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榕 树 下 (小说)堡垒(一)(二)
查看: 166|回复: 8

(小说)堡垒(一)(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22 11:35 |显示全部楼层
  (一)


  简单大方的原色吊顶下,是一张书桌和一张床。书桌上有一个水晶紫的花瓶,里面插着一束四季不败的鲜花——绸子仿制的,娇嫩欲滴,然而没有生命。床头有一个紫色描金音乐盒,打开盒盖,揪紧发条,塑料小人能够随着叮叮咚咚的伴奏在盒子边上翩翩起舞。窗帘和床罩是一色温暖的金黄,像和煦的三月暖阳。


  床上的人懒懒地掀开被子,拉开幕布似的落地窗帘,朝外面瞟了一眼。阳光很淡,大清早的已经像要落山,还不敌窗帘的颜色足。


  高清是有这么一个习惯:每逢没什么事的时候,就到窗子前面站一会儿,看看天上的流云、云下的高楼和楼下的街道。她和妹妹高澄的房间在楼上,父母的卧室在楼下,因此从窗子里看路上行人,总有点俯视芸芸众生的隔离感,仿佛她自己不是他们中间的一员。


  高清伸手触摸玻璃。窗子是堵透明的墙,挡风挡雨却不挡视线。浑然的空间给一劈为二,这边叫做“家”,玻璃那边就是“外面”,不知道是谁想起来的,她认为这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当然也不能老这么站着,给高澄看见,又该笑自己故作深沉了。


  想到这里,就去卫生间洗漱。不想高澄正在那里刷牙,一抬头看见姐姐,带着一嘴的白沫子就笑起来了:“今天我比你早,你先去窗子那儿发发呆去罢。”高清皱了皱眉。她一点也不欣赏妹妹的幽默,但是也说不上生气,她只是简短地说了一句:“你快点。”站在一边等。


  她们家的水池子漆成雨后天空般的淡青色,很忧郁的美丽,高澄在里面毫无形象地刷牙,高清总觉得有些亵渎了,然而她自己也在里面刷,她却想不到。


  轮到她了。她一边洗漱一边想心事。高澄竟然这样高了,比自己还高,刚来时不过是个小不点儿。那时候父亲与母亲刚离婚一年多。她现在还记得当时惶恐的心情。后娘虐待前妻的女儿是公认的真理,论家世高清够不上做白雪公主,但是灰姑娘好象是当定了。后来才发现童话毕竟是童话。后娘姓赵,高清管她叫“赵阿姨”。赵阿姨待高清很客气,对高澄却要说就说要骂就骂的,父亲则正好相反。高清就怕他们那种过于明显的分寸。


  就着榨菜吃了一小碗稀粥,高清回房去看书。高澄还在那里稀哩呼噜地吃着,女孩子吃饭弄出那么大的声响,高清觉得不能忍受,忙关上门。


  这两天是周末,又因为学校借给人家做考场,多放一天假。在高澄这一定是欢天喜地的事,高清却顶不喜欢放假。学校于她,不仅是知识的殿堂,同时还是精神的避难所。她沉迷于那种校园生活特有的气氛,哪怕单坐着也不感到无聊——而且,可以逃开这个不冷不热的家。


  赵阿姨买了小菜回来,高澄立刻迎上去问长问短帮着提东西,高清在房里假装没听见,继续看她的书。房门一响,赵阿姨进来了:“阿清,我买了你最爱吃的牛肉,你看。”高清见了,不能不笑一下,表示她的感动。“你学习吧。”赵阿姨说着自去厨房,一边还叨叨着:“你爸爸出差快一个星期了,还不回来。家里的米只够吃一天了,等他回来买呢!”


  高清就不喜欢她这一点,好象她从来就是这里的女主人,把自己的母亲完全给取代了。因为她的贤惠,自己的一腔不平倒仿佛是自寻烦恼。真希望她是艳丽俗气的恶女人,让自己做个名正言顺的受害者,活在她淫威之下的一个可怜的孤女。


  高清从小就不爱说话,父亲说她“养下来像个小猫,连哭声都比人家小”,自从父亲发生婚变,她话更少了。人人说她文静,同学之中也有议论她孤僻的,不知道她的情感是深锁在表面的堡垒里。校园不是净土,可是乐土,虽然她在班上也并不活跃。至于校门外的世界,整个是个庞大的拖累。


  吃过中饭,她出去买了一本老师指定要买的辅导手册,临时决定请自己看场电影。高清是时常自己请自己的。请人家看,未免有盼人家回请的嫌疑;被别人请,又白欠上一个情。高清不喜欢过多的人际交往,她在身周筑起屏障,活在自己的空气里。她对于学校里的同学,不论男生女生,也没有哪一个具体的人特别得她的心。她只是笼统地觉得学校很好,淹没在那么多的同龄人中,又能保留自己的生活作风,让她感到既安全又可心。


