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时事 六星杂谈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查看: 3178|回复: 84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28 19:3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道西风瘦 于 2021-6-29 11:39 编辑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
是你想多了

规定建国以后板凳都不能成精,所以我讲的故事是发生在解放前,就民国吧。有些细节上的bug别追究,就是我写着玩儿,你们看着玩儿~~~


(一)

最近钱二爷有点糟心。怎么呢?

钱二爷觉得自己得了怪病,附近只要是知道的医生都去看过了,折腾一溜够,别说毛病好没好,是根本就没查出来什么毛病。

什么病呢?是钱二爷的腿,不是骨折,也没瘸。开始的时候就是每天中午痒,刺痒地难受,就好像是从骨头缝里往外渗的那种痒。挠挠吧,一挠就是一道肉檩子,也不渗血,也不解痒。

过了晌午那一阵儿,大概两三个小时吧,太阳稍微偏了西没那么热了,腿也就不痒了。一直到第二天上午都啥事儿没有,该吃吃该喝喝。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钱二爷也就没当回事儿,寻思着可能多年前的腿疾又复发了。虽然也总是犯嘀咕,会不会是因为十几年前那件事呢……

每天都是中午痒那么两三个钟头,实在是令人不堪其扰。大腿没事儿,就是小腿。两条小腿每天很随机地给钱二爷痒上那么俩仨钟头,有时左腿,有时右腿,有时俩腿一起。

腿开始痒的时候是刚开春,等到腿一直这么痒了一段时间,天气渐渐热了起来,钱二爷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两条小腿不止痒,还开始疼了,莫名其妙的剧痛。中午痒,晚上疼,晚上也是疼那么两三个小时。跟着饭点儿来,随着饭点儿走。

去县上的医院查了查,也没查出来啥毛病,给包了点活血化瘀的药。不吃还好,吃了药腿竟然肿了。痒的时候不肿,疼的时候肿。忍上那么两三个小时,等到腿不疼了,肿也就自动消了。

俗话说男怕穿靴女怕戴帽,钱二爷真的着急了。这个医生不行,就再换一个医生,这个药不治病就换别的药。就这么着折腾了两三个月,钱二爷是苦不堪言,欲哭无泪。

这天下午,正是钱二爷俩小腿痒疼肿的中场休息时间,有人来拜访了,谁呢?孙神婆。

说起孙神婆,这人有点邪门。年轻时学了点千金妇科,还没学出师呢就走村串乡地给人接生去。结果有一次就出了人命,孩子没接生出来,产妇也死了。死者丈夫非要她偿命。绑上孙神婆就要往坟地去陪葬,孙神婆当场整个人就软了,俩眼一翻,人就撅了过去。

人家死者丈夫管她昏不昏呢,吓死更好。拽着胳膊正要往肩膀上扛,就听见孙神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喊了一声:“三姐儿呐!”

死者丈夫当场就呆了,三姐儿是他小名,除了爹娘这样叫他,就没别人这样叫了,并且三姐儿这个小名爹娘也就叫到七八岁,从上了学就改叫老三了。

孙神婆头不抬眼不睁又接着说:“你大哥二哥苦哇……”

死者丈夫老三呆住了。

除了声音,语气语调跟他过世多年的爹一样一样的。还有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还有两个哥哥的?

这位叫老三的呢,其实还有两个哥哥,大哥没长成人就夭折了,二哥十五六岁去当兵,这一去就再没回来。老两口好不容易又生了这么个老三,怕再守不住,所以出生就给起了“三姐儿”这么个小名,图一个好养活。

这些事他们家老街坊知道不奇怪,但是孙神婆一个接生婆不可能会知道这些呀。

死者丈夫老三愣在当场,孙神婆继续他的表演。老爷子谢幕就是死去的产妇,还有他那没见着面的孩子,一通附体下来,孙神婆几近虚脱,最后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总之是跟她没关系,是他们本家的孽缘。

从那天起,孙神婆就有了一个正式的新身份——阴阳仙儿,专给人看事儿。也真挺邪门的,但凡有找孙神婆过阴附体的,十有八九都挺像那么回事儿。偶尔也有驴唇不对马嘴的时候,孙神婆就跟人说是今天神儿不在家。

总之,干了这个虽说也有接不上顿儿的时候,但是再也没人找她偿命了。

钱二爷是做什么呢?自诩是精通周易八卦奇门遁甲,其实他只会测字,兼带着给人孩子起个名字什么的。测字还时灵时不灵,所以收入也不甚乐观。

自从这俩人在一起合作给人看事儿,互相帮衬配合着,给人做法事断吉凶。有时遇上谁家白事,俩人还帮主家做支应。时间久了俩人在附近也算是小有名气,收入明显比以前多了,俩人都挺开心。

但是这俩人都贪财,往往分钱的时候闹得急赤白脸。不过有主顾来,俩人该干嘛干嘛,到分钱的时候该掰哧再掰哧。

孙神婆到了门口,却不进去,坐在门口的石墩子上跟屋里的钱二爷说话。俩人一个鳏一个寡,也有人传他们的闲话,俩人有没有这个心思不知道,但是面儿上挺避嫌的。

孙神婆在外面冲着里面说:“老钱呐,腿咋样了?”

