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09|回复: 70

歪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21 14:32 |显示全部楼层
不正即为歪,歪传。
本肉肉准备著书立传了啊。
背景,爱穿越不穿越,可以宋,可以明,汉唐也无妨。
人物,论坛里这些人儿你们准备下,路人甲路人乙,角色很多,希望踊跃参与。
故事,江湖恩怨,家仇国恨,统统么有。就一胖子浪荡江湖的无聊事。
作者,本人负责开头,你们负责续。
就这样啦。
房价如此之高,天气如此之热,你们打工人不跟我躺平写书,如何能买房吹空调呢?对不对?
拿起键盘,与我吃肉喝酒不香么?

嗯,等我开篇,这是前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4:36 |显示全部楼层
滴滴,灭零机器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5:07 |显示全部楼层
看你歪。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6:05 |显示全部楼层
1,我是地主你老民

我叫文不正,去年20今年18的文不正。
整整两月了,穿越至今过了个古年,我还未搞明白这里究竟是个何年代,反正历史读了没用,这里就没有唐宋元明清。
装了两月傻,本来就胖的我如今又肥了一圈。托众多穿越的福,地主家傻儿子的身份与我,天衣无缝。
这里是唐国江南下沙郡的唐平镇,我是唐平镇上唯一的地主文老爷家唯一的独苗文不正。
全镇人都知道我是傻的,所以,我装了两个月傻是白装了的。

这一天,天高气爽,无聊的我要出门。
管家文老实点了阿大到阿四,黑衣黑帽,胸口露黑毛整整四个腰肥体胖的家丁随我出门。
我左手托两空心铁丸子转悠着,右手提一鸟笼装画眉。一身绿衣配红裤,黑靴白底,脖后插一扇。这亮相,就问你,骚不骚气?服不服?~
左右一看,总觉得缺点啥,缺啥呢?从古至今,地主家儿不都这么出门的么?想半天一拍脑袋,不对,我是穿越者对不对?不能这么丢人,还得带个使唤丫头不是。
嗯,让阿大去把人叫来,瘦的跟豆芽似的若丫头没多久就怯生生的来了。营养缺乏,头发都黄了的若丫头是前些天城外被捡回来的,据说是遇了匪。一车队的人就小若一丫头活了下来。
我家老头子周大善人组织着善了后,看丫头走投无路,还能读书认字就问她愿不愿入周家当个书房丫头。这才来的。

嗯,人齐活,四家丁,一丫头,地主家儿子的巡街活动可以开始了。
尼玛,忘了,让阿二再牵了两条中华田园犬,是的,就是土狗。这才有点味了不是~

小镇不大,横直几条街,商贩走卒不绝,店肆铺面连绵,也算繁华。嗯,我家产业占了九成。
这就让我很没劲了呀,跋扈的纨绔子弟,不能只糟蹋自个家的对不对?
我就让阿三领着去了镇东头,那边听说有些外来商贩什么的,看看能不能欺负欺负。走着

走了好些路,我有点喘。人胖为什么不坐轿子,不骑马呢?我觉得受到了以前电视剧的伤害,误我呀。
好不容易来到一酒肆,看外面招牌一个王字,嗯,不是我家的。进去呀,呼啦啦一众带狗嚣张直入,哈,里面行商走客没一个敢吱声的。得意之极~
走到最当中一桌,有客两人,一男一女二十上下,傻傻的侠客装束两把剑。你以为我怕么?四个黑家丁一围,蛮识趣的,男孩拉着女孩让开了,我能看到女孩不忿的眼神,哈,我朝地吐口唾沫,“喂,你瞅啥?”
女孩不敢看我了,男孩低眉顺眼抱个拳,走开了去。我有点无趣,这地儿是不是没有东北人呀?连个接梗的都没有。

于是,我只能对若丫头说,“瞅你咋地呀!”把丫头吓的一支楞,张嘴欲哭。捂脸,这丫头还需要调教呀。
让四个黑憨憨走开,叫过早站一边候着的小二来。点菜,红烧肉来一个,走油蹄髈一份,嗯,一条河鱼清蒸,再来点小菜就中,酒,那酸唧唧的也叫酒? 不要。

拿过筷子敲着碗,我想打个曲儿,人胖力道粗,砸了碗,笑了丫头。得,若丫头来敲敲。
我就搞不懂这古代丫头都这么养出来的,居然能敲出个丁零当啷溪水石上流,大赞。
“丫头,你很不错,喜欢!”
若丫头,羞红了脸,脸太瘦显尖,看来得多吃肉。
酒足饭饱出门去,我有钱,就不结账。结果人王老头追出来笑着口称东家走好。感情,还是我家的!