  高清不巧在电影院里碰到一个同学,是班上的文娱班委,名叫夏阳,因为是“夏天的太阳”,绰号“火辣辣”。夏阳看见高清,忙笑着打了个招呼,高清眼见躲不过了,也只得点了个头。夏阳身边还有一个女生,这时候两人便都移坐到高清旁边。


  那女生扎着松松的马尾辫,穿一件家常草绿色套头衫,向高清笑道:“你跟谁一起来的?”高清道:“我一个人来的。”那女生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一个人看电影有什么意思?”夏阳听她说话冒失,忙道:“人各有志,严静你也不是多管局的,管那么多呢!”高清这才记起这个女孩姓严名静,说起来还跟自已是临时舍友,怎么就记不住她的名字。


  严静向来不拘小节,也没意识到自己有什么不妥,因笑道:“下周一开运动会,你有没有项目?我是跳高跳远,‘火辣辣’风风火火的,短跑正合适.”夏阳笑着呵她的痒。高清答道:“没有,我体育平平,嗓子也不响亮,连做啦啦队的资本也没有。”严静道:“你可以负责送茶送水,也是为班级出力嘛!”夏阳暗地里掐了严静一把,打岔道:“不然,写广播稿也可以,报道我们班在这次运动会上的好人好事。”高清先听到“送茶送水”的建议,不由得把脸一沉,待要说“我没兴趣去服侍人”,已被夏阳抢了先,当时也不好说什么,只道:“我做这些事都没经验——哎电影怎么还不开始?”截断了这次不愉快的交谈。


  本来以高清的脾气,在班上是绝对不讨好的。但是恰好有一个男生,小时候住在高清家对门,知道高清家里的事,向同学们悄悄说了。他倒不是揭发隐私的意思,却是一片好心。班上果然也就普遍同情高清,以为她这种性格是自幼经历大变,饱受后娘欺凌,扭曲而成。再加上她永远前三名的好成绩,一切都不难容忍了。


  晚饭后高清看了一会新闻,无情无绪,回到房间。高澄正在“赵阿姨”那儿边看电视边说着学校里的趣事,笑得格格的。高清不由生出一股凄凉之感。


  她在黑暗中打开音乐盒,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山涧清泉般的乐声响了又响,可以想象塑料小人单腿独立沿着盒子转了一圈又一圈。外面脚步声响,她连忙拉亮了那盏水绿灯罩金拉手的小台灯,莹莹绿下暖暖的黄一下子就充满了整个房间。来的是高澄,手拿一包话梅递过来道:“妈知道我们馋这个,特地带给我们的。这一包是你的。”高清只得接过。赵阿姨不管买什么,都是一式两份。旁人看来是对姐妹俩一视同仁,高清看着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要是真的把自己当作自家人,何必这么小心谨慎!


  高清因为这些有形无形的顾虑,借口“离大考不远了,就近复习。”暂住在夏阳她们宿舍。假日里不得已,才回家。幸好明天又该上学了,她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11:35 |显示全部楼层
  (二)


  星期一上了一天课,因为星期二要开运动会,女孩子们普遍都很兴奋,在食堂里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叽叽喳喳,吃饭反而成了附属。


  高清不是长住学校的,考完了试她父亲一定要她回去,因此舍友们也不准她买饭菜票,商定了大家轮流赞助。今天刚轮着何霏霏。


  何霏霏打来两份饭莱,一份递给高清,随即加入到谈话中去。高清虽说只是临时住宿,可这“临时”总也该有一个月的光景。今儿张三,明天李四,天天吃着舍友们打的饭,令她十分过意不去;天天吃着舍友们的帮助,欠了一宿舍的情,更叫她觉得不是滋味。她顶不爱有这方面的牵扯。高清喜欢一是一,二是二,清清爽爽,互无瓜葛,仿佛古代翠竹杆子挑出杏黄招子的路边酒店,墙上明明白白写着“小本经营,店微利薄,至亲好友,概不赊欠”。但是舍友们都是热心人,非帮忙不可,她心里虽然不乐意,也只得罢了。