钱二爷在里面回:“老样子。”

孙神婆:“这都几个月了也没见好,你自己没打上一卦看看呐?”

钱二爷在屋里没吱声,看来这是自己都没整明白。

孙神婆又说:“我听说镇上来了位神医,专治疑难杂症,要不你去让人家给看看你这腿到底是邪症还是杂症?”

沉默了老半天钱二爷才说:“这几个月去看的哪个大夫不是专治疑难杂症的?又有哪个给看出来是啥毛病了?”

“都看了那么多大夫了,也不差这一个,去镇上也就一天时间,看不好咱就再回来呗。”

那就去吧。

俩人到镇上一打听,新来的这位神医姓吴,不在镇上,出了镇子在郊外。俩人一个小脚一个腿有病,吭吭哧哧郊外又走了二里多地。此时已是下午光景,钱二爷腿痒得难受,走走停停,终于看到前面一个孤零零的小院。

走上前,院门虚掩着,孙神婆喊了一声:“有人在吗?”没人搭腔,轻轻地推开了院门,院子当中坐着一个年轻人,手里捧着本书在看。

孙神婆问:“请问这里是有位吴神医吗?”

年轻人老神在在,也不看他们两人,只是“嗯”了一声。

一听找到地方了,钱二爷急不可耐地进院就想找个地方坐下。

年轻人一直坐着没动,看着钱二爷跌跌撞撞地坐下,慢悠悠地说:“是来看腿上毛病的?”

孙神婆赶紧接腔:“神医呀!这您都看出来了!”还挑了个大拇指。

年轻人又说:“我们可不治寻常的病呀。”

“知道知道,”孙神婆指着钱二爷的腿:“他这腿可邪门了,您看看就知道了。”

年轻人合上书站起来,走到钱二爷跟前,抱着膀子说:“腿能抬起来吗?”

钱二爷两手在身侧支着凳子,两腿颤巍巍地向上抬,旁边孙神婆说:“抬倒是能抬起来,就是痒,还疼,对了,还肿。”

年轻人歪着脑袋看看,示意钱二爷把腿放下,把裤腿卷起来,说:“这也不肿啊,是大腿肿?”

孙神婆又说:“小腿肿,现在不肿,到了晚上才肿。”

年轻人点点头:“怎么个疼?又是怎么痒?”

钱二爷说:“中午痒,晚上又疼又肿。”

“有点意思。”年轻人说着也坐下拉过来钱二爷的手放在自己膝盖上,开始搭脉。左手搭过换右手,再换左手,再换右手。搭完脉又抬起钱二爷的腿左看看右看看,这里捏捏那里捏捏。

如此过了好半晌,才说:“气血倒行逆施,所以涩滞不通,我先给你扎两针吧,先顺顺血脉。”站起来向屋内走,没走两步又转过来说:“带着钱来的吧?”

钱二爷孙神婆俩人赶紧点头。

年轻人从屋内拿了银针出来,取出几根短针,分别在钱二爷腿上、脚上还有手上行了针。又拿了三副已经包好的草药,对钱二爷说:“这个拿回去煮了水用来泡脚,可不是喝的啊。”

钱二爷接过草药连连点头,年轻人又说:“回去之后呢,每天倒着走一会儿,三天后再来。”

钱二爷纳闷:“倒着走?”

“对!倒着走。”年轻人说:“这是我们师门的偏方。”

钱二爷问:“一直倒着走?”

年轻人摆摆手:“不用,每天走那么一会儿就行,能走多久是多久。”

钱二爷点点头,心想没准这年轻人真是位神医呢,看了那么多大夫,针灸草药的倒是都有,但是从来没有叫他倒着走的。

付了诊金,俩人从小院里出来,孙神婆问:“感觉咋样啊?”

钱二爷说:“没啥感觉。”

孙神婆安慰道:“可能这才第一次来看,还瞧不出啥变化呢,不是让咱三天后再来么,多来几次没准就好了。”

钱二爷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诶!”孙神婆又说:“刚才那神医不是说让你倒着走吗?你现在就走走试试呗?”