叫过来个阿四憨憨,问,哪里有不是我家的?阿四想半天,西瓜大的拳头硬是狠砸了几下自己的脑袋,才想起来。有,城外有块好地,不是我家的。
册那,居然还有地主?去会会。
走不动,让牵马来,太胖,马不乐意背我。
阿大有点眼力见,拉了个牛车来,走起。马给若丫头骑,看她倒也不害怕,嗯,值得培养。

老牛蛮稳当,就是慢。到了田间都快下午了。我睡好一觉,一看,绿油油一片地儿,不错,有瓜有菜。
跳下去,摘根黄瓜嚼两口,水多太淡,丢了去。弄个甜瓜砸开尝一口,太甜,不喜。番茄好,青多红少好一番找,寻得一个,咬一口,嘿呦,酸甜可口,好吃。
吃的开心,正想叫丫头来吃,就听远处一声吼“哪个敢来爷这偷菜吃!”正如平地一声雷,吓的两条土狗往回跑。丢人又丢狗。

我站起抬头看,奔来一汉子,赤膊黝黑着上身,手提一根扁担,草帽下一张颇为俊俏的脸,怒目直视。
额,我就瞧不得男人长得比我好看,这就来一个。
叹口气,挥挥手,阿大到阿四,上啊~
四个黑憨憨围上去了,我一点儿都不担心,再抓一个红番茄咬着,准备看戏。今儿找了一天的纨绔子弟跋扈的戏码终于要开张了呀。

然后就听呼嘿啊呀,噼里啪啦一阵打,几条黑大个都飞了。一根扁担顶到我眼前。
这真他么的不科学呀,四个两百斤的汉子八百斤打不过一个农民小伙?我有点讪讪的丢下半个番茄,擦擦嘴问
“能,不打脸不?”
“不能!”那张俊脸满是认真,他好像很生气。
我惨然闭上眼,准备挨打。

关键时刻,丫头立功了。
小豆芽的身躯往我身前一站,双手一拦。
“不准打我文家大少爷!”
我低头瞅着小丫头头顶心,黄毛丫头,真棒!哟,三个圈呀,死不了的主嘿。
扁担带着风声,停在我耳边。
小农民有点呆,看着我。“你,就是文大善人那个傻儿子?”
你才傻呢,你全家都傻!我肚子里骂着,脸上带笑,“是呀,我就是。”
小伙有点发傻,挥挥手“算了,算了,走吧”

我赶紧跑远远,感觉他追不上了再回头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你有种留个名儿,叫什么?”
那小伙笑了,牙口挺好,“我叫老民!”

嗯,我记住你了,你完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6:14 |显示全部楼层
啥意思?这么傲娇的出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6:25 |显示全部楼层
退休民工 发表于 2021-7-21 16:14
啥意思?这么傲娇的出门?

你没看出来他在开场子找你茬儿呀?你还跟这儿夸他傲娇,他傻你傻?就,上呀,接着续,找机会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6:28 |显示全部楼层
若若,肉肉编排你,快来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6:57 |显示全部楼层
岫雨烟桥 发表于 2021-7-21 16:25
你没看出来他在开场子找你茬儿呀?你还跟这儿夸他傲娇,他傻你傻?就,上呀,接着续,找机会扁。

他太胖,打不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7:25 |显示全部楼层
歪的胖有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17: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多胖?无图无真相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21:1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岫雨烟桥 发表于 2021-7-21 16:28
若若,肉肉编排你,快来呀~

嗯嗯,我去揍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22:19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出山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23:0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身绿衣配红裤,黑靴白底,脖后插一扇。这打扮绝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1 23:1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肉菩萨 发表于 2021-7-21 16:05
1,我是地主你老民

我叫文不正,去年20今年18的文不正。

有味道~~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17:52 |显示全部楼层
肉肉,更新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1:09 |显示全部楼层
2,七级干八级

去时豪奴恶犬,归时灰头土脸。
我趴牛车上看着后面四条死狗般的黑憨憨,是越看越生气。这可是本少爷第一次出场呀!就这么被人打脸,叔叔可忍婶婶怎么能忍!
你看,小丫头骑马上都不敢笑,小脸憋的通通红。唉,让丫头小看了。