  这时严静笑道:“哈,何霏霏,你是三句话离不了倪兵啊,你还说你不关心他?”高清就知道她们又在开何霏霏与倪兵的玩笑了。倪兵是班上的铅球健将,成绩虽不怎样,长相却堪称英俊。何霏霏对他是相当的注意,常常不自觉地说起倪兵如何如何,也难怪别人老拿她开玩笑。何霏霏道:“我不过说他膀劲大,推铅球推得远,明天准能给咱们班增光,这又说错了?你们都能说,偏我不能,你们也太欺负人了。”严静笑道:“我们自然可以说,你就不可以,这里面的原因,你知我知大家知。”夏阳道:“大家知嘛,也不见得,起码倪兵自己就不知道。”严静道:“‘只缘身在此山中’嘛!”众人笑声之中,何霏霏红了脸道:“你们说笑也有个避忌没有?这里是食堂呵!”严静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们禁得住自己不说,可禁不住你不想。”一语未了,何霏霏的筷子已经直戳过来,严静忙笑着闪开了。高清对这一类的事向来不怎么有兴趣,因此只淡淡一笑没作声。


  次日是运动会的第一天。有项目的都在积极准备,跃跃欲试里也夹着忐忑不安。没项目的又分两类,一类是何霏霏那样的,虽不参加比赛,却冲茶、倒水,买水果,一样忙得团团转;一类是高清那样的,完全置身事外,心里极希望本班同学能赢,又不愿拿出什么实际行动来。


  各项比赛在大操场上逐步展开.高清一个人四处走走看看,在踢键子的那里停了一下。桔黄绛红墨绿三色鸡毛的键子,在一个不认识的女孩脚上快活地跳动。上下翻飞的键子,美丽轻软的羽毛,操场上的人群,风中的呐喊与欢笑……高清紧盯着键子,感到一阵愉快的眩晕。谁也不来注意她,她给融化在汪洋人海里,同时又是一个精神上的旁观者,她喜欢这感觉。


  再一个让她驻足停留的项目是铅球。她在这里碰上了夏阳她们。其中尤以何霏霏紧张得厉害,比身当局中的倪兵更为战战兢兢。“心提到嗓子眼儿”,何霏霏的心把嗓子直接堵住了,一句话挣不出来。她原是负责后勤的,这时候把手里的大小事务一古脑儿给撂下了。


  倪兵的得分不低,可是发挥得不及平时好,要想拿到冠军,非得最后一个势均力敌的同学也发挥失常才成。高清向何霏霏看了一眼,知道她一定在心里祈祷那位同学的失败。竟让她如愿了!那男生一个趔趄,铅球落得极近,大约连前三名都进不了。倪兵紧张的脸色这才舒展,笑嘻嘻地踢了踢地上的一株小草。何霏霏松了口气,一颗心落回原处,嗓子里的俏皮话得以畅行无阻。倪兵向她笑着点点头,她一扭身去忙她丢下的递茶递水的活儿。倪兵的笑容一僵,随即更深地若有所悟地笑了。


  高清转身打算离开,被严静一把拽住道:“好高清,你多留一会儿,呆会儿是我的跳远,怕死了,给我壮个胆儿。”夏阳也说:“真的,我也有点寒噤噤的,不知道五十米能跑个第几。”高清不好固执地要走,只得留了下来。好不容易看完了严静和夏阳的比赛,早有何霏霏送了两瓶汽水来,笑劝:“快喝快喝。”夏阳擦擦汗——紧张出来的,笑道:“我今天表现不错吧?拿不到第一,起码亚军没有问题。”严静也笑,差点儿没给汽水呛着:“我虽然跟前六名都不搭边儿,今天可是我有史以来跳得最远的一次。想想简直激动!”高清道:“都入冬了,你们又刚出了汗,还喝汽水,不冷吗?”严静手一挥道:“哪儿那么娇气?我又不是林黛玉。”高清微笑道:“你这话可不是讽刺我吗?我正嫌这里风大,想要杯热茶上宿舍坐坐。”大家都笑了。夏阳道:“你忘了,今天早上老师说过,运动会期间,谁也不许躲到宿舍里去。”严静道:“偷偷地去,老师不见得知道。”夏阳喝了一口汽水道:“可是宿舍门给管理员锁起来了呢!”严静恨了一声道:“这个‘蔡月饼’,实在可气,成天只知道拍老师们的马屁。”宿舍管理员姓蔡,因为身形痴肥,女生们背后都管她叫“蔡月饼”,又有人想给她改名“朱元玉”,同“珠圆玉润”谐音,可是不及“蔡月饼”来得响亮,没能流行。


  这时严静的跳高又开始了,大家过去看了一回,又去看长跑。班上的体育委员余小威遥遥领先,一圈一圈地跑着,也不见他累。夏阳她们又叫又拍手,高清也随众拍了几下手。她对这热烈的气氛逐渐感到不能招架,正要上教室歇歇,忽然严静“呀”了一声。只见余小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撑着又跑,可是速度明显慢了。周围许多同学开始交头接耳,外班的一个男生吹起了幸灾乐祸的口哨。高清很看不起这人,冷冷地斜了他一眼。那男生吐吐舌头,不吭声了。