对呀,于是钱二爷转过身,脚向后退着走了两步。

孙神婆问:“咋样?”

钱二爷说:“才走这两步能咋样。”

“那你就再多走会儿。”
“行啊。”

没多大会儿,孙神婆就感觉钱二爷不大对劲儿,喘气明显比刚才粗,鬓角都沁出汗来。

“老钱,现在感觉咋样啊?”
我,我,”钱二爷呼呼喘着粗气:“我想跑……”

话音刚落,钱二爷真就跑了起来,脸朝后,背朝前,退着跑。

孙神婆伸出手想要抓住钱二爷,愣是没抓住,从她认识钱二爷,就没见他跑这么快过,还是退着跑。

“老钱!你上哪?我害怕……”

直到撞上一棵树,钱二爷停下了他魔鬼的步伐……

(未完)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3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知音 于 2021-6-30 20:50 编辑

(二)
回家走的这一路,钱二爷与孙神婆两人不堪回首。

当天晚上,钱二爷的腿肿起来就再没消下去,还伴随着火烧火燎的疼。

钱二爷这个气呀,庸医害人!庸医害人啊!

第二天孙神婆又上门来,钱二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抓着从神医那拿回来的药扔出门去,根本就没搭理孙神婆。

捡起地上的药,孙神婆心里也觉得窝火。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干点啥不好,非要装神医坑人,我这也是好心办了坏事。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孙神婆垫着自己的小脚,拿着头天给包的草药,二次去找吴神医。

到了小院门口,直接推门进去。昨天见到的年轻人就在院里,只是比昨天短了一截,在地上跪着呢。

年轻人看见孙神婆,态度明显没有昨天倨傲,笑着对孙神婆说:“又来啦?”

孙神婆气哼哼地说:“可不又来了嘛!你这个庸医……”

“师傅!”年轻人没管孙神婆说什么,扯着嗓子冲屋内喊:“有人来啦!”

屋里有人说话:“请人家进来。”

“哎!”年轻人说着作势就要站起来。屋里的人又说:“没让你起来。”

年轻人也不懊恼,对孙神婆说:“那您就自己进去吧。”

突然从院角墙下蹿出来一只大公鸡,扑棱棱就要向房梁上飞,爪子却勾到了挂在墙上的一只小铁桶,“咣当”一声铁桶落地,公鸡也翻了下来,在院内扑腾着。

年轻人站起身捉住了扑腾的公鸡,又冲着屋内喊:“师傅,不是我,是您昨天带回来的那只鸡……”

“知道了,继续跪着吧。”年轻人把公鸡关进笼子里,又乖乖地跪在院子当中。

孙神婆进到屋内,一个大约五六十岁年纪的男人。

男人先开口:“你是替别人来问病,此人男性属鸡,病在腿上?”

孙神婆惊呆了,若说知道是腿上的毛病,或许是年轻人昨天已经告诉了屋内这人,可他是怎么知道钱二爷属鸡的?她却不知这男人只是取了个外应而已。

孙神婆问男人:“请问您是……”

男人说:“我姓吴。”

孙神婆又指着外面问道:“那他……”

男人说:“我徒弟。”

“噢原来你才是吴……”孙神婆把想要出口的“神医”俩字又咽了回去,昨天才被你这徒弟坑了一道,别再今天又被这个师傅给骗了。

“我昨天陪着一个街坊来看病,你那徒弟……”孙神婆把昨天的情形说了一遍。

等孙神婆说完,吴神医大吼一声:“@@蛋!给我滚进来!”

徒弟@@蛋灰溜溜地进来。

吴神医说:“都在哪里施针了?”徒弟一一说了昨天在钱二爷身上扎的穴位。

吴神医又说:“为何让人倒着走?”

徒弟答道:“有一次师傅治一位气血逆行的病人不就是行针之后让倒着走吗?”

“蠢材!”吴神医骂道:“气血逆行也分好多种,怎能一概而论?”