招招手,过来个阿大,拎着他耳朵吼“给我去查查这个老民什么来历?”去了
想了想,又招手阿二,这位不聪明都不知道弯腰。只能踹着膝盖让他矮下来,“去,问问老乡,这老民住哪?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哼哼”也去了
摸摸鼻子,好家伙,差点就一扁担砸脸上了。阿三以为叫他也凑了过来,张嘴一口大黄牙“少爷?”
额,口气要清新呀,你丫刷不刷牙的?一拳砸他个乌眼圈,他没事,讪笑着退下还连说少爷打的好。我他么的手疼的厉害。不对呀~
再招手,阿四来,“你来说,你们四个怎么就打不过一个农民呢?”
阿四很神秘,他说,这个农民懂武技!我撇嘴,什么武技能连挑四个大汉不喘气的呀,鹰爪铁布衫?哄我玩呢?
“少爷呀,你是真不知道,这世上武技可厉害啦!传说有武士一刀劈开大山呢!”阿四很着急。
“呵呵了,我还知道有人动动手指,一个城就灰飞烟灭了呢~”我指指脑子,这是个好东西!可阿四你能信?

我瞥见阿四跟阿三对了个眼神,意思很清楚,就是他们家大少爷我,又犯傻了!得,我的世界你们如何能懂,哼~
转头看若丫头,有点若有所思的看我,“少爷,你说的是真的么?”
所以说,人跟人是有差距的。我点点头道,“假的,你也信!傻丫头~” 丫头一扭头不理我了,小样~

一路无话,回了文大地主我家。
才进门就见文老实,这老头据说是伺候过文大善人的爷爷。三代,不,四代忠奴了要。拍了拍老头的肩,我很是感叹“文老实呀,下次出门这四个不要再跟我了哦,没用!”
“少爷,这是怎么了?”文老实问我
“被打了,没瞧见么?这四个有什么用,样子货!打不过人家一个!”
老头本来佝偻着的身子一挺,须发贲张,一股强大的气势油然而起“谁吃了狗胆,敢欺负少爷您?让老夫去会会!”
哟呵,这位难道是个扫地僧的角色?
“就镇外那块菜地,有个叫老民的货,今儿打我了呀,文老伯伯,您可得替我出气呀!”
“请少爷稍歇,待我去为少爷出气。。。”文老实就这么雄赳赳昂昂的往外走,还招呼着阿三阿四前头带路。

蛮是欣慰的我,还是多嘴问了句“文老伯,那位可以打我家阿大他们四个的,您到底行不行?”
文老实一个踉跄回身道“我,能打他们十六个!八级武师你懂不懂?”
拱拱手,虽然不明白但我觉得厉害了。“一切有劳文伯!”
“等着”文老头去了。

我转身拍拍丫头的头顶,蛮顺手哈。“走,吃饭饭去”
若丫头是个吃货,虽然被我拍了头有点不高兴,但一听吃饭眼睛就亮了。嗯,我就喜欢吃货。

特地让厨房给丫头上了一盘红烧猪大肠以示表彰,嗯给自己来了个爆炒腰花补补,满满浇头配大米饭,一人一个青花大碗,不上桌,蹲门口吃。爽就一个字,偷一筷子丫头的大肠,啧啧啧,香~

吃完了,天黑了。
点灯,坐门槛上的我有点犯困,丫头是早开始咪了,居然还有呼噜,跟猫似的。
抓过一缕黄毛去挠她耳朵,被丫头狠狠翻了个白眼,哈,小丫头片片,敢凶我。明儿没肉吃,你信不信?
正闹呢,远处人嘶马叫,一串火把过来了。

