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榕 树 下 刚读了孟子的一段话,觉得这个人真实诚,君子也。
查看: 1018|回复: 47

刚读了孟子的一段话,觉得这个人真实诚,君子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20 18:1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

齐宣王问曰:“齐桓、晋文之事可得闻乎?”

  孟子对曰:“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臣未之闻也。无以,则王乎?”

  曰:“德何如则可以王矣?”

  曰:“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

  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

  曰:“可。”

  曰:“何由知吾可也?”

  曰:“臣闻之胡龁曰: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

  曰:“有之。”

  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为爱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

  王曰:“然,诚有百姓者。齐国虽褊小,吾何爱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

  曰:“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以小易大,彼恶知之?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则牛羊何择焉?”

  王笑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

  曰:“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王说,曰:“《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夫子之谓也。夫我乃行之,反而求之,不得吾心;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此心之所以合于王者,何也?”

  曰:“有复于王者曰:‘吾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则王许之乎?”

  曰:“否!”

  “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然则一羽之不举,为不用力焉;舆薪之不见,为不用明焉;百姓之不见保,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不为也,非不能也。”

  曰:“不为者与不能者之形,何以异?”

  曰:“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类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类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诗》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言举斯心加诸彼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无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无他焉,善推其所为而已矣。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物皆然,心为甚。王请度之!

  “抑王兴甲兵,危士臣,构怨于诸侯,然后快于心与?”

  王曰:“否,吾何快于是?将以求吾所大欲也。”

  曰:“王之所大欲,可得闻与?”

  王笑而不言。

  曰:“为肥甘不足于口与?轻暖不足于体与?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声音不足听于耳与?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而王岂为是哉?”

  曰:“否,吾不为是也。”

  曰:“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欲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也。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

  王曰:“若是其甚与?”

  曰:“殆有甚焉。缘木求鱼,虽不得鱼,无后灾;以若所为,求若所欲,尽心力而为之,后必有灾。”

  曰:“可得闻与?”

  曰:“邹人与楚人战,则王以为孰胜?”

  曰:“楚人胜。”

  曰:“然则小固不可以敌大,寡固不可以敌众,弱固不可以敌强。海内之地,方千里者九,齐集有其一。以一服八,何以异于邹敌楚哉?盍亦反其本矣?今王发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涂,天下之欲疾其君者皆欲赴愬于王。其若是,孰能御之?”

  王曰:“吾惛,不能进于是矣。愿夫子辅吾志,明以教我。我虽不敏,请尝试之。”

  曰:“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赡,奚暇治礼义哉?王欲行之,则盍反其本矣;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18:18 |显示全部楼层
译文
齐宣王问(孟子)说:“齐桓公、晋文公(称霸)的事,可以讲给我听听吗?”

孟子回答说:“孔子这些人中没有讲述齐桓公、晋文公的事情的人,因此后世没有流传。我没有听说过这事。(如果)不能不说,那么还是说说行王道的事吧!”

(齐宣王)说:“德行怎么样,才可以称王呢?”

(孟子)说:“使人民安定才能称王,没有人可以抵御他。”

(齐宣王)说:“像我这样的人,能够保全百姓吗?”

(孟子)说:“可以。”

(齐宣王)说:“从哪里知道我可以呢?”

(孟子)说:“我从胡龁那听说:‘您坐在大殿上,有个人牵牛从殿下走过。您看见这个人,问道:‘牛(牵)到哪里去?’(那人)回答说:‘准备用它(的血)来涂在钟上行祭。’您说:‘放了它!我不忍看到它那恐惧战栗的样子,这样没有罪过却走向死地。’(那人问)道:‘那么既然这样,(需要)废弃祭钟的仪式吗?’你说:‘怎么可以废除呢?用羊来换它吧。’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

(齐宣王)说:“有这事。”

(孟子)说:“这样的心就足以称王于天下了。百姓都认为大王吝啬。(但是)诚然我知道您是出于于心不忍(的缘故)。”

(齐宣王)说:“是的。的确有这样(对我误解)的百姓。齐国虽然土地狭小,我怎么至于吝啬一头牛?就是因为不忍看它那恐惧战栗的样子,就这样没有罪过却要走向死亡的地方,因此用羊去换它。”

(孟子)说:“您不要对百姓认为您是吝啬的感到奇怪。以小(的动物)换下大(的动物),他们怎么知道您的想法呢?您如果痛惜它没有罪过却要走向死亡的地方,那么牛和羊又有什么区别呢?”