徒弟丧眉耷眼地不说话。

“去!”吴神医发话:“把昨天那位病人接来。”

孙神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吴神医对孙神婆说:“你放心,你那街坊昨天虽然遭了场罪,但是以我推算没有性命之忧,这该是他命中有此一劫,现在让我徒弟去把他接来,我自有计较。”

孙神婆无话可说,那就去接吧。小院里有辆板车,孙神婆坐上,徒弟拉着向钱二爷家去。

“我说@@蛋呐……”孙神婆叫徒弟。

“@@达,大娘,我叫@@达。”@@达前边拉着车边走边说:“我师傅叫我叫得快了,听着就像叫那个了。”说完还嘿嘿一乐。

孙神婆看着@@达的背影,总感觉这娃有点缺心眼。

再把钱二爷接到吴神医的小院来,天已经完全黑了。钱二爷根本就不愿意再过来,看见@@达抓起手边的东西就要砸过去。孙神婆好说歹说,还把吴神医没见着钱二爷的面却已经知道钱二爷属鸡也说了,最终算是同意再去让吴神医看看。

到了吴神医的小院,@@达从板车上把钱二爷背进屋,屋里又多了两个人,一坐一站。

吴神医抬手一指,@@达背着钱二爷进了里侧小屋,把人放在矮竹榻上,吴神医走上近前看钱二爷的腿。

钱二爷在家的时候早已把裤腿剪开,露出的两条小腿肿得明晃晃的,吴神医伸出手指轻轻摁了一下,手指起来,却不见刚才摁的地方有塌陷的浅坑。

“嗯?”吴神医又用手猛地攥了一下钱二爷的脚踝,松开后仍是没有水肿的痕迹。

吴神医抓住钱二爷脚踝,轻轻抬起,拉着钱二爷的腿做了一个屈伸动作。

“唉唉唉……”钱二爷连声喊叫。

“疼?”吴神医问。钱二爷说:“也不是疼,就是……不好受。”

吴神医抓着钱二爷的脚踝慢慢向上抬起,拇指摁住后腿窝,微微用力。

“啊!”钱二爷仰面躺倒在竹榻上。

“这次是疼吧?”吴神医问。钱二爷疼得冷汗直冒,说不出话来,只是点头。

吴神医抓着钱二爷的脚踝并没有松开,歪着头看他刚才拇指摁的地方。一道鲜红色火柴梗粗细不足一寸长的血印,横在后腿窝处。

吴神医抬起钱二爷另一条腿,后腿窝同样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血印。

孙神婆也看到了,结结巴巴地问:“这,这是走红线了吗?”

吴神医没有回答,一只手按上钱二爷头顶,拇指拨起上眼皮,只见上眼白布满了黑色小点,再看另一只眼睛也是。

“@@蛋,”这次吴神医叫得挺慢,明明就是@@蛋三个字,转头看着自己的徒弟@@达:“我这次让你知道为啥又让你出去跪着。”说完又翻起钱二爷上眼皮让@@达看。

“这……这是中蛊了……”@@达有些诧异。

“正是。”吴神医指了指钱二爷的腿,“他这不是气血逆行,他这是中蛊了,他那腿为什么有时痒有时疼有时肿?那是里面的蛊虫在动,他腿窝那两道血印知道是什么吗?要真是走红线反倒好了,那叫蛊铃,是为了封印住蛊虫,只能在小腿以下,不会上行侵蚀到内脏。你可倒好!给人行的是疏通经络的针,还让人倒着走,那是破了这个蛊铃!”

“去!外边跪着去!”吴神医伸手向外一指,@@达灰溜溜地出去了。

吴神医一番话说完,钱二爷冷汗已经湿透了衣服。“神医!神医!还有两个地方!还有两个地方也有蛊铃……”

十多年来一直在钱二爷心上吊着的一件事,今天总算是要显山露水了。

钱二爷当年刚开始做测字营生的时候,颇有些自命不凡,以为自己看上几本风水书,就能出去给人堪舆风水了。书看得差不多了,得实践实践呀。

钱二爷就想到了城郊的那片坟地。有些立着墓碑的,有些都没有墓碑的。不管谁家的坟有认识不认识的,先分清立山坐向再说。

下阴宅看阴穴,都是子时进,子时出,时间不可过久,否则阴气侵体,折损阳寿。

钱二爷一个只会测字的先生,风水坐向都还没整明白呢,哪敢天天半夜去坟地。所以都是每天中午去,一天看一座坟,看完就回,晚上就在家回忆琢磨白天看的阴宅情形。

连着去了几日,感觉颇有心得,并且也都没出什么岔子。这天又去,刚到坟地边上,就感觉似乎又添了座新坟。

这座新坟没立碑,连个木头牌子也没有,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坟头是朝向哪里。钱二爷手端着罗盘绕着坟包转了一圈,正思忖着该如何给这座新坟定向。

突然就感觉这个新坟包在动,钱二爷恍了一下神儿,再看,坟包就还是坟包。怎么可能会动呢,钱二爷嘴里嘟囔着又低下头看手里的罗盘。眼角的余光瞥见坟包似乎又在动,好像是一堆什么活物在蠕动。