到近前一看,打头一个阿大,后面二三四,一匹老马一个老头,文老实披头散发,胸口一摊血渍。什么情况?
赶紧招呼着屋内下人去接应,扶着文老实进了偏房躺下,老头面若金纸,双眼紧闭,把我吓到了。
“文老实,你要死也别死家里啊,我怕鬼的!”
“噗~”文老实一口血喷出,脸色好看很多“ 少爷,……老奴无用呀……”
“你不说你八级武师么?”我有点不高兴,感情骗我呢。
“是,是呀。但,但那个老民是个七级武师!……我绝对不会走眼的!”文老实很认真的跟我说。
“也就是说,我得找个六级的干他了是吧?”这都什么世道,武功不是比更高更快更强么?怎么这里是比级别的?日了狗啊~
“那个谁,你!对,就你!”我指着阿三,大黄牙这位。“你,现在就去外面找个六级的来,贴告示去,找不到人,你就别回来了!”
“别,少爷……别”文老实拉我“咱们小镇上,原来最高的就我了。如今,是那位最高。这六级的武师,是真不好找的。”
“那哪能找呀?”
“少爷,且听我慢慢道来……”
------

折腾大半宿,我是鸡快叫了,才躺下。
原来这世上武者分高中低三档,789是低档,456中档,123高档。嗯,拿部队来比方,789就是连长,排长,小兵。456起步就是团长级别,最高的4级就能开宗立派了。123,可遇不可求,就是传说一刀破山的那种了。
按文老实所诉,我们小地主玩玩排长小兵没问题,连长也能对着干,就是团级就够不上了。层次,阶级,懂不懂?
总之,目前老民是连长,但光杆一个。我家是排长,但有个炮灰排兵力。是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对比。
牙疼,上火,我听的都想搞副四国大战出来玩玩,司令吃军长,老子让炸弹蹲你,信不信?

炸弹呀,对了,除了工兵,炸弹是碰谁怼谁,绝对一个准!
我去哪找炸弹呢?
愁啊,鸡叫了,我也睡着了。。。
哼哼,一切,等醒了再说~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1:20 |显示全部楼层
退休民工 发表于 2021-7-21 16:14
啥意思?这么傲娇的出门?

绝交是吧,你等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1:21 |显示全部楼层
岫雨烟桥 发表于 2021-7-21 16:28
若若,肉肉编排你,快来呀~

你在编排计划之内,别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1:22 |显示全部楼层

嗯嗯,一度姐挺我~

我想想啊,怎么让你出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1:22 |显示全部楼层

哼哼,身高四尺腰围四尺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1:23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等你啊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1:24 |显示全部楼层
霓裳旖旎 发表于 2021-7-21 23:07
一身绿衣配红裤,黑靴白底,脖后插一扇。这打扮绝了

问安霓裳~

是吧,我会配吧,哈哈哈

等到你出场,也来个红配绿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1:24 |显示全部楼层

老左好,准备下啊 ~

你要出场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1:3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肉菩萨 发表于 2021-7-22 21:23
呵呵,等你啊 ~

我的功力是不是被封存起来了啊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1:47 |显示全部楼层
肉菩萨 发表于 2021-7-22 21:22
嗯嗯,一度姐挺我~

我想想啊,怎么让你出场。。。

嗯,毫无顾忌的编就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22:2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肉菩萨 发表于 2021-7-22 21:24
老左好,准备下啊 ~

你要出场啦

给我配十八房姨太太哦哦哦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3 13:18 |显示全部楼层
肉菩萨 发表于 2021-7-22 21:24
问安霓裳~

是吧,我会配吧,哈哈哈

好,美女配野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3 15:38 |显示全部楼层
3,一表三千里 

地主家日子,就是睡到三竿,也不会有人来喊你起床的。
幸福的不仅如此,起来后,就能吃饭了。
每餐必肉,这是地主家的标志。
若丫头说过,如今天下连皇帝家都不能天天吃肉的。你看,我家比皇帝舒服吧。至于丫头为什么会知道,谁管呢。

我去书房找丫头时,她并没有在整理书籍或打扫房间,好端端的整个人窝在太师椅里,捧着本书在看,入了迷。那个范儿,就不像个丫头,反像个大家闺秀。黄毛两三根,还非得手指上绕几绕,是想学绕指柔么?
没理她,我得翻翻家里有没有什么古籍残本,不是学武功。我想找下炸弹配方,听说古时炼丹的都会制火药不是。
我当然不会呀,凭什么穿越的就得都会呢?是不是。就不会~
嗯,也没找到什么,看不大懂。都是手抄本,看来印刷术也没发明呀。

有点来气,就想去拍丫头的头的来解气。绕过去,举起手才想拍下,却瞅见她那书翻到一页,嗯,唐诗宋词三百首里的,不是啦,也不是描写金瓶梅,哈哈,是,惜红衣~
我有红衣情结,嗯,穿越前。
所以,现在的文不正,也对红衣感兴趣,没毛病吧。
便听若丫头小声念道:
陌巷花开,琵琶有误,引归人路。
只怕东风,堪折柳无数。
亭台舞榭,一夜吹,青花飞渡。
旁骛,且饮且歌,惟不知来处。
。。。
呵呵了,这也叫词?
咳嗽一声,吓得丫头跳了起来,看着她惊慌的小脸,嗯,我得让她明白什么叫词!听着啊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欧鹭~  哦也!我比着剪刀手。
丫头不明白,我翻翻白眼,算了,你不懂!
寂寞如雪,唉,高处不胜寒呀!