  眼见一位外班选手率先冲过终点,大家不约而同“唉”了一声。然后第二个、第三个选手又超到了余小威前面。这一次,连那声惋惜的“唉”也听不见了。然而余小威还是给了大家一个意外:在第二个人又冲过了终点的当儿,他猛然加速,甩掉了前面那位选手,拿到了季军。但是他这一使力,也就加重了伤势,坐到地上起不来了。


  在夏阳她们惊佩交加的时候,高清悄悄地走开去,找到何霏霏,要了一杯热茶,怀着侥幸心理往宿舍去。门果然锁上了,“蔡月饼”的忠诚原是不容置疑的。


  高清也不生气,也不失望,兜了一个圈子以免被老师撞上,又慢慢地踱到教室。教室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高清捧着茶杯进去,不由得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里面有人的缘故,而是这个人在哭,而且是个男生。不是说“好汉流血不流泪”、“打落牙齿和血吞”吗?男生除非极大的伤心事,是不作兴哭的。高清一时间倒怔住了。


  余小威正哭得起劲,忽见高清进来,连忙把头埋在臂弯里,粗声道:“谁叫你进来的?”


  高清找了个位子远远坐下,喝了一口茶道:“你要不要喝点东西?我去找何霏霏给你拿。”余小威依然埋着头,闷声闷气地道:“不用。”顿了顿,又补上句:“谢谢。”想想又说:“对不起.”自己也觉得有些不知所云,两人同时笑了。余小威把脸在袖子上一擦,抬起头道:“刚才对不起,我心情不好。”高清道:“看得出来。”说着自己吃了一惊,她向来不是爱说笑话的人。余小威勉强笑笑,叹了口气:“真倒霉,跑得好好的扭了脚,只拿了个第三。”高清不禁劝道:“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都以为你拿不到名次了。”余小威道:“我为这个长跑,天天早晨上街练一圈,谁知道……难怪人家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高清默然,过了一会才道:“你等我一下。”她三口两口喝完了茶,到何霏霏那里说要再拿一杯。何霏霏笑道:“你今天汗流得不多,茶倒喝得不少。”一边就加了茶给她。她摇摇头,另端了一杯便抽身走了。


  高清回到教室,不等余小威道谢,递过茶去就道:“是谁扶你来的?”余小威说了两个男生的名字,高清“哦”了一声,其实并不知道他说的是哪路神仙。


  有一扇窗子没关好,高清过去把它拉上。余小威道:“门开着钻风,还是带上了吧。”高清迟迟疑疑的没有动身,心想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在教室里关着门说话,给人家看见了,不晓得要造出多少谣言来,因搭讪着问道:“你脚现在好点了没?”余小威搔搔头皮笑道:“刚才来之前他们扶我到医务室上了药了,这会儿可还没怎么见效。疼也罢了,就是有点冷,是跑出一身大汗来又有风吹——哎你怎么还不关门?”高清笑了一笑,走到门外,刚要把门关上,余小威诧异地道:“你不坐啦?”高清本来打算点点头就走,后来转念一想,竟一反常态地扯了个谎,说因为如此这般,马上就得到操场去了。余小威因为比赛出了岔子,憋了一肚皮委屈。在这样一种情形之下,有个人,尤其还是个女孩子,陪着说说话,减去了不少忧闷,不料说不上两句话,对方倒又要走了,不由得有些失望,过了一会才道:“好吧,我也该看看书了,快大考了。”高清也不便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把门带上。余小威猝然喊了一声“高清”,高清心里“砰”的一下,满脸通红,道:“啊?”“你不要把我……失态的事情告诉人。”他说。高清松了口气,隐约又有些失落,应道:“我知道了。”男生爱面子,余小威也不例外,他生怕背着人哭的事情传了出去,被同学们取笑。其实连他的哭,她也认定那是集体荣誉感的表现,失败了,也还是个英雄,绝不会有人为此笑他。然而他怕人知道,她就打定主意替他保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12:12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又是多长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12:53 |显示全部楼层
论金 发表于 2021-7-22 12:12
这个又是多长的?

跟《交锋》一样,一万六千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19:2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陶陶然然 发表于 2021-7-22 12:53
跟《交锋》一样,一万六千多。

先马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2 19:23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3 16: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人各有志。夏阳说的这个词似乎不恰当。看电影那段。

陶然笔下的主角心思都很细,敏感。
后妈做成这样,她还不满意。
做人真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3 18:19 |显示全部楼层
论金 发表于 2021-7-23 16:30
人各有志。夏阳说的这个词似乎不恰当。看电影那段。

陶然笔下的主角心思都很细,敏感。

后妈是个好人,女儿也不错,我当时在看“神雕”,想写一个现代校园版的小龙女,所以编了个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23 18:20 |显示全部楼层
人各有志,我再推敲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w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