齐宣王笑着说:“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想法呢?(我也说不清楚),我(的确)不是(因为)吝啬钱财才以羊换掉牛的,(这么看来)老百姓说我吝啬是理所应当的了。”

(孟子)说:“没有关系,这是体现了仁爱之道,(原因在于您)看到了牛而没看到羊。有道德的人对于飞禽走兽:看见它活着,便不忍心看它死;听到它(哀鸣)的声音,便不忍心吃它的肉。因此君子不接近厨房。”

齐宣王高兴了,说:“《诗经》说:‘别人有什么心思,我能揣测到。’说的就是先生您这样的人啊。我这样做了,回头再去想它,却想不出是为什么。先生您说的这些,对于我的心真是有所触动啊!这种心和王道仁政合拍的原因,是什么呢?”

(孟子)说:“(假如)有人报告大王说:‘我的力气足以举起三千斤,却不能够举起一根羽毛;(我的)眼力足以看清鸟兽秋天新生细毛的末梢,却看不到整车的柴草。’那么,大王您相信吗?”

(齐宣王)说:“不相信。”

(孟子说:)“如今您的恩德足以推及禽兽,而老百姓却得不到您的功德,却是为什么呢?这样看来,举不起一根羽毛,是不用力气的缘故;看不见整车的柴草,是不用目力的缘故;老百姓没有受到爱护,是不肯布施恩德的缘故。所以,大王您不能以王道统一天下,是不肯干,而不是不能干。”

(齐宣王)说:“不肯干与不能干在表现上怎样区别?”

(孟子)说:“(用胳膊)挟着泰山去跳过渤海,告诉别人说:‘我做不到。’这确实是做不到。向老者折腰行鞠躬礼,告诉别人说:‘我做不到。’这是不肯做,而不是不能做。大王所以不能统一天下,不属于(用胳膊)挟泰山去跳过渤海这一类的事;大王不能统一天下,属于向老者折腰行鞠躬礼一类的事。尊敬自己的老人,进而推广到尊敬别人家的老人;爱护自己的孩子,进而推广到爱护别人家的孩子。(照此理去做)要统一天下如同在手掌上转动东西那么容易了。《诗经》说:‘(做国君的)给自己的妻子作好榜样,推广到兄弟,进而治理好一家一国。’──说的就是把这样的心推广到他人身上罢了。所以,推广恩德足以安抚四海百姓,不推广恩德连妻子儿女都安抚不了。古代圣人大大超过别人的原因,没别的,善于推广他们的好行为罢了。如今(您的)恩德足以推广到禽兽身上,老百姓却得不到您的好处,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用秤称,才能知道轻重;用尺量,才能知道长短,任何事物都是如此,人心更是这样。大王,您请思量一下吧!

还是说(大王)您发动战争,使将士冒生命的危险,与各诸侯国结怨,这样心里才痛快么?”

齐宣王说:“不是的,我怎么会这样做才痛快呢?我是打算用这办法求得我最想要的东西罢了。”

(孟子)说:“您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我)可以听听吗?”

齐宣王只是笑却不说话。

(孟子)说:“是因为肥美甘甜的食物不够吃呢?又轻又暖的衣服不够穿呢?还是因为美女不够看呢?美妙的音乐不够听呢?左右受宠爱的大臣不够用呢?(这些)您的大臣们都能充分地提供给大王,难道大王真是为了这些吗?”

(齐宣王)说:“不是,我不是为了这些。”

(孟子)说:“那么,大王所最想得到的东西便可知道了:是想开拓疆土,使秦国、楚国来朝见,统治整个中原地区,安抚四方的少数民族。(但是)以这样的做法,去谋求这样的理想,就像爬到树上却要抓鱼一样。”

齐宣王说:“真的像(你说的)这么严重吗?”

(孟子)说:“恐怕比这还严重。爬到树上去抓鱼,虽然抓不到鱼,却没有什么后祸;假使用这样的做法,去谋求这样的理想,又尽心尽力地去干,结果必然有灾祸。”

(齐宣王)说:“(这是什么道理)可以让我听听吗?”

(孟子)说:“(如果)邹国和楚国打仗,那您认为谁胜呢?”

