儿好养活,取名二狗。

二狗长得比村长高大,算比较英俊的那种。二狗的妻子长得尖嘴猴腮,但是很会生孩子,好像是说十三年生了十个孩子,九个女孩一个男孩,生了儿子没多久还为儿子抱养了一个童养媳,也就是说家里有十一个孩子。

我们的第一餐早饭就是在村长家吃的,那房子很大,中间是一间大堂屋,右边四间房,住着村长两夫妻和儿子媳妇两个小孙子,媳妇是大张村的人,同样姓张,大肚子快生了。

左边四间房子住着二狗一家十三口人。

从太阳下走来,走进这高大宽敞的大瓦屋里,前后门开着,穿堂风阵阵,立刻感觉舒爽。

方桌上放着八个小菜碗,中间一个汤。

有干鱼,腌肉,干鸡,干兔子肉,蔬菜。这是我们从未尝试过的味道,味道非常鲜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 11:05 |显示全部楼层
远古乡村 发表于 2021-7-1 18:48
村长六十来岁,个子矮小,喜欢抽旱烟,满口黑黄牙,还喜欢喝几口小酒,说话慢条斯理,一口纯正的地方口音, ...



国人的乡村情结,是原乡烙印在骨髓里的胎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 11:24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远古好文,先问候一个,我又得去忙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 18: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古乡村 于 2021-7-13 19:17 编辑


6

早餐和午餐在村长家吃,晚上在二狗家吃饭。晚餐很热闹,一张大桌子,有十二碗菜。六个干菜,六个蔬菜,外加一碗汤。

二狗家人多,菜碗比村长家的大一点,菜份也多一点。一共十八个人,一桌子坐不下,二狗是家长,与父亲坐一起,二狗喝酒,父亲滴酒不沾,吃饭。大英二英三英都已成年,肯定是要上桌的,他们的儿子叫狗得,狗得是家里的男孩,有一席之地。下面的四英到十英和明英是没有座位的,与二狗嫂站在桌旁吃饭。


二狗殷勤周到,二狗嫂未语先笑,笑起来一口整齐的牙齿,只是嘴皮很薄,脸上没肉,常年干活手脚和脸上都透着黑黄,她的小个子与她的粗门大嗓无论如何都联系不起来。


二狗嫂的菜偏辣,好像这地方的人都爱吃酱油,又或许是因为大多是干菜,干菜的颜色原本就比较深。这个季节,家家户户都有腊货,足以证明这地方的民众生活还是比较富足的。大锅大灶,油水足,蔬菜里也会加点酱油,但不加味精,没看相,却有一种原汁原味的自然清香。


我和四英是同学,四英比我二姐还要大一点,那年放假之后,四英就没再上学,第二年嫁给了范村的黑皮。两年嫁出去三个女儿,大英、二英和四英,三英还在上高中,已经找了对象,毕业就出嫁。

村长每个星期都会到我们家去坐一会,与父亲聊天。说他家人单势微,二狗时常欺负他和他的儿子媳妇。说父母过得早,是他和妻子养大二狗,给他成家,后来他抱养养子之后,二狗很生气,觉得原本整个大家庭的所有房产都是他的,现在多出一个人分走了一半房子。

二狗的邻居住着一对手脚不是很灵活的夫妻,生了四个孩子,大女儿十三岁,因父母劳动力差,女孩没有上过学。很小就帮父母下地劳动。

那天女孩放牛回家,二狗的妻子带着几个女儿站在女孩家门口骂人,几个人看到女孩回来,像疯了一样都骂女孩,说女孩家的鸡跑他们家吃了谷子,女孩说赔两斤谷子,求他们不要骂她和她的父母。

二狗的妻子跳起来给了女孩一巴掌,嘴里骂得更恶毒了,村长知道之后出面阻止了恶骂。

那天下午,女孩实在想不开,跳进了一口小塘淹死了。

村庄上的人都知道是二狗嫂羞辱女孩打女孩导致她的死亡,可是人们保持了沉默,村长与村委会商量,贴补了女孩家一旦谷子,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我们没有在女孩家吃饭,但我与她见过几面,高高瘦瘦,两根很长的辫子,眼里写满了忧郁,穿着一条快到小腿肚子的打着补巴的裤子,一件灰色暗花衬衫,一双大眼睛,如果她笑的话,应该很好看,因为她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女孩死了之后,我每每看到二狗嫂和四英,就会立刻逃跑。无论二狗嫂笑得多么天真无邪,我从内心深处有种害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 18:50 |显示全部楼层
大蓉儿 发表于 2021-7-2 11:05
国人的乡村情结,是原乡烙印在骨髓里的胎记~~~

每天写几句,尝试一下把那段岁月写一写。

原乡,也许是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 18:51 |显示全部楼层
翰林探花 发表于 2021-7-2 11:24
顶顶远古好文,先问候一个,我又得去忙了。。。。。

待我词穷时,也就沉默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3 20: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古乡村 于 2021-7-13 19:15 编辑

7
我们居住的那块土地上建了四栋茅屋,老夫妻一栋小一点的,三叔的岳父母一大排房子,爷爷奶奶和二叔一栋,我们家一栋。


插完秧,父亲带大姐和二姐上山做筷子。


真正依靠耕种的是我们家和三叔的岳父带着他的小舅子满。


母亲打理家务和土地,养了两头小猪仔。


前面的菜地很大:辣椒、茄子、黄瓜、小青菜、香菜,应有尽有。田埂上种几棵向日葵,种几根甜高粱,种几根玉米。我每天都要看望它们几次,看它们发芽,渐渐长高。


还种了四垅凉薯、一大片红薯和马铃薯。其中撒几根香瓜、藜瓜和金瓜种子,任其自由生长。


小溪那边有黄豆和花生,小溪那边的土地呈梯田状态,那些边边角角处种南瓜、西瓜。


土地多,肥料跟不上,除了稻田里用了一点化肥,蔬菜水果地都用农家肥:鸡粪、猪粪和人粪。


稻田不多,四丘田,大概两亩地。熟田一般扯草两次,新田扯草三次,第四次稻谷微微低头时拔稗草,稗草比稻谷长得高壮。


所有的农作物和蔬菜时时都有被草植淹没的危险,我除了上学,其它时间都与母亲在土地里锄草、拔草。


蔬菜虽说长势不是很好,很快就吃不完。


母亲总是把黄菜叶剁碎给鸡吃,鸡因为足食长得很快,每天最少有六七只鸡蛋,没有菜吃的时候,饭桌上总有一个炖鸡蛋。


凉薯藤上架之后,母亲把每一根主藤打尖,打尖之后的凉薯藤的每个叶片中都会冒出凉薯花,这些花长得很快,每天清晨,我和小妹都要用剪刀把大一些的花枝剪去,否则,土地里的凉薯长不大。


剪凉薯花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由我和小妹完成。


初夏的太阳五点多钟就出山了,七点多钟已经非常猛烈。我们穿长衣长裤,否则叶片上的小粉刺会扎进皮肤里,又痒又疼。当然,我们的双手是无法保全的,除了满手小粉刺,还会因为剪刀的缘故而磨出许多水泡,水泡穿孔的那一刻会有钻心的疼痛感。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