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榕 树 下 (小说)交锋(三)(四)
查看: 137|回复: 7

(小说)交锋(三)(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20 12:38 |显示全部楼层
  (三)


  袁进决定孤注一掷,再不管什么后果不后果,大着胆子就走进了校长室。他之所以不去找教导主任,是考虑到许诚是许校长的侄子,有了这层关系,许校长反而不好推托不管,以免别人说他包庇亲戚,教导主任却可能看着校长的面子从轻发落,或者索性拖下去,拖到不了了之。


  许校长听了汇报,立刻表示“这还了得”,叫袁进先回,他一定亲自调查。


  晚上铁门没关,许忠他们还庆幸说是“再拉了闸刀咱们自己就好下楼推上去”。不料九点四十左右,许校长在卞老头的陪同下突然到来。打牌的几人猝不及防,一时只来得及把扑克手忙脚乱的拂到桌肚子里。许校长一言不发的从这个看到那个,又扫过了那四张拼在一起的课桌,目光最后定在许诚身上,慢慢说道:“难怪你要搬进宿舍来。”顿了顿又道:“你父母把你交给我,你也给我争争气呀,不长进的东西!再一个月要考试了,你看了几页书啦?你们三个难道又是什么好人,别的不说,学校电费就给你们糟蹋了多少!以后九点半熄灯,迟一分钟也不行!”说到这里,陡然拔高嗓门大发雷霆,咆哮道:“你们再影响同学学习,我通知你们父母,校方管不了只好请他们自己来管了!”卞老头就劝了两句,说孩子还小,不懂事,总要以教育为主,下次许诚一定不敢了云云。许校长就抢白说你还说呢,你也有责任。你不是宿舍管理吗?你的工作做到哪里去了?怎么他们半夜亮着灯你也不吭一声,也不来告诉我?卞老头虽然懦弱,当着众人,老脸也挂不住了,说我也老了,精神不比从前,校长你看是不是别处找个人来替我?我儿子托人捎了几回话,让我回去养老,我也是丢不下这些孩子才赖在这里。许校长意识到刚才有些过火,就缓过口气来说老卞你不要闹情绪嘛,我也不是冲着你的,我是为了这几个不知好歹的小家伙着急,可是你该帮帮我的手,对他们多关心嘛,托给别人我也不放心啊!卞老头听这话舒心,觉得有了体面,便也借机收篷说我不过实话实说,哪里就闹情绪了?时候不早了,叫他们休息吧,您也要休息了。两人就下去锁上了门。


  许诚在那里粗手粗脚地抹眼泪,王治平笑道:“许校长也真神通广大,在宿舍还安插了耳报神。”周海故意道:“是卞老爷子说的吧?”王治平就硬硬地笑了一声道:“你看他有那么大的胆吗?”袁进就顶了王治平一句道:“那也不用多大的胆。”许忠踱到袁进这边,一屁股坐在课桌上,打量着袁进默默不语。周海说马上十点一刻了,该睡了吧?许忠说你忙什么,要睡你先睡,没人拦你。我正兴奋着呢!又说袁进你打得过我吗?袁进淡淡地说有些事也不一定是武力解决得了的,再不济我还有一张嘴呢!许忠“哦”了一声,又问你和周海打得过我们四个吗?周海就站起来严肃的说许忠你是什么意思?请你把话说清楚。周海说话时不怒自威的样子让蠢蠢欲动的丁文终于没敢站起身来。许忠说那又何必用说,我做给你周海看。说着手一扬,袁进本能的向旁一闪,许忠的手却落在自己腿上拂了两下灰尘:“袁进,你的胆量我这就算见识了。我为你着想,大家省点力气,我打我的牌,你看你的书,好不好?”跳下桌子回床睡了。


  第二天白天夜晚,嬉笑如故,打牌如故,九点半没了灯就以蜡烛代替。教导主任还找袁进谈了话,首先当然是肯定他揭发得对,揭发得好,然后话锋一转问为什么跳过主任找校长,“有事找我嘛!”并说以后没什么大事不得轻易去惊动校长。许校长对这些自然心中有数,因其中牵涉到许诚,不见袁进再来汇报,乐得装不知道,只想早早把许诚送离了校,卸了身上的干系。


  袁进两人从此束手无策。袁进感慨万千地对周海说过:“一个月前冷冷清清,实在难熬,但是同现在一比,那会儿真过的是神仙的日子。”