钱二爷打了一个激灵,揉揉眼睛,死劲儿盯着坟包看,又不动了。钱二爷想着是不是自己眼花了,绕着坟包来回溜达了两圈,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抬起脚就在坟包上轻轻踩了踩,这一踩不要紧,脚就陷进坟包的土里了。想要往外拔脚,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那土堆似乎有股吸力还带着黏性,钱二爷越是用力,脚就越是向土里陷。

坟包就像钱二爷刚才恍惚看到的那样蠕动了起来,整个坟包看起来好像是一大团被黏在一起的黑黢黢的蚂蚁那样缓慢翻搅蠕动着,隐约还有些沙沙的声音。

钱二爷登时就慌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手上的罗盘正砸在腿上。不等钱二爷再去抓住罗盘,已经落进坟包的土里。陷着钱二爷脚的土,停了一停,钱二爷的脚拔了出来。

随即以罗盘为中心,刚从还翻搅蠕动着的土堆向四周迅速散去,黑麻麻一大片。

钱二爷头皮发麻,冷汗直冒,爬起来就往回跑,回到家吓得一夜没睡着。第二天就下不了床了,两条腿怎么也使不上劲,尤其是踩过坟包的那条腿,时而痒时而麻时而酸痛。

罗盘,对于堪舆术士来讲,又称作罗神。堪舆时最忌讳摔着罗盘,那是惊了罗神。

钱二爷一边想着惊了罗神自己会倒什么霉,一边又总是忍不住地回想起整个坟包那诡异的蠕动,那一堆玩意儿又会让自己倒什么霉。又惊又怕,腿又动弹不得,不过两天光景,人就脱了相。

就在钱二爷以为自己就这样死去的时候,来了两个陌生人,一男一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3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3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3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3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4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3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欲知后事如何
我也不知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44 |显示全部楼层
你居然会编故事?上哪里说理去。。。你就不能跟风入松那样,只会吹牛不打草稿灌水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45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不是蛊吗?

你你你,啊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48 |显示全部楼层
细看很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5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蓉儿 发表于 2021-6-28 19:44
你居然会编故事?上哪里说理去。。。你就不能跟风入松那样,只会吹牛不打草稿灌水么。。。。

我还会写长篇
还会写短篇
中篇也马马虎虎
不过最擅长就是灌水盖高楼
记得边缘第一高楼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5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知音 发表于 2021-6-28 19:45
这不是蛊吗?

你你你,啊哈哈

开心点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58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瘦 发表于 2021-6-28 19:50
我还会写长篇
还会写短篇
中篇也马马虎虎

就是记得,才觉得没有天理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19:59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呢,我还没看,哈!我喜欢一口气看完那种感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00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01 |显示全部楼层
大蓉儿 发表于 2021-6-28 19:58
就是记得,才觉得没有天理啊!

说明你了解不够深啊
加油努力
有错别字
提出来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04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12 |显示全部楼层
大蓉儿 发表于 2021-6-28 19:44
你居然会编故事?上哪里说理去。。。你就不能跟风入松那样,只会吹牛不打草稿灌水么。。。。

不慎中枪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14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瘦 发表于 2021-6-28 20:01
说明你了解不够深啊
加油努力
有错别字

啊?那个啥,错别字这个梗我过不去了咋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1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风入松 发表于 2021-6-28 20:12
不慎中枪

咱们仨算是臭名远扬了
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16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以为你应该开心才对呢!起码我还惦记着是伐,不然呢,谁稀闭着眼睛瞎罕突突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1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这钱二爷最后能练成欧阳锋似的蛤馍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23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瘦 发表于 2021-6-28 20:15
咱们仨算是臭名远扬了
哈哈

号称臭豆腐组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24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倒走就走呗,还魔化跑上了,啥神方子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27 |显示全部楼层
大蓉儿 发表于 2021-6-28 20:16
我还以为你应该开心才对呢!起码我还惦记着是伐,不然呢,谁稀闭着眼睛瞎罕突突你。。。

谢谢,谢谢你没忘记突突我,说明我在你心中还是有一定地位。我很开心,我心花怒放。我欢呼雀跃。我兴高采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0:59 |显示全部楼层
赶紧滴,等着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2:1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刚看上瘾,抓紧续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8 23:3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挺精彩,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08:08 |显示全部楼层
俩眼一翻,人就撅了过去。
——
这个撅是嘛意思?你们的地方话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08: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蓉儿 发表于 2021-6-29 08:08
俩眼一翻,人就撅了过去。
——
这个撅是嘛意思?你们的地方话啊?

昏过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29 08:11 |显示全部楼层

晕厥,是这个厥。如果要用撅的话,那就是地方话带出来的语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