(齐宣王)说:“楚国会胜。”

(孟子)说:“那么,小国本来不可以与大国为敌,人少的国家本来不可以与人多的国家为敌,弱国本来不可以与强国为敌。天下的土地,纵横各一千多里的(国家)有九个,齐国的土地总算起来也只有其中的一份。以一份力量去降服八份,这与邹国和楚国打仗有什么不同呢?还是回到根本上来吧。(如果)您现在发布政令施行仁政,使得天下当官的都想到您的朝廷来做官,种田的都想到您的田野来耕作,做生意的都要(把货物)存放在大王的集市上,旅行的人都想在大王的道路上出入,各国那些憎恨他们君主的人都想跑来向您申诉。如果像这样,谁还能抵挡您呢?”

齐宣王说:“我糊涂,不能懂得这个道理。希望先生您帮助我(实现)我的愿望。明确的指教我,我虽然不聪慧,请(让我)试一试。”

(孟子)说:“没有长久可以维持生活的产业而常有善心,只有有志之士才能做到,至于老百姓,没有固定的产业,因而就没有长久不变的心。如果没有长久不变的善心,(就会)不服从约束、犯上作乱,没有不做的了。等到(他们)犯了罪,随后用刑法去处罚他们,这样做是陷害人民。哪有仁爱的君主掌权,却可以做这种陷害百姓的事呢?所以英明的君主规定老百姓的产业,一定使他们上能赡养父母,下能养活妻子儿女;年成好时能丰衣足食,年成不好也不致于饿死。这样之后督促他们做好事。所以老百姓跟随国君走就容易了。如今,规定人民的产业,上不能赡养父母,下不能养活妻子儿女,好年景也总是生活在困苦之中,坏年景免不了要饿死。这样,只把自己从死亡中救出来,恐怕还不够,哪里还顾得上讲求礼义呢?大王真想施行仁政,为什么不回到根本上来呢?(给每家)五亩地的住宅,种上桑树,(那么)五十岁的人就可以穿上丝织的衣服了;鸡、小猪、狗、大猪这些家畜,不要失去(喂养繁殖的)时节,七十岁的人就可以有肉吃了;一百亩的田地,不要(因劳役)耽误了农时,八口人的家庭就可以不挨饿了;重视学校的教育,反复地用孝顺父母,尊重兄长的道理叮咛他们,头发斑白的老人便不会再背着、顶着东西在路上走了。老年人穿丝衣服吃上肉,老百姓不挨饿受冻,如果这样还不能统一天下,那是没有的(事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18:20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又看了孔子和几个弟子之间的对话,很不喜欢孔子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有话不直说的这种做派,如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18:21 |显示全部楼层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唯求则非邦也与?”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则非邦也与?”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18:22 |显示全部楼层
译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陪(孔子)坐着。孔子说:“不要因为我年纪比你们大一点,就不敢讲了。(你们)平时常说:‘没有人了解我呀!’假如有人了解你们,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做呢?”

子路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一个拥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大国之间,加上外国军队的侵犯,接着又遇上饥荒;如果让我治理这个国家,等到三年功夫,就可以使人人勇敢善战,而且还懂得做人的道理。”

孔子听了,微微一笑。

“冉有,你怎么样?”

(冉有)回答说:“一个纵横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地方,如果让我去治理,等到三年,就可以使老百姓富足起来。至于修明礼乐,那就只有等待贤人君子了。”

“公西华,你怎么样?”

(公西华)回答说:“我不敢说能做什么,但愿意学习做这些。宗庙祭祀的工作,或者是诸侯会盟及朝见天子的时候,我愿意穿戴好礼服礼帽做一个小小的司仪。”

“曾皙,你怎么样?”

(曾皙)弹瑟的声音逐渐稀疏了,接着铿的一声,放下瑟直起身子回答说:“我和他们三人的才能不一样。”

孔子说:“那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

曾皙说:“暮春时节,春天的衣服已经穿上了。和几个成年人、几个孩童到沂水里游泳,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儿回来。”

孔子长叹一声说:“我赞同曾皙的想法呀!”

子路、冉有、公西华都出去了,曾皙最后走。曾皙问孔子:“他们三个人的话怎么样?”

孔子说:“也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

(曾皙)说:“您为什么笑仲由呢?”

(孔子说):“治国要用礼,可是他(子路)的话毫不谦逊,所以我笑他。”

“难道冉有讲的不是国家大事吗?”

“怎么见得方圆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地方就不是国家呢?”

“难道公西华讲的不是诸侯的大事吗?”