  那时候宿舍还没合并,两个班的宿舍隔着一条走廊,河水不犯井水,清清静静的,只有袁进、周海、房胜寒三个人住。


  那时袁进只怪校规松弛,叫大批同学轻而易举地退了学,弄得曾经热热闹闹的宿舍只剩下三个人。房胜寒为人风趣,能说会道,又出奇的精明。袁进要买东西从来都是让房胜寒出面讨价还价,让成交价格低得不像话。


  三人时常在宿舍下棋。袁进棋力最低,十盘九输,所以更爱旁观。周海沉着稳健,步步为营,可是仍远非房胜寒之敌。房胜寒的特色是辛辣犀利,善用奇兵,有时还故意弃子引诱对手上当,但是他的防守又非常严密。袁进就冒冒失失的沉不住气,小范围内倒还有不少点子,控制全局的时候就显得捉襟见肘,以至除了对方偶有失误,就没怎么赢过。


  有时三个人已经各自上床了,还在黑灯瞎火里聊上一个小时。袁进喜欢说:“学校有点不大对劲儿啊!三天里倒有两天没课,弄得一大半同学通不过统考,回家另找出路。”房胜寒就笑道:“可见留下来的全是精华呀!”袁进就插嘴说:“还有那些无可救药,只想留这儿多玩一年的人。咱们学校倒真是个各取所需的乐园。”周海天性比较宽容,总说有的学生确实是自己不好,也不能把责任都推给学校。袁进就争辩说:“这样的人毕竟少有,一大半同学本来抓抓就能上来,何至于退学呢?我看许校长他们是有点儿责任的。”房胜寒就说:“你就不能阿Q一下?现在这种学校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自学助考呀,专业培训呀,种类繁多,数不胜数,受害的岂止我们几个?凭良心说,咱们这所还算矮子里的将军,比上虽不足,比下颇有余,你也不用怨天怨地了。我有个初中同学,不幸也上的是助考学校。他那儿是厕所堵了没人通,玻璃破了没人修,只好自己动手找一块小黑板把窗子遮起来,水深火热着呢,你看你是不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谈着谈着又谈到李宗吾的《厚黑学》。周海说不喜欢讽刺得太过火的书,作者太不厚道;袁进只知道是民国时的一个人写的,没看过。房胜寒却盛赞那是一本奇书,说里面的反话要是正着看,奇谋密计层出不穷,还说估计许校长从中受益非浅,要不怎么面厚心黑,光收钱不负责,同书里讲的一个样呢?袁进后来乘假期翻了一下,更多是佩服作者的修辞,又觉得这样的书是不是负面影响更大些,叫人碰到问题,一上来就不想循着正道解决,如同房胜寒的诡异棋风。


  房胜寒因为提前修完大半课程,决定退学找个单位,一边实习积累实践经验,一边继续自学最后两门课程。退学容易退钱难,学费上吃亏是在所难免了。临行前他把两个舍友请到小吃店里吃饭。


  那天天气不好,云低低的,有点风雨将至的样子。店里人不多,房胜寒他们坐在一张小方桌子旁说些闲话。袁进很有几分伤感,闷头吃菜。房胜寒也不那么嘻嘻哈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我其实也想陪你们住完最后一学期,真的。房胜寒说。但是我既然只剩两门了,完全可以自学,不必留在这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混日子。周海你也可以考虑实习。我?周海一愣,看了袁进一眼。我不退,反正也快结束了。他说。


  袁进说我们一起熬了这么久,眼看班上座位越来越空,由第一学期六十几个人变成这会儿十几个人——还有八九个是走读生——宿舍里由十个人变成两三个人,你说我怎么接受得了?你想我心里是什么滋味?