若丫头这回听懂了,不服。“少爷,这可是我唐国鼎鼎有名诗词双绝艳之一的霓裳所写,且写的就是另一位才女红衣雨桥呢,你……”
“你什么你?小丫头一个,红在哪啦?衣在哪呢?……才女?双绝艳?啧啧啧,这是有多俗气呀”
“少爷,你不懂诗词的人,跟你说不明白,不理你了……”丫头跑了。
哈,我不懂湿?我,不懂雌?一个小丫头片片,哼哼,忘了主子是谁了吧?
考虑着是不是要把书房若丫头调往本少爷屋内通房大丫头一职,好好调教一番。才出门,撞一人。

“册那,眼睛长哪呢?你丫……”不对,我看清了对方“嗯,见过那个……大善……额,文,老东西!”反正,我才穿越,还是个傻子,爸比是坚决叫不出口的。
“竖子!你……”老东西气的长须都立了起来,话说大善人长相不错呀,四十多岁的人面白如玉,唇红齿白,天庭饱满一头乌发,一身白袍员外服,楞穿出玉树临风的范。你是地主么?身材保持那么好,后院也没见一个女眷,这世道不是允许三妻四妾的么?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我是楞在那了。文善人手指我哆嗦半天,倒也强忍下去了。
“原以为你只是天智不聪,也不勉强。老夫怎么也能供你吃穿一世。如今,怎地都会学着欺行霸市,去外处惹是生非了是嘛?连文老实都……算了,今日起,你给我禁足园中。不准再出府!”文不善恶狠狠的数落一通,下了禁足令,转身想走。
我不服啊,我可是地主家富二代对不对?
“什么情况啊?你儿子我被一农民欺负了,你反倒回来教训我?他是你儿子,还是我是你儿子?你是他爹,还是我是你爹?……”糟了,说秃噜了嘴。我赶紧跑

被文不善追了三个院子,打断两根子的我。欲哭无泪,尼玛,穿错地方了。地主家不护短,不好混啊~

关了半个月,吃穿不愁的我,无聊之极。
找丫头吧,丫头不理我了,躲了我好几天。某日,我正在院子角落画圈圈诅咒人呢,她蹦蹦跳跳的来了。
“少爷,你干嘛呢?”她一脸好奇
“哼哼,刚作了法,埋了个纸人,那上面写着若丫头三个字,用鞋底子抽了好几下……”我很得意
“……”丫头又跑了

转天,我继续抽小人呢,丫头远远丢过一纸团来。
摊开一看,“少爷,你快得救了!”
不理她,我折一纸飞机飞过去,上面写三个大字,要你管?
那纸飞机很快又飞回来了,“我才不管你呢,你家上京大表姐要来啦!”
再飞回去,“不认识,你就等着做我通房大丫头吧!”
飞回来“才不!”
呵呵,由你?飞出去,额,失事转弯掉池里了。。。

飞机失事后的第三天,整个镇子都热闹了。锣鼓喧天,人声鼎沸。闹腾了一上午,到中午,我家也热闹起来。
人,数不清的仆从,护院,丫鬟,婆姨。我院门口甚至多了两名甲士。
丫头跟我就蹲院门口看外面,一会儿一群莺莺燕燕走过,一会儿一帮绿翠粉红飘过,看的我眼都花了,就没一认识的下人,我,是被放弃了?还是忽略了呢?