“宗庙祭祀,诸侯会盟和朝见天子,不是诸侯的大事又是什么呢?如果公西华只能给诸侯做一个小相,那么谁能做大相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19:1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以为是一句话,这么长。改天再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19:3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论金 发表于 2021-7-20 19:10
我还以为是一句话,这么长。改天再读了。

我刚才把这两段细细读了一遍。
现实生活中遇到孔孟二人,估计我会和孟子做好朋友,对孔子敬而远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19: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南狼坨子 发表于 2021-7-20 19:37
我刚才把这两段细细读了一遍。
现实生活中遇到孔孟二人,估计我会和孟子做好朋友,对孔子敬而远之。

等我也细细读两遍。我再讲讲我的感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0 21:33 |显示全部楼层
孟子的直言不讳,孔子笑而不语。
孔子和弟子的对话语境是师生,教育关系,不知这样做,是人物性格,还是另有深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05: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泼雷 发表于 2021-7-20 21:33
孟子的直言不讳,孔子笑而不语。
孔子和弟子的对话语境是师生,教育关系,不知这样做,是人物性格,还是另 ...

师生这个样子也不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7: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嫌弃孔子有话不好好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吾二悟 发表于 2021-7-21 17:25
你是嫌弃孔子有话不好好说?

先给弟子们下套———放心大胆说,别因为我年长就有顾虑。(其实他成见满满);
弟子们说了,他还不予评价,端着;(当面不说);
对冉闵说的表示赞许,但是大伙都明白他在避实就虚,冉闵滑头,他更加滑头;(说也不明着说);
三个弟子走了走了,他才开始说,在背后说;(背后乱说);
然而他说的也很老套,礼。(刚看了朱熹的一篇文章,也是逻辑不清强词夺理的样子)。

孔子很擅长的一个谈话技巧:答非所问。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1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南狼坨子 发表于 2021-7-21 18:04
先给弟子们下套———放心大胆说,别因为我年长就有顾虑。(其实他成见满满);
弟子们说了,他还不予评 ...

哈哈,你个离经叛道的南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1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南狼坨子 发表于 2021-7-21 18:04
先给弟子们下套———放心大胆说,别因为我年长就有顾虑。(其实他成见满满);
弟子们说了,他还不予评 ...

你觉得说话“答非所问”“虚头巴脑”这点上,论坛里谁最会?那江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42 |显示全部楼层
插不上嘴,前几年读到一本梁漱溟的论孔孟,给哥的帖子丰富上(换了个马甲,旧名字忽略)
从前,会在叔本华,维特根斯坦的文字里感叹理论竟然可以做得那么美,那么抒情,在这本论孔孟里,再次感受到相同的美的生机。等,我复制过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42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忧者就是欲念,就是欲求,就是找。仁者时常关怀旁的事情,容易有所感受,所以他容易悲,容易哭,容易愁,但他到感触而止,他却是过而不留,他的一种悲哀的样子,却不是有什么忧放在心里,即不是有一个欲念放在心里,所以他的生活依旧流畅下去而不滞塞。
《梁漱溟先生讲孔孟》069 ​​​[/cp]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4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cp]真正所谓乐者,是生机的活泼,即生机的畅达,生命的波澜也。从前说乐,是欲求得遂,虽未错,但还有深的解释,即是欲求得遂之谓乐,乃是从小范围看,根本上所谓欲求得遂还是在心境调和平衡。这仿佛是有两个条件,一个是调和,一个是新。
如我想吃东西,当未吃时是不调和,但吃了则调和,于是在生命上开一新局面。当欲求时是不平衡,欲求遂了则平衡矣。故乐一面是调和,一面是新波澜。调和与新是不能分开的。
《梁漱溟先生讲孔孟》065[/cp]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cp]我的意思是,我讲那个人的事实时,要大家去寻找关于批评他的话,摘录下来,看他非难之所在,就反对的地方,提出几个意见,我来解答。那么我们怀疑的地方,容易了解,正面的意思也借此可以证明。
《梁漱溟先生讲孔孟》012 [/cp]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cp]本来把宇宙或生命看成一个大目的或是一个机械都不对。所谓宇宙或生命仅仅是一个变化活动,愈变化活动而愈不同。究竟变化活动到怎样为止,完全不知道。我们若用一个不好的名词,就说生命是一个盲目的追求,要用一个好的名词,则生命是无目的的向上奋进。因生命进化到何处为止,不得而知。故说他是无目的的,生命只有这么一回事。
《梁漱溟先生讲孔孟》174[/cp]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45 |显示全部楼层
[cp]愈是活泼,遇见出生命是从容自在,愈可赞赏,愈是善。
《梁漱溟先生讲孔孟》180 ​​​[/cp]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8:46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也有点答非所问,另有说法,可视为拓展,联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20: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吾二悟 发表于 2021-7-21 18:18
你觉得说话“答非所问”“虚头巴脑”这点上,论坛里谁最会?那江吗?