  房胜寒就举杯说:“人家说乱世儿女情更长,咱们也是患难之中情愈深,来,干一杯。”一大杯酒下肚,连周海眼睛也有些红了。“我们这种校园生活绝对畸形,但我们几个朋友却绝对真诚,你们说是不是?”袁进平时就容易激动,这番话一说完,忍不住伸手抹了抹眼睛。周海叹了口气不说什么,房胜寒就强颜欢笑说行了行了,还来真的啦?以后也不是不见面了。这学期考试之前我还要抽空来住一个月哪!周海就说“为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干一杯。”


  回宿舍的时候,大雨已经哗啦啦下得十分起劲。三个人也不理会,只是勾肩搭背地往回走。房胜寒和袁进大声唱着歌,周海跟着哼。那是一种酸楚的激情,也是他们最后的快乐。


  房胜寒走后,剩下的两人更孤寂了。周海还好些,毕竟他天生耐得寂寞;袁进却是信奉“上课认真听,下课痛快玩”的,二十岁不到的小年青,一多半的时间对他来说,就空得可怕。正是这个时候,他养成了抱怨的习惯。有时和周海聊上两句,除了痛骂学校害人,没有给他一个健康、充实、可供回忆的校园生活以外,简直就没别的。他诅咒这漫长的、无聊的、死水般的日子。这个想法直到和许忠他们合并才逐渐改变。不久一向寄住叔叔家的许诚也如蝇逐臭般自动要求搬了进来。袁进这才知道原来以为的地狱竟是天堂,世上还有更糟糕的处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12: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陶陶然然 于 2021-7-20 16:46 编辑

  (四)


  丁文和王治平一踏进宿舍,许诚就惊呼:“你们怎么啦?忠哥你看丁文脸上、膀子上青了好几块。王治平额头上一条血印子,怪吓人的。”许忠也忙问原因。丁文懊丧的道:“不提了不提了。”王治平就不紧不慢说了经过。


  原来上次丁文和人发生矛盾,曾请许忠等人帮忙,把那人打了一顿。也是事有凑巧,丁、王二人正好在半道上碰到那人和他的一群朋友。丁文当场挂了彩,王治平额上是给一位长指甲的仁兄一划而过。“我这是陪打呀!”王治平笑着叹息。丁文连忙表示永远不会忘记王治平的仗义之举。王治平作出大度的样子笑道:“那倒不必,只要咱们以后小心些就是了。这也就叫吃一堑长一智。”许忠沉声说了一句:“明天我陪你们去找他。”王治平道:“明天怕不行。他知道许老大你不会看我们被人欺负,这两天一定防得紧。不如过两天他那边松下来了,我们去打他个出其不意。”许忠笑道:“你小子狗头军师似的,说得还挺在理。就听你的,过两天再说。”


  他们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压低嗓门,是当着周海和袁进说的。一方面固然是目空一切,“我这儿要打架了,告不告诉校长随你的便”;一方面也有开诚布公,“我们在说别的事,可不是算计你们什么”的意思。袁进只看到了前一层,因此越发恼恨;周海只看到了后一层,也就淡然处之。


  这件事袁进自始至终都是旁观者——从宿舍密谋到几天后四人前去寻仇,再到意气风发地深夜十二点喊起卞老头打开铁门回来。


  那时袁进睡得正熟,猛的一阵强光刺眼,是日光灯亮了。随即传来四人肆无忌惮地说笑声:“那小子吓得老鼠似的,到处乱窜。”“唉,跟他上次神气活现的样子就差了十万八千里。”“忠哥那一拳从下巴底下打上去可够他受几天的,我看他眼泪都淌出来了。”“‘大哥,四位大哥,别打了,求你们!’他也会讨饶,哈哈!”四个人说得兴高采烈,不觉牌瘾大发,坐下厮杀起来,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忙忙乱乱,乒乒乓乓地洗脚、倒水、放被、上床。第二天上午课堂上,袁进周海不约而同打了许多呵欠,许诚则在宿舍呼呼大睡,半点没有亏待自己。


  离考试还有一个月的当儿,房胜寒来了,预先交了十五天住宿费。卞老头临时加了一张床在中间,房胜寒当天就把床挪到袁进这边来了。


  袁进就一五一十的罗列许忠等人的劣迹。房胜寒也很快领教了。他在班上背了一小时书(他以前同卞老头处得极好,经常敬个烟递个火什么的,因此一来就拿到了教室门钥匙),上来准备睡觉,却被吵得大半夜都睡不着。房胜寒原是冲着宿舍的清静,才特地向实习单位打了招呼来的,不料结果适得其反,对袁进、周海就有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次日他把这意思告诉袁、周二人,周海只摇摇头说你不了解情况,袁进就说冤枉了,我们也不是没“争”过,只不过实力相差太远罢了。房胜寒便问这四个人里哪个人最阴损可恶,哪个最爱自作聪明?袁进想了想说王治平顶有心计,丁文是自以为有心计,其实沉不住气。房胜寒就笑说看我先给你们把这两个收拾了。三人商议了一会,周海说房胜寒你是来复习的,别把心思都用岔了。房胜寒说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没你那种坐在垃圾堆上还能平心静气的涵养。我要把垃圾清除掉,清出一个干净的学习环境来。