没劲了不是,回院。
我嚼着干果,喝着龙井。滋润了好一会,问丫头。
“你说,今儿来的这个大表姐,什么来头?”
丫头嘴里比我还多的干果也不耽误说话。
“上京呀,国都哦。看甲士的金鱼配饰,应该宫里的!你家可能出了个贵人!”
“哎呦,我去。锦衣卫?东西厂何在?”我来兴趣了。
“什么跟什么呀,我朝只有大内金刀卫,知道不?纺织场不叫东西”嗯,被丫头鄙视了。
“唉,管他呢,反正一表三千里,谁知道谁呀……我日,谁踢的我”被人背后踢出三米外的我,回头怒道。

三个人,一女居中二男随后。
女的凤披霞冠,珠围翠绕,脸如满月眼似星辰,肤若凝脂白里透红。一眼可见,贵不可言,宛若天人。
左后一位满脸不高兴的不是文不善这个老东西还有谁,右后一位金甲红袍,甚是威武,面如冠玉,眼目含电。
我看看这三位,咽了口唾沫,算了,挨打要立正。
“踢,踢得好!”

“贵人赎罪则个,犬子天生愚钝,实是冒犯。还请贵人罚老夫教子无方,一体严惩。”文不善居然还会抹眼泪,这操作蛮骚的说。你妹了,犬子多难听啊!你才犬呢。
“舅舅多礼了,早听闻不正弟弟从小被树上果儿砸伤了脑部。我又怎么会怪罪。此次回乡省亲,你我还是按族里论。唤我一度即好,万不可乱了辈分。”女子说话温文尔雅,语调软糯很是好听。这是,我多了个表姐?
“谢过贵人”文不善转身,“你,不正!还不赶紧来拜见贵人!”
赶紧作揖讨饶,见过大表姐。再转向金甲,这位是?
“这位是左大人,官拜骁骑将军,领大内金刀左卫。还不拜见大人!”文不善接着道。
依葫芦画瓢,作揖拜见。这位主很冷,就吐了两字“左手!”
我晃晃右手,摇摇左手,得意什么呀,我有俩五姑娘你见我得意了么?切~

随后,大表姐向左手点点头,酷男就从怀里拿出一小卷黄轴。
文不善一下扑过来摁住我往下跪,就不跪,我蹲。老东西急了,掐我,我肉多,不疼,不哼哼。
就这么半蹲着,左酷男念了一堆圣人曰什么的,就递了过来。老东西手快,一把抢了过去,老脸笑的像朵花。叩首不已谢恩不止,起来已是老泪纵横。这表演,戏精级别的。

折腾半天,我算明白一点,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嗯,我这个傻地主儿子,都当官了。还是那种只领俸禄不做事的那种,编制就在左酷男手下。外围的外围,通俗点说,就是大内金刀左卫下属驻下沙分公司下面的唐平镇经销点的业务经理,不,带刀侍卫。你明白就好啊,不多解释了。

这个我门清啊,表姐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对吧。
一整晚我就围着左上司转,他看一眼鸡,我就夹根鸡腿上去。他瞄一眼汤,我赶紧舀好一碗奉上。甚至他看了两眼若丫头,我都在想,要不要晚上把丫头送过去?这个禽兽,连黄毛丫头都不放过的呀!

也只一晚,左上司就成老左了。这人其实蛮好弄,若丫头都不用送。我都不知道金瓶梅这么能忽悠古代男人,聊了几小节。什么欲拒还迎啊,暗送秋波,都没到玉体横迎。老左就遁了,尿遁,这个,啧啧啧,情何以堪啊。我特么连东洋松下库代子与朝三暮四郎的故事都还没说呢。

老左说了,只要手抄本给他,我们就是兄弟了!
我好奇一问,这位年方二十二的男孩,已经家有美眷一十八,小十九在来的路中下沙郡已经找好了。
小十九漂亮不?老左很得意,比若丫头有肉,册那,这个不能忍!金瓶梅还想不想要了啊?敢惦记若丫头,我的!

老左拍胸拍的啪啪响,放心,我是真汉子不做小人。若丫头不惦记了!为赔罪,你说,我五级武师说话就是一口唾沫一口钉。
我一听五级,眼睛都直了。五级呀,不是师长也算旅长了吧!

哈哈哈哈,老民,你真要完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3 16:26 |显示全部楼层
肉菩萨 发表于 2021-7-22 21:09
2,七级干八级

去时豪奴恶犬,归时灰头土脸。

你这脑洞,真没得说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3 16:32 |显示全部楼层
肉菩萨 发表于 2021-7-23 15:38
3,一表三千里 

地主家日子,就是睡到三竿,也不会有人来喊你起床的。

可怜的若丫头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