有观点直接摆出来,绕来绕去没必要。不是说那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04: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宝莲灯 发表于 2021-7-21 18:42
所以忧者就是欲念,就是欲求,就是找。仁者时常关怀旁的事情,容易有所感受,所以他容易悲,容易哭,容易愁 ...

这说的是孔孟的哪一个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04: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宝莲灯 发表于 2021-7-21 18:43
[cp]真正所谓乐者,是生机的活泼,即生机的畅达,生命的波澜也。从前说乐,是欲求得遂,虽未错,但还有深的 ...

讲得精致,深刻。
但也还是平常概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04:5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宝莲灯 发表于 2021-7-21 18:46
我这也有点答非所问,另有说法,可视为拓展,联想

是哦,都是在讲分析方法做铺垫,没直接说孔孟如何。估计是为了把书写厚一些吧。

我觉得评价人,三五十字足够了。
史记中老子评价孔子那一段,也就几十字。深刻得无以复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05:06 |显示全部楼层
宝莲灯 发表于 2021-7-21 18:42
插不上嘴,前几年读到一本梁漱溟的论孔孟,给哥的帖子丰富上(换了个马甲,旧名字忽略)
从前,会在叔本华 ...

叔本华、维根斯坦,都没看过,但我相信他们都是妙语连珠的。维根斯坦给我的印象来自于他这样喜好与行为:讨厌富人阶级的假惺惺(他自己所处的阶级),但也忍受不了穷人的粗鲁无理。他最后又把财产全给了自己的姐姐。很有性格又真诚的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06:16 |显示全部楼层
南狼坨子 发表于 2021-7-22 04:42
这说的是孔孟的哪一个呢?

1,孔子。
2,穷人有穷人的问题
富人有富人的问题
要和幸福的人做朋友
我母亲说,那些有家庭,容易满足的人,是有幸福感的人,当然,这不是她的原话。
3,哥,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06:5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宝莲灯 发表于 2021-7-22 06:16
1,孔子。
2,穷人有穷人的问题
富人有富人的问题

孔子啊?我也觉得是。这是大人物的普遍特点;
忽略掉富人穷人,是真金子总要发光的;
母亲大人总是对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16:15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我仔细看了一下,原来是说孔子当面没有回应几个弟子的说法,等弟子走了,再和其中一个讨论,而且讨论得也不是很恰当。

是以获罪:当面不说,背后乱说。

事实上,这只是一个角度,中国的文章,解读起来,是五花八门的,有的人可以这样解读出孔子的智慧来。例如说孔子知道子路轻狂了,不当面戳他面孔,待日后伺机再教育。而和曾皙的谈话,是因为曾皙主动问孔子,孔子是有问必答,就给曾皙解释了。

当前教育界或者文化界,对孔子的解读都是先有一个固定的印象——圣人,再从这个印象去解释他的言行。

南狼这个从本源去解读的值得表扬。人都是普通人,说啥干啥体现的就是人本身的素质。

孟子哪个放牛杀羊的逻辑也有问题,因为怜悯牛的哀嚎,只是说明齐宣王有一时不忍之心而已,但孟子把这个不忍之心认定为是机械而且是一成不变的。从而展开来说明齐宣王有仁爱天下的爱心。如果齐宣王踩死一只蚂蚁,就能说明齐宣王有荼毒天下的坏心了吗?

齐宣王再不忍,也没有和尚庙的里和尚有仁慈心,何以和尚们不能王天下呢?

当然,作为导师,引导齐宣王行仁义之道,这种说辞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齐宣王接受了这一套理论。古代很多说理,都存在逻辑上的滑坡谬误。听上去是那么回事,仔细想行不通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18:40 |显示全部楼层
论金 发表于 2021-7-22 16:15
哈哈。我仔细看了一下,原来是说孔子当面没有回应几个弟子的说法,等弟子走了,再和其中一个讨论,而且讨论 ...

孟子思考问题比齐宣王更全面深刻,这个从他对自己老板层层递进的说教上看得出来,感觉是有理有据直言敢言。
我觉得孟子之于孔子是有发扬光大、更上一层楼的意思,说直接一些,就是孟子更厉害一些。(不说人品)但孔子是导师,这个不否认。
有点类似于亚理斯多德(孟子)之于苏格拉底(孔子)的比较。碰巧的是,苏格拉底和孔子都是述而不作的典范,都很会逞机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