  房胜寒就去找卞老头,打听上级领导什么时候来视察。卞老头说还没定下来,日期定了他看门的准能知道,到时候再告诉房胜寒。房胜寒请卞老头千万别忘记了。卞老头虽觉奇怪,人家不说,他也不好多问,总算迟迟疑疑地答应了。后来终于知道了准确日期,房胜寒就把计划给两位舍友讲了一遍。周海袁进面面相觑,表情复杂。


  每个学期末上级领导都会来例行巡视一次,只是日子却不一定。有时早些,有时晚些,得等临时决定。但是来是一准儿要来的。来也不过这里走走,那里看看,做做表面文章,而且每次定了日期都会事先放出风来,让学校有所准备。视察结果当然完美无缺,皆大欢喜。


  房胜寒在视察前一天,让袁进守在窗口,见到许忠等进了大楼,过了一小会儿,听见脚步声由三楼而四楼,就故意大声的得意的笑,脚步声便停了。这边三人依旧说说笑笑,仿佛压根儿不知道说的话会被别人听了去。


  周海道:“总算能有个安稳环境学习了。”袁进道:“这次肯定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房胜寒笑道:“可不是?我跟我哥们约好,叫他们明天上午一共来八个人,教训教训他们,保证让许忠啦、王治平啦服服帖帖,叫他东,他不敢西;要他圆,他不敢扁,至于不许打牌嘛更是小事一桩。”


  许忠他们就变了脸色,到二楼楼梯口商量。王治平说怕什么,我们也有人,许老大你把这事交给我,明天我也喊七八个人来。你们就在宿舍聊天,只装不知道,不然四个人一个不在宿舍,他们就要疑心了。许忠说一下子带来八个,事情就闹大了,被校长看见不是玩的!王治平说人家约了那么多人,我要是只请两三个来哪儿镇得住?尽陪着我们挨打了!就算给校长发现,也是他们先起的头,最多同归于尽,只好冒一冒险了。许忠就说叫丁文去喊人不好?不然我去也行啊!王治平说哪儿要你亲自出马?你要不在没准儿给他们看出破绽来了。丁文呢他认识的人不及我多,而且我办事效率高,丁文你自己说是不是?丁文感激王治平为他挨过一指甲,连声称是,说我哪及王治平利落?许忠不言语了,过了一会方道:“我觉得这事太巧,刚好就给我们在门外听见了,天下有这样的好事?别中了人家什么诡计。”王治平侧头想了想说应该不会,难道他们欠揍,特意请我们多拉几个人来打他们一顿?此言一出,四个人都哈哈大笑。


  许诚道:“袁进那种小不点儿,打他有点不忍心。”丁文恨道:“你别看他小,人小鬼大,竟敢到校长那里告状。你上次那顿骂,还嫌挨得轻了?”许诚就不作声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14:18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终于知道了准确日期,房胜寒就把计划给两位舍友进了一遍。周海袁进面面相觑,表情复杂。
====
后来终于知道了准确日期,房胜寒就把计划给两位舍友“讲”了一遍。周海袁进面面相觑,表情复杂。

挑个错别字。这可太难得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16:45 |显示全部楼层
论金 发表于 2021-7-20 14:18
后来终于知道了准确日期,房胜寒就把计划给两位舍友进了一遍。周海袁进面面相觑,表情复杂。
====
后来终 ...

哟,祝贺,哈哈。我去改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21: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挑错字儿吗?
有一个乘,应该是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21:22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两章还觉得一下子人名超多,有点记不住谁是谁。
这两章一下子泾渭分明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22:04 |显示全部楼层
泼雷 发表于 2021-7-20 21:21
本楼挑错字儿吗?
有一个乘,应该是趁

挑吧,这个欢迎,回头我去修改电脑里的文档。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22:05 |显示全部楼层
泼雷 发表于 2021-7-20 21:22
前两章还觉得一下子人名超多,有点记不住谁是谁。
这两章一下子泾渭分明了。

性格立住了,有辨识度了就记住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